LFWM AW19:倫敦男裝週精選

LONDON FASHION WEEK MEN AW19

 

英國倫敦男裝時裝周剛落幕,很慶幸的是在這世界政策擺盪嚴重的時期,還能從Based in London的這些菁英設計師裡,聽見各式各樣可貴的聲音;雖說英國脫不脫歐,跨了一個2019年依舊未見明朗,但做為藝術家、設計師的溫床,在今年的LONDON FASHION WEEK MEN還是能挑出許多亮點。

 

 

或許就當做他們依舊在大環境逆境中成長吧?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

 

@_charlesjeffrey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如果你印象還深刻,他的設計總是可以成功打破二元框架,遊走藝術、前瞻與實驗的浮誇風格,大膽將美感無限張揚,19秋冬最新系列「Darling Little Sillies」,靈感來自最原始版本的小飛俠Peter Pan的童話故事,注入20世紀1920年代德國威瑪時期的歌舞文化,富童趣並跳出二元框架的設計,Charles Jeffrey Loverboy成功以服裝反諷對抗現代不尊重Queer(酷兒,可以意指非異性戀所有群體)與殘疾人士的極右派思想。

 

 


 

A-Cold-Wall*

 

@acoldwall

 

設計師Samuel Ross這次也針對現代時事,將「難民危機」議題拋在伸展台上游走,模特兒們步行於墨水色水面中間的一條跑道,再暗色調基底中不斷回頭張望,周圍伴隨著的是咆哮的狗與舞者,有著救生衣的顏色,尺規的標記,更有那對照手機拍照的九宮方格條紋,一再證實了年輕世代的迷惘,不只是真實社會的難民,年輕族群是否也在科技、虛擬中迷失了方向?

 

 

 


 

Craig Green

 

@craig__green

 

最具現化系的時裝設計師,Craig Green所設計的時裝範疇似乎從來不限於布料與人體輪廓,從他與Moncler Genius合作的兩度設計系列便能看得更一清二楚。這次他19秋冬系列,搬出了半透明的塑膠氣泡墊,各色氣泡墊成了今年LFWM的一大焦點,有人覺得這算時尚?又或廉價如此?Craig Green選擇塑料不是沒有原因,旨在呼應現在全球的氣候變遷,因污染、空氣迫害而不尋常快速的氣候狀態,其實在每個塑膠輪廓裡,都有著嚴密的古針織縫紉技術,再次讓最平凡變成最不平凡。

 

 


 

Xander Zhou

 

@xanderzhou

繼懷孕男孩之後,毛怪現身?胸前依舊抱著自己的後代,看來是懷孕男孩進化了,Xander Zhou的「新爸爸」設計理論依舊持續發燒,中性基調再次驗證Xander Zhou對於未來新生代的超脫想法。我們未來的樣子,包括了電線、懷孕出生時的胚胎汁液,以及各式機械式的義肢,對於現代進步火速的AI人工智慧也是提點了不少,Xander Zhou的設計一向前衛,似乎正具體化出我們對於未來「未知」的形體。

 

 

 


 

Bobby Abley

 

@bobbyabley

 

視覺衝擊加上無俚頭,但他是確實是一位Based in London來自加拿大的設計鬼才 – Bobby Abley。時下最夯的熱潮,抓寶抓寶,「寶可夢」不可能不知道吧?當大家嚴肅面對新的一年時,看在Bobby Abley的19秋冬系列,可能都會會心一笑。皮卡丘真的出現在伸展台上,而且這不是在日本,是在倫敦,如此突兀。Bobby Abley一貫擅長運用童趣與流行文化創作,這與紐約當道的Jeremy Scoot似乎有一曲同工之妙,總而言之,寶可夢也能成為時尚抓寶逸品了,這不膚淺其實,就看現代人流行什麼,被看重的也就是什麼。

 

 

 

 

 

text > ball ball chiu
photo > internet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