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味的佔有慾,楊乃文、女爵與BE MORAL

VIBRATION OF SMELL

 

氣味很親密,就像2016年離心力專輯,楊乃文在「佔有慾」裡寫的那些連接詞(連接他/她與你/妳的詞),收買,窒息,執迷,傷害,嫉妒或者幸福,氣味可以與靈魂共鳴,有時像被敲響的鐘聲,劃破一個人的內在宇宙,留下一道深深燃燒的火光,我想以氣味為名的產物深知這是它在這個時代背負的的使命,要說的故事。

 

 

 

臺灣次世代生活保養品牌BEMORAL在不久前浩蕩的公開它的慾望香氛,將礦石與珊瑚作為發聲的第三者,透過精油,在點下的那刻液化氣味、空間與人的三角關係。如同記者會那天環繞耳際的呢喃:「在別人眼中我是不一樣的自己,但我,就是我。」當一批氣味來自時代;帶動屬於自己回流的黑潮;秉持善意道德的「無性共生」,BE MORAL 促成的或許不是彼此吸引,而是開啟一個如黑洞無垠的人生信仰。

 

 

品牌來賓楊乃文在活動後的受訪跟我們提起了自己是多麽喜愛歌德風格,如何做著一首吸血鬼般的創作,並且滿意的回憶著:「我很喜歡今天的打扮,喜歡BEMORAL選擇的一切,尤其活動上的那個長桌,如果可以在家弄個這樣的餐敘會有多爽!

 

 

那天很熱,空氣對流的很勤,現在腦中還喚得起那個氣味。

 

image courtesy of bemoral

 


 

 

X CONVERSATION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Y : NAI-WEN YANG

 

 

X : Bemoral 這次推出了6種香氣,某種程度來說,它們試圖用氣味具象化了慾望、親密、自戀、純潔…等等的精神狀態,強調著空氣粒子與靈魂的互動。乃文妳呢,妳覺得哪個氣味與自己產生強烈的連結?

Y : 我總會看季節、心情去做一些事情,像我發表會今天代表的是這個以藍銅礦為媒介的擴香-「我唯一的慾望」。但如果把時間往後推移到夏日,「莫比堊鯨的8aHZ」或「希特勒2002年的粉紅三角」這兩款會更加適合,更清新的吻合那個時節的自己。(p.s.如果單一就精油氣味來說,我特別喜歡乳香,而這也是後者那個粉文石所擁有的成份。)

 

左> 殘根之主 DECAYING TREE
被擊碎的星際國度 —— 七彩礦
番茄與萊姆的清爽,是豁然開朗的香氣。中調肉豆蔻的神秘香料味,夾雜著些微的野性果香,那嫵媚的姿態讓你不得不選擇投降。最後雪松溫暖沈穩的木頭氣息,是與真實自我擁抱的安穩模樣。

 

右> 我唯一的慾望 MY ONLY DESIRE
剝離外層直達的純粹 —— 藍銅礦
佛手柑的清爽與杏桃的酸甜,像極了對世界充滿好奇的無知女孩。隨著時間的蔓延,百合與牡丹的濃郁魅惑著慾望,並試圖掙脫枷鎖,喚醒最原始的自我。爾後香草與焦糖的溫暖柔情,是慾望與靈魂交互共生後,所釋放而出的純粹香氣。

 


 

 

X : 我好奇你有記量過自己創作大都集中在什麼生活時刻嗎?或強烈受過什麼藝術作品刺激?

Y : 我其實沒有這麼積極的去做這件事,好比每次我要製作專輯時我不會跳出來好像要有個額度一樣,每次要寫歌就是要寫,臨時會有個想法竄出來要我去執行它,所以也無法知道是為麼麼被刺激到。一種忽然地、電波的感應,你不會預先掌握到!

 

 

image courtesy of bemoral

 

 

X : 我會提上個問題是因為這次Bemoral的子標「Believe in more」讓我重新回想起「推開世界的門」這首創作的MV,它集合著各個領域堅實溫柔的藝術力量。我們知道你熱愛藝術,未來你自己期待「音樂」可以被怎樣跨域的結合或實現嗎?

Y: 我覺得自己多多少少都有跨越跟別人合作過,像很多年前跟一位畫家合作,我們拍攝了一部短篇由繪畫串連的音樂錄影帶。你剛剛提到有沒有受藝術啟發的作品,我在想每個我們拍攝、製作出的成品、畫面,就可以被視為藝術的一部分了,這是我深刻感受到的連結。

 

 

 

左>
納西瑟斯的自戀花園 NARCISSUS GARDEN
隕落至湖底的太陽碎片 —— 金鐵礦
桃子與橘子,交錯的滋味如同漫步在蝴蝶紛飛的花園。中調以清脆的綠葉襯托夢幻的橙花,雀躍奔放的情感在明媚的陽光下表露無遺。然而尾韻的橡木苔、零陵香豆的乾澀泥土氣息,卻像日落之後,孤獨的在林間自憐著美貌。

 

右> 莫比•堊鯨的8AHZ MOBY-DICKS 8aHz
尚未被污染的遗骸 —— 白珊瑚
迎面而來的是前調刺鼻辛辣的八角氣息,混合著活力清香的火龍果,彷彿聽見爆烈巨響,喚醒身上每個細胞。中調溫和典雅的山茶花,讓你看見聲音的源頭是溫柔的生物。尾韻舒適的咖啡氣息,以及濃郁柔滑的太妃糖,讓你沐浴在恐懼又溫暖的氛圍中,久久不願離去。

 


 

 

X : 我們很開心知道妳的新專輯已逐漸成形中,想問問到了現在這個階段,一張「完整」的或「誠實」於你的專輯是什麼模樣呢?

Y: 看到這個問題時,我必須打翻它其中一個論點,我不覺得一張專輯需要「誠實」,所以我從來沒用這個狀態去思考。對我來說,音樂是一種感受,你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她不是一個用你唱得多好,做得多好來評分。我覺得「流行音樂」這個領域很奇怪,音樂其實是隨心所欲的,只是說他能否被大眾接受而已。

(X:刻意也是一種誠實對吧!? Y:是一種慾望!)

 

 

X : 最後,你有什麼想要對這個變動快速的時代說些什麼嗎?

Y: 做自己!

 

 

 

 

左> 希特勒2002年的粉紅三角形 HITLERS ROSA WINKEL 2002
埋藏在深淵的純潔寶石 —— 粉文石
前調刺鼻的胡椒與檸檬微酸的滋味,讓你心頭一震。中調轉為濃郁的鳶尾花混合著香根草的苦澀巧克力,沉迷的滋味促使你選擇坦承。後調乳香與安息香脂的飄散,空氣中那股安心的氣息,讓你卸下心防,醉心其中。

 

右> 瑪塔•哈里的親密儀式 THE INTIMACY OF FEMME FATALE
垂憐的朱紅淚滴 —— 紅珊瑚
前調強烈的田園氣息,參雜著淡淡的蘋果清甜,彷彿觸動了所有細胞。中調性感嫵媚的依蘭與稚嫩的茉莉點綴,如同深受迷惑無法自拔。當內心滿腔的情感與舊有的敵意相互拉扯時,以烏木的沈穩內斂,來安撫焦躁不安的靈魂,獲得前所未有的平靜。

 


 

 

STAR QUOTE

「因為人性的關係,如果你要問我自己的靈魂是什麼顏色,我覺得那是光,所以是所有的顏色。」

– 楊乃文。

 

 

 

 

>> 更多BEMORAL資訊請見下方網址

www.be-moral.com/TW/index.html

 

 

 

 

 

 

editor > ralph lin(@uniralph_)
event photographer > Ba Chang(@momobala), Baosan Li(@baosan.li)
image courtesy > bemoral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