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見2020未來主義

FUTURISM

 

數位化、高科技和全球化同時衝擊著人類,時尚界似乎也感受到了社會文化與經營環境的變化,1960年代設計師喜歡借助太空來激發人們的想像,進入21世紀後,更多是真切地把3D列印、AR實境等智能技術真實呈現在服裝與舞台上,可以膽大地說時尚未來主義和科技綑綁著得更緊了。

 

 

BEAUTY3000近日IG很火的一套濾鏡,是由德國女孩JOHANNA JASKOWSKA所創作,通過AR她把使用者便成了精緻的電子生物,薄薄的透明炫彩鐳射膜覆蓋在面部,閃閃發光真實感極強。她表示是受到科幻電影的啟發,沒有賣萌類貓貓狗狗濾鏡那種過度修飾感覺,帶有未來的酷感更加貼近現今,而年輕人的喜愛也證明了這點。

 

 

時尚界也是如此。1960年代太空風潮隨著人類首次登月流行起來,設計師們將對太空旅行的憧憬反映在設計上,金屬光澤、塑膠材質與複雜的幾何圖案。電影業的科幻視覺審美也在那時達到了巔峰,人們對星際幻想,外星人的一切。

 

雖然未來主義一直長存於時尚界,卻總是缺乏新鮮的想像。如今科技進步對未來主義的概念有了更多體現方式,不僅僅衝破了幻想太空的束縛,時尚界對於環保、種族包容、多元等議題同時能發(實)揮(現)更多想像。

 

 

ANDRÉ COURRÈGES首度將「太空」概念注入時裝設計,正方形、梯形和三角形,裙子短於膝蓋,戴上誇張護目鏡和雪白的靴子,便是個月球女孩了。

 

ANDRÉ COURRÈGES SPACE AGE 系列

 

奧黛麗·赫本在1966年電影《偷龍轉鳳》嘗試了月球女孩的造型

 

PIERRE CARDIN結合幾何圖案與飛航員頭盔式帽子也是標誌性設計之一,尤其是圓形空鏤空大衣,腋下有兩個巨大的洞,十分誇張卻也勘稱經典,TOM FORD後來還在2012年復刻過這一款式。

 

 

 

PIERRE CARDIN和TOM FORD

 

PACO RABANNE在1966年推出了同名個人品牌首個系列—12件「無法穿著的裙子」,大膽將塑料、金屬、電線應用於服裝上,其中最經典的是由全金屬拼接而成的連身裙。

 

 

 

 

PIERRE CARDIN、ANDRÉ COURRÈGES、PACO RABANNE時尚圈未來主義三傑

 

進入21世紀後,未來主義服飾不光是樣式吸引,面料方面也出乎意料的有創意,除了塑膠、金屬、乙烯基,甚至加入了激光唱片和紙等非傳統製衣材料,當然還有搭載科技技術。

 

例如ALEXANDER MCQUEEN在2006年秋冬系列大秀上,替他展示舞台的不是超模KATE MOSS,而是她的AR影像。四年之後春夏系列他更採用全球同步直播方式展開華麗的舞台,以高預算、大製作成本展現未來主義主題,每件衣服上交雜的印花都是電腦生成,2010年春夏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場。

 

 

KATE MOSS全息影像

 

 

ALEXANDER MCQUEEN 2010春夏系列

 

提到穿載設計聯想到HUSSEIN CHALAYAN,他的絕大部分設計看起來更像科幻電影的戲服,比如說具有檢測心率和腦電波的太陽眼鏡,LED連身裙等浮誇怪異的設計,這導致他的新品發佈更偏向藝術氣質。

 

 

2016之後來到2017,設計師們對於未來主義更加熱烈探討,或是說玩的更瘋了。COMME DES GARÇONS的異形生物、GUCCI的連身透視衣、CHANEL秀場則搬上太空梭裝置,還有JW ANDERSON、CHRISTOPHER KANE和BALENCIAGA都出現了科幻感極強的金屬材料。

 

 

COMME DES GARÇONS、GUCCI、CHANEL 2017秋冬系列

 

未來美學的回歸,金屬材質和服裝設計更加戲劇化,設計師們代入感更加濃烈了。

 

 

DIOR MEN 2019早秋秀場中出現高達12米的女性機器人,這尊高大的原其實是日本藝術情慾畫家空山基在1978年創作的機械女郎,同時也是他的經典標誌。同年男裝秋冬系列中,展示台變成運轉輸送帶更是令人嘖嘖稱奇。

 

 

DIOR MEN 2019早秋秀場

 

 

DIOR MEN 2019秋冬秀場

 

RAF SIMONS 2018春夏秀場佈置也是在向《銀翼殺手2049》致敬。LOUIS VUITTON、CELINE採取了時空隧道和具有現代感的LED牆等未來主義元素來表現作品,還有SAINT LAURENT以一場夜光秀讓所有人激動不已。

 

 

RAF SIMONS 2018春夏系列、SAINT LAURENT 2019秋冬系列

 

這一切都發生在科幻電影繁榮的文化宇宙中,《異形:聖約》、《銀翼殺手2049》和《黑豹》相繼上映,這也再次證明了時尚絕非真空的存在,當我們距離科幻中的未來想像越來越近,服裝作為社會生活的載體必然會受到影響。

 

 

如果說1960年未來主義爆發是因為太空之旅,那麼現今可以說幾乎圍繞著技術革新和環境變化展開,設計師們開始思考:「我們要如何應對未來的需求?」(這問題你也可以想一想)

 

PACO RABANNE創意總監JULIEN DOSSENA在某個訪問中說:「追求未來主義就像是對未來的投射,好像這樣便能改善和糾正我們當下正在做的事情。」某種程度來講,未來即是解決問題,例如環保面料的研製和素食時尚。到了2020年的春天,綠色是否會成為未來主義的代表色呢?

 

 

 

text>> thea liu

photo>> interent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