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混合型的所屬世界 LIN KE

MilkX Apr. Issue

 

 

ZONE-(E)REALITY

LIN KE

VIMEO.COM/USER4187761

 

 

宇宙多大呢?大概跟電腦裡的虛擬世界一樣,這樣的回覆會是個好答案嗎?這是一個真實世界對照虛擬世界的疑問,現代人類早已習慣這樣的困惑。其實總著來說,我們生活在現實也存在虛擬之中,大家從兩處各取所需,就像某部分寄託在虛擬世界的林科也說:「我需要在真實世界看被風吹動的樹葉,這樣我的眼睛可以舒爽,心靈得以平靜,自然界獨有的神奇精神療愈是虛擬世界無法替代的。」,這是一個常態。

我在2017年首度看到林科的作品「MY OK STUDIO」,那是一幅電腦屏幕的截圖,襯底桌布是個實體工作室的圖像,而上面散落各種形式的資料夾與檔案ICONS,記得當時哇了一聲,想著在電腦面前工作著的自己與這幅作品是多麽的互文著,多麽簡單直覺的一個畫面,讓我們拓寬創作場所的開放式關係。兩年後,終於有機會公開跟他討論這個主題,關於來回穿梭兩個世界的人類們。

 

 

宇宙文件夾UNIVERSE FOLDER
PERFORMANCE VIDEO, 16:10
04MIN 06SEC, LOOP
2010

 

 

 

林科在與不在 WHERE AM I

 

「WHERE」是我們這些外部參與者在進入林科意識世界會面臨的關卡。他最經典的手法莫過於擬人化地互動(操弄)那些如無底洞的電腦標配元件,箭頭、資料夾、各種格式的桌面生成物、還有直覺的軟體輸出,他同時將自己的影像導入屏幕,以一種高連結性的「表演錄像PERFORMANCE VIDEO」使「林科」變成電腦的一部份,反之亦然。從這個觀點,你或許可以思考人類迷戀著虛擬,卻依賴著現實,怎樣的世界才是人類現階段喜好的狀態?我想答案呼之欲出-「兩者都要!」,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像熱門的寶可夢在收服寶貝時背景是你周圍的實景,也為什麼混合實境(MIXED REALITY)被作為藝術創作的工具之一。

 


 

 

退化是種進化,進化也在退化? E-CHANGES

 

 

「機」之於人的回應大概可以從MARSHALL MCLUHAN曾說過的一段話想像-「人們使用科技時永遠受其影響而改變,但也總會回頭以新方式修正科技;人因此成為機器的性器官,使之得以繁殖並演化出新形式,而機器回報人類的方法,就是加速達成人類的慾望。」

 

而相反的,虛擬世界會怎麼影響著人類的生理狀態?林科是這麼說著:「我在想眼睛長年觀看屏幕是否會被其異化,比如像素的經驗、物理世界的顏色和數碼照片的色彩傾向等等。」如我們所知,當生物過度依賴某樣東西也可達到生存目的,那麼體內相應的功能將會萎縮,這樣的退化是一種進程(進步),人造虛擬,虛擬演化人,人類最終會為自己選擇一個怎樣的智慧環境來影響這一切,創造潛能,擴張心智呢?退化是種進化,進化也在退化。

 

 

 

虛擬內存的風/THE WIND OF VIRTUAL MEMORY
PERFORMANCE VIDEO, 4:3
01MIN 00SEC, LOOP
2013

 

 


 

 

 

X CONVERSATION

ARTIST, LIN KE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L : LIN KE

 

 

 

X : 我非常喜歡你之前提到一個關於工作室非完全物理空間的想法。那麽你怎麼看待自己現在的狀態,你在哪邊(虛擬/現實)待得時間更久些?

L : 就像很多工作被電腦網絡取代一樣,我們正身處於模擬的現實之中。電腦操作界面就是一個被轉移到虛擬世界的辦公室,軟體代替實體,只有依靠程序、電力驅動的代碼,沒有手感但可以點擊。10年前我剛大學畢業,沒有實體工作室,所以依靠一台電腦來實驗創作,雖然可行,卻也喪失了在實體空間才有的經驗。所以現在每次到實體感很強的藝術工作室參觀,都很羨慕,那些看得見摸得著的材料隨手撿起來都充滿無限可能。而在我的電腦上,只有自己知道數據在哪裡,而且每次找還要依靠殘存的暫時記憶。

 

 

HOT AIR BALLOONS
ARCHIVAL INKJET PRINT
60CM X 90CM
2013

 

 

X : 採訪前你曾提到在大學時期教授你虛擬的老師現在也轉返「真實」世界的創作,這是為什麼?有天,你也會想從電腦世界移民出來嗎?

L : 我和那位老師生活在兩個城市,我對他的了解都是停留在朋友說說的八卦層面。有次我們見面,他突然問我有沒有想過做一些「真」的?!他總說一些輕飄飄但是又很要命的話,有些可能已經驗證過了,有的自己也還在消化中,對我來說他就是一位投身虛擬世界的前輩,猶如一座燈塔(哈哈!),所以當我得知他開始返回「真實」,或許這就是某種信號。

 

 

 

X : 虛擬世界溫暖嗎?大嗎?它與真實世界將繼續相嵌下去嗎?

L: 在虛擬世界裡我也是一個逃避世界的人,所以我沒有溫暖的感覺,也不需要,一個孤獨的靈魂是很完美的體驗。但它真的很大,你可以想像每一塊像素點裡都有三千大千世界。最近我的想法是,或許現在正在最完美的時刻,我們還沒有那麼完全進入虛擬,也沒有完全從現實中退出,或許未來的人類將以今天的現狀作為他們想要復興的社會目標。(偷笑)

 

 

閃電02 / LIGHTENING NO.2
PERFORMANCE VIDEO,16:10
02MIN 17SEC,LOOP
2014

 

 


 

X : 「沈浸感」的提供是新媒體作品或是現代創作發展重要的使命嗎?在你作品身上呢?

L : 在我看來你所說的這種沉浸感,好像是把人在物理環境中的感知經驗,用虛擬的手段模擬或者強化,製造非常生理性的反應。人們總是想要非常強烈的體驗,想要高潮。我的作品在這方面很弱,或許是因為在大學學習新媒體藝術的時候,接觸更多的是觀念藝術,所以自己在創作中會慣性地跑到想法那邊,我也正在反思這一點。

 

 

X : 以前看了你的作品總覺得那像俯視鄧不利多除思盆的過程,你知道有點離奇但又與現實有點連結,這大概是虛擬世界被弘揚後帶來的好處之一,人類可以透過一個新管道記錄或乾脆待在夢裡。你最近在現實生活中有沒有做什麼有趣的夢?你的夢與作品們會互相影響著彼此嗎?

L : 我剛剛以第一視角做了個在一群獲得永生之人身邊的夢,其中一個老人是在肉體死後才獲得永生,其中周杰倫也在裡邊,夢裡我伴隨一種痛感在想他是如何捨棄肉體的。以前我還做過一個夢,夢裡有一個強者在路上隨意攻擊人類,我們都在逃,被她攻擊後自己變成了一個虛擬人,掉入虛空世界,在那一刻,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對失去的肉身而傷感,啊!我要永遠和那具軀體告別了。說到作品,最近我會在睡覺前畫一些水彩肖像,而我潛意識中的一些人臉會不受控地在畫中顯現,這和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多麼相像!太神奇了!

 

 

(X : 大家可以去上linkewaco.tumblr.com看看這些逃走中的意識們,哈哈。)

 

 

DATA FOAM BOARD
ARCHIVAL INKJET PRINT
57CM X 120CM
2013

 

 

 

X : 你如此擴充一個基本元件(功能)的創作邏輯與簡單的設備,似乎可以是一種極簡的狀態,你覺得呢?如果今天可以讓你留下五樣東西(或許可以包含人)去渡過接下來一年創作的日子,他們會是什麼?

L : 我覺得是吧。現在還拖著五樣東西:「包,電腦,移動硬盤,手機,眼鏡」=雲服務(如果可以的話,我只需要一付自帶近視功能並且可以提供雲服務的眼鏡)。

 

 

 

比如我/ LIKE ME
來自70年代星際迷航電視劇中的一段台詞:「但他們發現這是一個陷阱,就像毒品一樣。因為當夢境變得比現實更加重要時,你就會放棄旅行,建造,創造。你甚至忘記如何修理那些祖先留下來的機器。你只是坐著,不斷的活在其他人的思想裡。探測動物園樣本的思想,比如我。」
PERFORMANCE VIDEO, 16:9
06MIN 12SEC
2016

 

 

 

X : 最後總結的提問,近期在真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各自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L : 最近沒有太多的體悟。幾年前倒有那麼一個時刻,是我突然離開城市,去到草原,自然界給我一個巔峰的衝擊。以前自己大多時候生活在城市、人類社會與社交媒體中,在電腦前工作,自然腦海變得非常概念化,我成為四合院中的蛤蟆。另外,這兩天我正在淘寶買一些為重回真實世界的戶外裝備。我其實非常頭疼,因為自己是一個幾乎不網購的人,好在網絡商場的搜索大數據已經了解我的需要,非常體貼地分享可能喜歡的東西,一切變得輕鬆,但這種方便卻也是需要的警惕,它會不會造成人類探尋功能退化,懶得思考?

 

 

 

 

 

 

 

 

editor > ralph lin
image courtesy > lin ke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