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動漫裡的賽伯格 QUENTIN GOMZE

MilkX Apr. Issue

 

ZONE-CYBORG

QUENTIN GOMZE

 

 

 

從動漫之中可以發現「成為賽伯格」已經入列許多人類的願望清單之一,我們希望自己可以抵禦地球所反撲的嚴峻考驗,然後重新以一個王者或者可被更新的狀態繼續接管著那個新世界,我們要變得更快、更強、更壯。來自巴黎的QUENTIN GOMZE跟我說「球鞋只要一雙就好,但玩具、機器人卻永遠不夠,沒什麼物質比那些滿足我的心靈,而且你知道嗎,我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足夠富有,這樣就可以切斷一隻手臂,然後裝上華麗的賽伯格假肢。」將這樣強烈的語意襯墊著他所有的創作手稿,就像一把把尖銳的武器,刺穿整個現實世界。

 

 

 

 

賽伯格的灰色地帶 A GRAY EARA OF CYBORG

 

怎麼定義賽伯格這樣的狀態呢?我們不再是這樣的虛擬視為荒謬妄言,機械化的產物確實間歇的緩慢的改變人類的生活中,不論具抽象定義,它起碼已透過介入醫療用途來有效的維持生命或官能。當然目前的科技發展仍在航道上,後人類的轉變尚未成形,在踏入那片領土前我們都還在一個灰色的地帶,探索、正確抑或錯誤思謬著。我們該如何重新看待身體的定義並不再被靈魂與任何二元性區別綁架著?我們期待彼此相聚在這個綜合體之上,專注在「體」的運作及功能。

 

 


 

 

 

臺中恐怖奇擊 HYPER G-TYPE

 

GOMZE上個月在蛆;菌 CHU;JUN那場名為「HYPER G-TYPE台中恐怖奇擊」是全球首場個展,依他靈感母國與身邊同好經歷,下意識日本都該是名列前茅的展示舞台,但我知道他無比欣喜自己的選擇-臺灣,一個等待更多開發與刺激的國家。同時,我想要特別感謝他,這次一起為這篇專訪創作了全新的賽伯格場景,關於未來被改造的他與自己強勁的假想敵。

 

 

 

 

賽伯格的資本計畫 THE CAPITALISM FROM CYBORG

儘管理性被推崇著,但人類從不是完全具備這樣特質的生物,我們擁有強大的侵略性,賽伯格更進一步或許是另場激戰的開端,一場供高級會員參賽的爭端,你可以想像到那時世界精品雜誌刊載的不再是品牌手袋,社會炒作的不再是房地產,而是一個個精密的零件,用來「裝備」我們軀體,這樣世界或許將落入更大極權高差距的運作之中,而這真是一個嚴肅又忿恨的議題。但沒意外的是在那日來臨之前人類還有大把的時間,或許透過如QUENTIN GOMZE這樣以奇想運作的生產來搞清楚那是一場什麼遊戲,我們需求的是什麼,以及眼下這個世界(地球)的發展永續該如何前進。

 

 


 

 

 

 

X CONVERSATION

ARTIST & ILLUSTRATOR, QUENTI GOMZE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Q : QUENTIN GOMZE

 

 

 

X : 我想這是大家第一眼遇見你作品的強烈感受:日本漫畫如何影響著你?

Q : 在80年代到西元2000初期,我跟所有的法國小孩一樣,在日本文化的澆灌下成長著。或許你們沒有想像過,在我非常年輕開始接觸漫畫的時候是接觸典型的法式漫畫如ASTERIX或LUCKY LUKE沒錯,但在那之後神奇寶貝與火影忍者出現在法國並且徹底的翻轉了小孩們的想像,就這樣,直到最近我才又回來看看美國與法國的漫畫。

 

 

 

 

X : 首先,我特別想跟你談談過去一檔在「AVAKIN LIFE」裡的展示,那個由FELIPE FILGUEIRAS策劃的「虛擬展覽」是怎麼一回事?

Q : 無疑的,那一個個很棒的經驗!AVAKIN LIFE是一款線上遊戲,你可以在裡面創建屬於自己的角色或分身,然後度過你要的虛擬生活,可以工作,可以結婚…等。而在遊戲中,它規劃了一些虛擬的展覽空間,玩家可以非常輕鬆的將自己的3D模型或圖片導入其中。所以策展人FELIPE(@ flpflgrs)便公開招集了一些數位藝術家與插畫家將自己的作品透過這個載體來呈現,自由度很高,就像夢境一般,這樣的組合你可能根本無法在現實中看到。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上avakinopencall.neocities.org查看。

 

 

 

X : 你覺得在這個世代插畫(插畫家)可以有什麼新的傳播手法或載體來與觀者互動?

Q : 首先,手法是絕對有的。隨著虛擬實境與數位化的東西持續地被開發,那些印在紙上經典的FANZINE對我來說已經有點老了,因為物理的狀態的確完成不了虛擬世界中的想像。

另一方面,完全地走入虛擬也蠻可怕的,你會發現當今有越來越多數位創作,而傳統的插畫家漸漸式微,我並不希望藝術雜誌或書籍消失。當然我不曉得未來趨勢會如何變化,但會讓自己會努力在物理與虛擬之中尋找一個適當的平衡。

 

 

 

 

 

X : 巴黎當地怎麼看待你與身邊朋友這種直探恐怖、尖銳的插畫風格呢?同樣的,在你的國家,亞洲的漫畫與插畫風格是否佔據一席之地,或怎麼影響著當地人?

Q : 我認為自己的作品在巴黎仍是非常地下,當地人非常喜愛日本文化,但是仍偏向經典、既定印象裡的那種。如果要說巴黎在什麼領域受到亞洲影響較重我想除卻插畫與藝術,下一個就是說唱(RAP)。我想這蠻有趣的,既使是巴黎最硬的饒舌歌手也會在歌詞中提到火影忍者或海賊王裡的詞彙,在我年輕的時候只有書呆子會看漫畫(MANGA),現在幾乎變成全民興趣了。

 

 

X : 從你的作品我們感覺到許多具時空穿越的未來想像,那些防禦裝甲,賽伯格的探討。你對這個有可能的人類演化具備什麼看法?當人體可以被這樣拓展變形,有沒有可能為世界帶來一場新的戰爭?

Q : 我迫不及待見證人類的未來,但也同時伴隨著恐懼。我在想應該只有富有的人才有機會獲得身體的升級或之類的變化,而這樣將使得階級的差距更加的懸殊。我相當確定,未來士兵能夠看穿黑暗或抬起非常沈重的物件。但說實話,我不曉得這樣的轉變會引來怎樣的一場戰爭,如果有,我希望那個場景會像魔鬼終結者(TERMINATOR)的電影開頭那般,很多無人機,一些真正有用的機器人(如同美國波士頓動力公司BOSTON DYNAMICS的產品),但我覺得在這之前,下次的戰爭仍是環繞在人類身上,到頭來還會是那些狗屎般的利益爭奪,政治、宗教、石油…,從沒變過。

 

 

 

 

 

X : 如果可以給你一個對抗這個世代的武器,那會是什麼?

Q : 我現在想像一個很好的武器可能是WALL-E(迪士尼機器人-瓦力)與BFG (BIG FUCKING GUN,第一人稱射擊電子遊戲-DOOM毀滅戰士系列中的終極武器)的混合體吧,可愛的毀滅重彈!

 

 

 

X : 最後我們回到在臺中「蛆:菌 Chu:Jun」已落幕的這一場「HYPER G-TYPE 台中恐怖奇擊GOMZE個展」吧。這是你在亞洲第一次的展覽嗎?也跟我們說說你這次策展的概念與任何要傳遞的想法!

Q : 沒錯,這是我首次的個展,也是第一次踏足亞洲。這次展覽對我來說是一個面向自己的回顧,回顧過去與現在之間所探索的不同宇宙。「G-TYPE」的名字來自於「異形戰機(R-TYPE)」,一個在年輕時期深深影響我的電子遊戲。這次展示著大量由簽字筆彩繪而成的手稿,而在畫面裡你可以感受到我幻想的一個如電子遊戲截屏或者宇宙一隅的定格,同時,也隱藏著許多抽象、潛移的亞洲文化。

 

 

 


 

ABOUT

 

 

QUENTIN GOMZE

漫畫藝術家

WEB : GOMZE.BIGCARTEL.COM

INSTAGRAM : @g.o.m.z.e

 

 

 

 

 

 

 

editor > ralph lin
event & portrait photography > chih-hsien chen
opening illustration, image courtesy > quentin gomzé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