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CALM. BE QUEEN.蔡依林−留下自己的寧靜

越安靜的人,心越強大。

跳脫城市中揚起的一絲紛擾,蔡依林,帶著熊—WhooHoo,邁入彌漫陽光晨霧的寧靜山林,越純粹,越透著真實。那份渾然天成的自信,灑脫、輕盈又精準到位,不疾不徐的踏著屬於自己層次交疊的步伐,從容優雅地拿捏正與負的黃金平衡。沒什麼不能放下的,因為蔡依林真正擁有了自己。

 

 

REAL CHAT WITH JOLIN TSAI
X:《MILK X》 J:JOLIN TSAI

X: 2017新計畫?

J:2017希望可以把專輯做出來,這是唯一的計畫。專輯進度目前很慢!還沒找到合適的歌曲,因此也沒有很趕著弄出來。現在特別的邀約就要看機緣。也希望有機會找到好的音樂劇,從音樂切入同時磨練演技。

 

X:你是如何挑歌?心中有沒有設定概念或方向?
J:憑感覺挑歌,我不是屬於計畫型的,聽完Demo會想它能變成什麼風格,如果可以馬上想到什麼的話,那就會是它!以前會先設定風格但最後常變另一種結果。現在有初步想法,等歌曲出來後才會把概念搭上去,完成時會發現有個新的東西跑出來,有Surprise也不給自己規範,這是壓力最大也最好玩的地方。

 

 

X:從過去詮釋主題概念到現在回歸自我,更輕盈自在揭露、分享深層的你,如何回顧與定義這段過程的自己?
J:過去還在找尋自己,以前是比較被帶領,像拿到一本書的學生照著念完做完,是吸收階段,包括犯錯的累積、應對,會知道自己哪裡要再多一些,哪裡要放掉。後來合作方式會多一點點自己的個性想法,可能因為投入的也多了,互動比起過去就會更多。

 

X:覺得會在未來看見什麼樣的自己?
J:不知道耶,五年前也沒想到現在的我是什麼樣子。但反而要更自我覺知,不論情緒上或其他,要先觀察一下自己要什麼,讓每步走得更扎實。

 

 

X:認為自己是什麼樣性格的人?
J:我覺得我是滿好勝的人,好的那種,覺得是很奇妙的勞碌命,很喜歡看到自己把自己推到崩潰的極限,看自己的potential跟天賦到哪裡。雖然常覺得很苦呀一直喊一直罵,但其實是值得的!

 

X:一路走來對你最困難的挑戰?如何突破?
J:學任何東西開始都會滿困難,但都過了,最難的是當你開始肯定自己的時候。從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到肯定自己的階段,那是一種念頭的轉變、換一個方式來欣賞自己,而且把它當成習慣,就會把舊的、很恐懼的想法丟掉。

 

 

X:為自己設了很高的標準?從什麼時候開始拋開框架?
J:當你有一個跨欄,知道自己還不夠,就會想辦法跨過去,這是一種自我挑戰的成就感,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這樣,但我就是想弄懂它,回頭看就覺得很不可思議,每個階段都有一個挑戰跟課題。有一年不知為什麼對演戲很排斥,甚至連MV都覺得給別人演就好,也因而錯失《冰雪奇緣》的配音機會,看完電影後覺得很可惜。但我覺知到這起因於我的害怕,怕自己不夠好、沒有嘗試過,但知道問題後就想去克服它。從《呸》專輯開始,就開始把這些恐懼丟掉。

 

X:〈第三人稱〉、〈我〉等都很反映那個當下的你,是如何把這部分的你與作品結合?
J:作詞人都會在門外觀察我。我們會討論歌詞方向,但通常我不會給創作侷限,有時幫我寫詞的人也滿困難的,這也是好玩的地方,因為他們也是從報章雜誌觀察我,有時候挑詞也是一種方式來看別人怎麼看你,我常想說:「蛤,你怎麼還是覺得我是泡泡糖!」

 

 

X:在做翻糖蛋糕時會不會感覺看到以前的自己?
J:翻糖蛋糕完全是踏入一個新的領域,在準備比賽時,常覺得自己為什麼要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好處就是真的完全再體驗一次從零開始,不會害羞去問各方好手,也非常謝謝他們很樂意分享,對我幫助很大,也會批評,會告訴你哪裡要更好。學任何東西都是一樣的步驟,一定是先從敢問開始,你就有機會學到它。唯一最好的進步方式,就是參加比賽!常以為自己很棒但一去就Woo~很可怕!有很多妖魔鬼怪會出現在比賽的地方!警惕自己可以更好,這對每個選手都是很大的一個越過下階段的平台。

 

X:近兩年玩翻糖蛋糕,這不僅耗時間,更需要無比耐心跟嘗試,這是否影響你的生活與性格?
J:做的過程發現自己怎麼可以不吃不喝,才瞭解世上有人會工作到忘記吃東西。因為當歌手很幸福,有人會幫你安排,但做蛋糕,得自己從零開始捏。這的確不是一個很舒服躺著賺的行業,所以很多蛋糕高手都會因為要賺錢而可能在發揮上有所侷限;或真正有才華的人,因為賺不了多少錢而放棄。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在這個時候浪費一下自己的錢,投入時間做蛋糕,因為這很消遣,大家都覺得你就好好去唱歌,但我就會想要去挑戰。

 

 

X:最近受邀參與很多國際時裝盛事,你是怎麼看時尚的呢?
J:去參加國際Fashion Show很像踏入蛋糕產業一樣,這並不是我習慣的舒適圈,因為我不是隨時都關注著Fashion的所有東西,所以到那會像是剛出道的感覺,覺得自己有點渺小,不過反而是練膽量的,如果讓我去唱歌我可能都比走紅毯更輕鬆,對我來講還不是特別習慣,就像是去參加比賽一樣,但就會想要嘗試。與其說是好玩,我反而覺得有點混亂,時尚界對我來講依然有很多的比較,還是有一點點奇怪。

 

 

X:近期作品可見時尚品味越受國際矚目,蛻變過程中的關鍵?
J:音樂還是踏出去很重要的關鍵。時裝跟表演其實很貼近,每次看時裝秀都很像是一場縮小版的演唱會,可以把精神放在裡面,所以會希望演出中能有一些設計師作品。我也不會設限造型師,除了會限制舞蹈動作的單品,還有皮草!

 

X:跟你合作的人似乎都沒什麼侷限?
J:對呀,所以他們也很害怕我,因為我沒給他們題目,會想說我到底要做什麼,但對的人就會留下來,這樣才好玩。我沒有一定要跟誰合作,不定期會跟不一樣的人合作。

X:《EGO-HOLIC戀我癖》展現你對於霸凌議題的關注,當初如何展開合作契機?
J:陳星翰寫了歌、發專輯想找我合作,我說好呀,但有好歌我才唱喔!後來看到EGO-HOLIC我就很喜歡,覺得跟曲滿搭的,「戀我癖」這個中文詞是後來才出來的。在這世代,大家都只會出一張嘴,自己也經歷過那個階段,所以想告訴這些還在深海裡浮不起來的人:其實我們都一樣。

 

X:不論是霸凌、同志等議題,你總是勇敢擁抱部分人會害怕碰觸的爭議性議題,透過你的影響力想要傳遞什麼訊息?
J:我只有避免黨派!正因為身邊很多同志朋友,就像聆聽自己家人的故事一樣,沒有什麼好需要害怕的。當然重要的是我對這有感覺、感同身受。我從過去很多東西還不能自己control時照著宣傳稿唸,到現在從演唱會或歌迷寫信告訴我人生在哪個階段因我而改變,他們會在考試、工作、人生、健康有關卡時聽你的音樂讓自己往前走,才發現原來大家看到的不只是漂亮的偶像,而是能激勵、在他們沒辦法跨出那步的時候推他一把。我在演唱會看到很多回饋,尤其很多都是很小的小朋友。在我這年紀的同志們小時候是沒有人告訴你該怎麼做的,縱使現在更開放,但還是有很多異樣眼光包覆著,所以很開心看到他們在演唱會上盡情奔放。

 

 

X:大家常形容你是東方瑪丹娜,你心目中是否有為你帶來影響力的ICON?
J:很佩服瑪丹娜的意志力,至今都在為女性說話,工作上是我很景仰的對象。而我其實很好奇英國女皇的生活,她可以很理解女生的壓力在哪,要教育小孩,要治理國家。

 

X:那你是如何在事業、生活間掌握平衡?
J:歌手占了我人生非常非常大的一部分,家庭生活會犧牲掉滿多的,我自己也還不曉得之後,應該是要學習怎樣搭配,但我現在又加入了蛋糕,或許多衝個幾年會改觀,家庭的比例會再拉高一點。

 

X:大家常說專注在事業的女人似乎容易忽略愛情?
J: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會,重心不一樣。80%投入家庭生活的人也會很想出來工作,人就是會需要交換一下心情。

 

X:終極目標?成為女皇?
J:不需要(大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沒有實際的目標,我也很好奇我會被帶到哪裡,終極目標大概就是身體健康。

 

✚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7年1月號《MilkX》✚

text > beryl chang
 styling > ester man
 photographer > manbo key & chien-wen lin(MW studio)
 makeup > 簡淑玲
 hair > sydni@zoom
 photographer assistant > ping-hsiao tsai & yuji fann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