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A WANG 中國時裝界的女性先驅

UMA WANG 中國時裝界的女性先驅

身為第一代也是第一位進軍國際時裝週的中國代表先驅,會以為UMA WANG是名硬女子,殊不知是位有著浪漫哲學,說話饒富詩意、相信上天自有譜的奇女子。一句:「我認為服裝本來就應該是自由的,不應該是受拘束的。」自適自在的性格溢於言表,讓UMA WANG在這條天堂路上,不順也給她走順了。

中國史上第一人
自上海東華大學畢業後遠赴英國倫敦聖馬汀學院深造的UMA WANG,2005年在倫敦首次發表個人同名品牌,2011年登上米蘭時裝週,隔年進入美國CFDA/VOGUE FASHION FUND時尚基金行列,她獨樹一格不受時間限制的獨特風格讓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到中國旅行時也特地前往拜訪。2013年UMA WANG更成為香港LANE CRAWFORD力捧的獨立設計師之一。

X:跟我們聊聊啟發這次春夏系列靈感之旅?
U:那是7年前的事情,當時的事都還歷歷在目。雖然是2017年春夏才發表,但我從一年前開始就已經在籌畫這個系列。其實剛開始的想法是想以非洲為主題來創作,但考量到時間上的因素,去南非可能會花上太多時間,所以我們選擇改去比較靠近義大利的北非。這趟去摩洛哥之旅前,我的朋友跟我說這個地方真的太美了,一生一定要去一次!那不是照片或影像可以表達的精彩。旅行過這麼多國家的我不以為然,帶著一個問號,也不抱著期許來到了摩洛哥。但從下飛機的那一刻起,我就感覺到彷彿被當地的氣息打通了身上所有的感官,也許是我嗅覺太敏銳了,嗅到了各式各樣食物香料的味道,亦或是人們散發的體味,總之就是摩洛哥當地特殊的氣息,這股味道就是這趟旅程真正的開始。我所到之處,眼前所見、耳邊所聞,我知道這是唯一一個沒有讓我感到失望的國家。我前往參觀了YSL在摩洛哥的故居,立刻可以了解為什麼YSL會選擇在這裡建立自己的後花園了,隨意去一間VINTAGE小店,好多人都衝著我問:你是室內設計師嗎?還是時尚設計師?這些舉動在在說明了無數的藝術家曾經來到這裡找尋靈感。摩洛哥這個國家好比印度,無論食物、空氣與文化,來到這裡就像是進行了一場身、心、靈的洗禮。

X:對妳來說,在每個系列的創作中,甚麼才是最重要的?
U:我每一次必須找到一個對的事物,讓我的團隊有一個新的方向可以從此延伸。因此每個系列我們都要尋找一個人物也好、音樂也好、電影也好或是景點也好,總之讓整個團隊依照一個方向去走,整個系列才會有張力。好比說這次的男裝使用到很多來自木雕上的圖案,整體散發著摩洛哥的神奇氛圍,我覺得很滿意,完成度非常高。其實一般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容易,有時在創造面料上會有失敗的情況,多多少少都會有留有一些遺憾。但這次的摩洛哥系列可以說是我的設計生涯中唯一一個沒有遺憾的系列。從我自己到整個團隊,這個系列是一氣呵成的,非常完整,完全沒有時間上限制的影響。例如我們2017秋冬系列是以「FRIDA」為主題所創作,就留下了很多很多遺憾。在她的畫作中有一幅是以荊棘作為項鍊,我們也想做出一樣的飾品但最後卻做不出來。在每個系列當中,肯定多少會留下一些遺憾,但這次2017春夏系列從頭到腳,完全是原汁原味地還原了這趟旅途。

X:從以往的系列來說,妳對面料上的開發相當講究。這趟旅行對於這個系列所使用的面料有甚麼啟發?
U:由於這次是春夏系列,剛好摩洛哥屬於沙漠氣候,我們去的時候也正值非常非常熱的季節,因此我們構思了很多輕薄的面料,這個系列可以說是非常成功-也是至今為止賣得最好的系列-包括最新的秋冬系列都沒有超越這個系列。我想也許是因為這個系列使用的圖案以及輪廓適合的族群比較廣泛,無論瘦的、胖的穿起來都好看。我們現在全球設店已超過100家,加上北半球、南半球的季節相反的關係,店內的商品季節是交錯的,以及希臘、瑞典、杜拜等等天氣比較炎熱的國家,這些地區的顧客來到我們店裡幾乎是發了瘋似地買,而且這次的系列就跟渡假系列一樣,加上人們對於季節的區隔正在淡化,可能是在天氣冷的地區的居民想去熱的地方渡假等等情況越來越多,全球都是移動性的,尤其近幾年來這樣的情況越演越烈。包括中國也逐漸形成這樣的意識,在工作與渡假之間尋求平衡。因此這些衣服變得沒有特定季節性,不受地點或環境上的限制,甚至有一些熱帶國家的店面只進春夏系列的商品。

X:闡述成立自己同名品牌UMA WANG的開端,以及品牌堅持的特色。
U:在我的工作生涯中,之前是在大公司做設計師,算是幫別人打工,正因為那時看到這麼多漂亮的面料與材質,基於對這些事務的熱情,讓我想要成立自己的品牌UMA WANG。我認為UMA WANG真的是以追求極致品質為基本而成立的,而且這樣的品質是不受時間限制的。有很多人說我使用的面料很有古董質感,那是因為我特別喜歡古董的懷舊感,每一件古董衣上都有獨一無二的印記,無法再製而成,那是透過時間上的洗禮及穿著者的性格跟經歷而沉澱出的特色,並深深烙印在衣服上。我在處裡面料上喜歡用「冷染」的技巧,冷染所呈現的色澤相當均勻,但因為冷染的顏色是會移動的,所以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沒有,像是老布一樣每一塊都有著不同的特徵。有些顧客不清楚以為是產品上有問題,我們會一一跟他們解釋,這並不是品質的問題而是我們品牌重要的特色。我們的基調都是由茶與咖啡所形成的「DIRTY BEIGE」,就是有點髒髒的米色,幾乎每一個系列的顏色都是由此所延伸出來的,包括吊牌也是經過茶染色,刻意作出舊書有茶漬的感覺。我很喜歡做一些這樣的效果。

X:跟我們聊聊這次的男裝部分,總覺得比起女裝來說相對比較低調一些,是位甚麼呢?
U:因為我心裡比較沒底,坦白說身為一位女性,來作男裝真的有些困難。不只是我,在全球之中能把男裝做好的女性其實是非常非常少的,我相信除了PRADA跟川久保玲以外很少有女裝設計師能把男裝做好的。因為有侷限性。女裝我還可以清楚地知道哪邊不對、哪邊要修改,但男裝我真的是找不到感覺。其實我是硬被推上架作男裝的,很多顧客覺得我的面料相當獨特,希望我可以作在男裝上面。一開始答應了一家,接著第二家也跑來問,一直到現在男裝有50幾家的訂單,就是一直這樣推、推、推就做到現在了。其實直到現在我仍然沒有信心,今年倫敦時裝週邀請我參與官方的男裝秀排程,一開始無奈答應最後我還是推掉了,覺得沒有這麼強的信心可以讓男裝走上國際伸展台。男裝系列大多是有貴人主動想要幫助我,聽別人的意見給我一個方向,不像是女裝我可以很明確地知道我想做的是甚麼。在發表完女裝週之後,直接沿用那一季的概念跟面料來操作男裝週,並沒有太多時間去重新開發一個獨立的男裝。

 

X:那妳會如何形容妳的男裝系列?
U:我認為我的男裝是給老男人穿的(笑)。大部分是收入很不錯、生活品質很好的男性,其中也不乏藝術家、作曲家、電影人,或是在某些領域中相當出色的成功人士。例如香港一位知名歌手麥峻龍(JUNO),他瘋狂地愛我們的男裝系列。雖然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好,尚在摸索與嘗試的階段,但是受到這麼多高端人士的支持還是感到欣慰。有些人覺得還可以作一些更年輕化的嘗試,所以我現在也在思考如何從細節或設計上變得更有趣味性,讓年輕人也慢慢開始接觸我們的男裝。但我實在沒有能力做得太過於年輕,以我的年紀很難感受到年輕人的想法,而且太瘋狂我也做不出來,我也不喜歡過多的拼接手法,因為我認為我的面料已經非常非常美了,為什麼還要玩這麼多炫技的東西呢?這樣很不尊重這塊精心開發的面料,反而簡單的輪廓更能發揮面料本身的美感,不應該再去破壞它。

X:義大利版的《VOGUE》評論妳為目前最受矚目的新生代設計師,妳的看法是?
U:他們是用「NEW FACE」來形容我,其實我覺得頗尷尬。她們發現我的作品時,我已經具有相當的工作經驗了,所以我覺得我不能算是「NEW FACE」。我在這個行業工作了20年之後我才成立自己的品牌,只能說是一個新的品牌吧。

X:成立自己的品牌,並且永續經營的秘訣是甚麼?
U:時尚沒有祕訣、也沒有捷徑。我總是覺得人家不停地說著自己的面料怎麼做甚麼的,這樣一來不怕自己的商業機密被偷走嗎?不過我自己是不擔心,因為我的面料並不是甚麼高科技,也不是甚麼別人學不來的,我只是傳達我的工作方式。其實很多中國品牌都在「學」我的面料、「學」我的冷染方式,但技術面不夠達不到那個質感。高科技每一項數據都清清楚楚,反而容易被抄襲;而冷染的技術不是很多人可以學得來的,我也曾請中國的廠商做過,但是做出來的面料還是有差,很多細微的元素無法掌握。比如說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陽光。因為托斯卡尼的陽光跟很多地方是沒得比的,這也是為什麼他們的葡萄酒、橄欖,以及紡織業如此發達的緣故。冷染的面料就是需要這樣的陽光來把她晾乾,這真的很神奇,因為曬乾之後散發著一股好聞的味道,跟在中國曬出來的面料完全不同。包括水洗的時候水的溫度與水質,這些都是沒辦法複製或抄襲的人為可控制因素。這些不可控因素關係著面料的品質,我該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任務及使命就交給老天爺吧,我非常喜歡這樣的哲學。

X:在職業生涯中,有沒有碰過最令妳感到艱難的時刻?之後又是怎麼過來的?
U:我是金牛座A型的女人,我承認有的時候挺鑽牛角尖的。但這麼多年來遇到很多的起伏、挫折與經歷,現在很難有甚麼事情讓我抓狂。一路以來我都非常要求完美,這樣的性格讓我跟我的團隊都很糾結,不過合作了一段時間之後,現在我的團隊比我更加要求完美。好比說打版師並沒有照著我的要求而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去製版,以前的我也許會翻桌,但我一看覺得非常好,甚至比我原本的要求來得更好。現在覺得畢竟每個人看的角度不一樣,他的建議是對的我就會欣然接納,越來越能夠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思考,這算是我的一大轉變吧。

X:為了因應現在網路商店的趨勢與消費形態的改變,妳的看法是?
U:這是大勢所趨,沒有人可以繞得過去的,所有人都必須加入這場革命。科技真的大大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當然很多人建議UMA WANG不適合在網路平台上呈現,但我不這麼認為。我們已經有兩家旗艦店,當有的客人已經很了解我的面料時,那又何不在網路上賣呢?既然他已經對UMA WANG的品質、面料與風格這麼地了解,為了節省時間他還是可以在網路上買的,這是一個很方便的渠道。我每天晚上都會收到微信或是微博的留言,很多其他國家的顧客詢問哪裡可以買得到UMA WANG,其實這個需求量真的很大,因應這樣的需求我們是必須回應的。不然我個人還是喜歡去專賣店,聽著我的品牌故事、感受我的面料,去聞、去觸摸、去試穿,這是我最喜歡的狀態。但網路趨勢來勢洶洶,逃不掉的,沒辦法完全不接觸,世界在進步,科技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型態。我不能排斥,只能跟隨這股潮流,UMA WANG必須要有一個平台能夠讓我們的顧客隨時隨地買得到最新一季的商品。

X:對於「美」的獨到見解?
U:我認為美是有瑕疵的,一直以來都這麼認為。以我的年紀來說的美,是不經意的、有瑕疵的;有一點殘缺、留下一點遺憾,這樣的獨特性所產生的美感很打動我。

X:妳的終極目標是?
U:希望UMA WANG可以一直做下去,做到我不能做的那天為止。我也沒想要把品牌做得多大,只要有我的一幫團隊,做出我的一個小世界。在我的事業當中有一些追隨者,分享我的感受,這樣就夠了。

X:從新銳設計師到時裝週的排程,這之間的過程是否很艱辛?
U:當我剛開始被選入時裝週排程時,那時全球對於中國的設計師保持著很大的問號。正逢90年代日本設計師崛起,他們一個一個進入到主流系統中。那時很多中國的設計師都只有偶爾被邀請進入排程中,很少有像我一樣是持續且固定的排程,我可以說是第一人。很多新一輩的都說我幫中國設計師殺出了一條血路,因為這條路之前沒有人走過,真的非常非常艱辛,獲得認可我真的非常高興。其實當初也沒有抱持著我要為國家、為了新一代而奮鬥下去,只是因為金牛座堅持的個性使然:我要做,就是要做到底!在我的字典裡沒有停下來,這麼多的BUYER、這麼多的顧客都在等妳的新作品,我不可以停下來。可能潛意識中還是很有責任感的,身為設計師怎麼可以說停就停呢?就這樣堅持下來就一路走到這裡了。

 

UMA WANG MENSWEAR S/S 2017  重返記憶中的魔幻奇緣
由UMA WANG的男裝系列,彷彿讓我們回到在她鏡頭下所捕捉的北非摩洛哥之美。在這個歷經古文明的興盛與衰落、沙漠的旅人與商隊,看似是當地人的平淡日常,在她的眼中是如此神奇且動人,透過攝影方式將摩洛哥的一點一滴完整地記錄下來,而這些真實的畫面化作春夏服裝系列上嶄新的印花圖案,重新演繹她生動形容出的摩洛哥-瀰漫著汗水與香料氣味,有著穆斯林傳統習俗的神秘世界。而這次也是UMA的新嘗試,跨越布料的原始表情,首次運用影像印刷的方式,完整表達真實的場景。她讓服裝不僅僅只是一種自我感受的抒發,更是人文精神的體現。

 

古今薈萃完美展演
在色調上,從沙漠的原始氛圍衍伸,運用天然的棉麻材質染製上大量的黑、白、深藍與黃褐色,加上自然涼爽的飄逸寬鬆輪廓,保留摩洛哥民族傳統服飾的樸實無華,重新解構並重新詮釋出自由浪漫的新波希米亞情懷。熟悉UMA WANG的人都知道,她向來擅長發揮布料本身的獨特魅力,而這次為了讓服裝自然地呈現出時間淬鍊的痕跡,刻意保留布面上的特殊紋理,就像是發黃的舊照片,令人回味無窮。UMA WANG又再一次藉由服裝的展演,將她在摩洛哥的重生之旅,完美無缺地將她的所見所聞融入在服裝當中,透過她的視角,帶領大家回到那炎熱、香料四溢的奇幻氛圍,一起打開感官,感受她所感受到的魔力。

 

text > nicole chung

photography > courtesy of one fifteen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