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至上.FRED PERRY ✕ ART COMES FIRST

ART COMES FIRST


FRED PERRY在2017年與雙人搭檔ART COMES FIRST再次攜手帶來限定聯名系列,為品牌標誌性的桌網球運動風格注入牙買加RUDE BOY文化元素,以POP-UP STORE限時登台引發話題。而FRED PERRY也特別邀請ART COMES FIRST兩位主理人—SAM LAMBERT與SHAKA MAIDOH造訪台灣,相信有在關注時裝週街拍的你對穿搭風格鮮明的這雙人組合絕不陌生,兩人以設計師、造型師、藝術創作等多重身分活躍時尚藝術圈,正以獨到視角孕育一股正持續紮根的文化能量。

 

REAL CHAT WITH SAM LAMBERT & SHAKA MAIDOH
ARTIST

X:《MILK X》
SAM:SAM LAMBERT SHAKA:SHAKA MAIDOH

X:藝術與時尚的結合,對你們而言為什麼具有這麼深刻的意義?
SAM:這對我們來說是表現自己最好的方式。

X:你們在閒暇時最喜歡做的事?
SAM:滑滑板,聽音樂,或邊滑滑板邊聽音樂。
SHAKA:我喜歡看一些東西,包括建築、人文等,或是觀察人。我若不是在網路上看這些藝術相關的資料與圖片的話我就是正在觀察。

X:創作的靈感來源?
SAM:靈感來源在於看見的、所遇到的人,這都會成為我們創作的元素,而同時透過旅行中獲得很多別人給我們的回饋也是其中一項。此外我們也很愛在世界各地逛當地的市集。這次來台灣有時間的話想去看看士林夜市、饒河街以及寶藏岩。

X:最近正在醞釀中的靈感?
SAM:最近想做一個旅行袋,要實用看起來又像個很棒的配件。我才剛剛把從日本、從台灣看到的靈感傳給團隊,告訴他們我想看這布料、這種剪裁。我很想要有個實用的包包可以放手機、還有我的滑板(SAM指向隨身放在腳邊的滑板)!不然現在亂七八糟的(笑)。

 

 

X:如此緊湊與多元的行程,有什麼安排時間的祕訣?
SAM:我們並沒有做特別的計劃,就是很有機的發展行程。像昨晚我們去了水菸店,回來我就睡著了,而SHAKA工作一整晚,所以我知道現在採訪自己要負起多一點責任講話,讓SHAKA休息。大概就是這樣,知道自己的DEADLINE,想辦法在DEADLINE完成該做的事情就好。

SHAKA:這也是我們稱自己為「旅人裁縫師」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常常在旅行的時候要調整自己的生活形態來完成所有的事情,這就是其中一個概念。

X:這次與FRED PERRY再次攜手推出聯名系列,是什麼契機選擇以1960年代的牙買加街頭文化來作為核心元素?
SAM:源自FRED PERRY日本找上我們做這個計劃。日本FRED PERRY本來就對RUDE BOY這概念很有興趣,而當時我們有個展覽,是關於現代倫敦的RUDE BOY牙買加次文化,最後一站巡迴來到日本時,FRED PERRY發現我們正在做這個議題,便來找我們想一起合作,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而就此展開聯名。對我們而言,RUDE BOY這個次文化一直是我們成長的一個背景因素之一,因此作品中一直以來都有在表達這個概念。

X:與FRED PERRY接下來還有什麼新計畫?
SAM:FRED PERRY已經算是我們家族的一員了,我們也常和日本的設計部門及MARKETING團隊討論並激發很多想法,最近也想回去與英國FRED PERRY一起合作,也有同時跟日本在談,不過接下來的驚喜我們就先保留,今年中可能就會看到一些動靜了。

 

 

X:你們的創作許多都來自文化,有沒有什麼年代最吸引你們?
SAM:四〇到六〇年代,這時代的音樂種類非常多變我很喜歡,聽滿多音樂家都讓我感覺可以跟他們一起往創作方向前進;而藝術也很能激發我,像是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作品。我覺得沒有前人種樹後人就沒辦法乘涼,因此我們若現在沒做些什麼事情,就無法為未來的人提供新的靈感。

SHAKA:成長背景中有很多文化或因素影響因此很難說,例如父親和哥哥聽的東西,還有我自己成長在HIP-HOP時代,這些全都是屬於我的一部分。現在的我會回去聽經典的老HIP-HOP、龐克、爵士樂,而有時候看當下心情也會跳到現代爵士樂。

X:兩人從品牌、設計、造型到視覺呈現等,多重身分得以從不同的視角觀看時尚與藝術,你們如何看待及掌握不同角色間的切換?
SAM:做每一件事都是帶著一股熱情去做,做的當下就不會想到金錢的問題,我覺得這樣就能成為藝術;因為本來就會免費去做,所以當有人要付錢給我們去做這件事時,就會變成一件很棒的事。比如說搜集古物、古著時,身兼攝影等身分都帶著熱情的心,也是在邊做中邊學習新的角色。而有時客戶請我們以設計師、造型師角色設計了一系列衣服,那關於推廣的部分呢要怎麼賣?這時另一個人就會把這著重市場的角色抓起來,我設計、SHAKA市場,我們兩人一直分工正因為彼此互相了解。分工每次不一定,但都是有機發展,如果需要外面的幫助的話,例如我們沒有攝影的技能,就有攝影師—DAVID PATTINSON的加入;或像這次與FRED PERRY的聯名活動,就不只是兩人的想法,而是整個團隊的結合。

 

 

X:身為雙人組搭檔,不論是這次FRED PERRY或是過往經驗中,你們兩個曾出現意見不合的時候嗎?或是否曾有感到驚喜的完美時刻?
SAM:EVERYDAY!每天都在磨合!不過,我們的創造不一定是全新的東西,都是逐漸在改進、修正的,所以並不會是有很大的驚喜部分。ART COMES FIRST品牌最著重的點就是藝術,我們也不想要有太大的光環,就是著重在藝術這件事上,所以我們會用非常多不同的方式創造藝術。我們兩人爭執的部分也不會是言語上的,比較像是藝術上的腦力激盪,因為我們會覺得藝術是挑戰心靈的概念,一直不斷用藝術在彼此之間挑戰。像是我最近設計了一款鞋SHAKA其實不喜歡,我花很多力氣去說服他,會用不同的方式但最後達到同樣的效果。

SHAKA:我現在已經70%被說服了,因為我看到大家的反應,發現很多人喜歡這雙鞋,知道這就是對品牌好的事情。我們一直都在彼此腦力激盪說服的過程。

X:在當代時尚產業中是否查覺到什麼新亂象?或是你們想要突破的框架?
SAM:我發現現在大家太追求品牌,反而忽略人才是時尚的主角,所以如果你過於追求品牌的話,你就會失去這個設計本身的定位。我不想說出是哪些品牌,但相信你現在在聽的時候都一定有些想法,那表示我們已經都受到影響了,上上下下整個產業也都有受到影響。所以我們不想要重複,想要在這樣的浪潮中盡力像一股清流般保持著。

SHAKA:我則不想要變得很快下定論。因為來自反叛的文化,不喜歡有人告訴我什麼是對、是錯,如果有人說「這是時尚」,我們可能會反過來說:「我講的這才是FASHION」,有股反動因素在。我覺得只要有個人真心發自內心熱情地表達自己,那就可以稱之為藝術。像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他喜歡就非常喜歡、不喜歡就恨之入骨,但這兩種心情都同樣是帶著熱情(PASSION),我之所以舉他為例是因為覺得他很厲害,可以激發出這兩種心情,我覺得這就是一種藝術。所以我覺得如果要區分什麼是好的、壞的FASHION,其實是很難定義的。

X:你們的終極目標?
SAM:我們想要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藝術學派,不是時尚,是藝術。希望能展現給人們看,教導人們走自己的路、做自己,別被框架限制住。這一點是希望人們最後可以看到、並且經由參與我們一同來實行這個目標。

SHAKA:我希望ART COMES FIRST「藝術至上」的概念能成為一種屬於自己的次文化。因為我們在創作過程中,看到不論男女老少,從各種年齡、職業身上都能發現「ART COMES FIRST」的刺青。這些人之所以選擇這個刺青,不是因為喜歡或認為自己屬於這個品牌,我們認為是他們相信「藝術至上」這個品牌所帶來的概念與想法,而這樣的展現其實就是次文化的一個開始。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藝術至上這個概念所凝聚並誕生而成的次文化。

 

text > beryl chang
 photo > courtesy of fred perry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