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O YEN 陳劭彥.重回夢想中的淨土

NEW START FROM TAIWAN

 

出身自台灣宜蘭,從倫敦出發,陳劭彥是第一位登上倫敦國際時裝週的台灣新銳設計師。現在,他選擇回到自己的家鄉,仍不放棄他的夢想-一針一線地打造出擁有台灣當地特色,卻又不失國際規格品質的高級時裝。人是回來了,但革命仍持續著,即便獨立服裝設計師這條路有多麼艱辛,他始終堅守著初衷的那片淨土,相信總有一天他的努力,能讓台灣的力量傳達至全世界。

 

陳劭彥SHAO YEN

2010年自英國倫敦的聖馬汀藝術學院畢業後,創立了SHAO YEN同名女裝品牌,並於同年初次登上倫敦時裝週。在這之前他曾在ALEXANDER McQUEEN和HUSSEIN CHALAYAN實習。自2011年春夏,SHAO YEN就已經進入了倫敦時裝週的固定排程。擅長以非傳統材料與獨特的剪裁結構,並且採用創新的方式展演自己個人風格的時裝秀。他的成就,成為台灣新一代新銳獨立服裝設計師前往國際舞台發展的先鋒。

 

REAL CHAT WITH SHAO YEN
FASHION DESIGNER

 

X : 可否跟我們分享這次跟英國文化協會×英國時裝協會國際時尚展覽(IFS)的展覽BACKGROUND?
S:我認為這次概念都傳達得蠻清楚的,在這麼有限的時間與資源的情況下,可以將這次的展覽呈現如此完整,雖然也說不上完美,但是可以看到其他國家的展覽,也許是大手筆、大製作,而我們還是可以清楚的傳達這次的理念實質不易。在資源不足的狀態下,利用簡單的元素,並投入更多的手工與細節處的講究,即使資金的不足卻讓我們花費了更多時間與精力來完成,也許有點瑕疵不盡完美,卻反而更能表現出我們的是用血與淚來堆積的,在在於作品的細節中流露出來。我們想要表達的事物是很內斂的,不是很張揚誇大的,可能要經由我們來解說作品的細節之後,就更能了解箇中含有的底蘊,以及來自最能代表台灣的熱情與溫暖。得不得獎在於其次,但我們這次的展覽獲得了很好的FEEDBACK,也許是運氣,可以讓倫敦以及更多的人看見台灣。

 

 

X :是什麼樣的契機會被邀請參加這次的展覽?
S:我們之前都有合作過,而且ROXANNE原本就是我的品牌委託的公關公司,RAIN之前也有為我的服裝秀策展,所以邀請我一起合作這個企劃。雖然時間上有點趕,不過我們很快地討論出一些IDEA,也在找了兩位台灣的設計師來參與。

 

 

X :對於台灣與倫敦環境最大的不同在於哪邊?
S:我對於自己的品牌在宣傳上並沒有特別強調是來自台灣,也沒有很強烈地想要表達台灣當地文化,所以單純從我的作品來看並不會看出是從哪邊來,或是代表著我的文化背景。但是畢竟台灣是我從小成長的環境,還是帶給我很多潛在的影響,默默地還是會表現於我的服裝設計上,也許更多了不同元素的混搭性。我認為倫敦的好處是無論你是從哪個國家來,到這裡他們絕對不會因此而對你的作品品頭論足,他們只要覺得你的作品是好的、有趣的,他們會非常願意去了解或接受這樣新銳的設計師作品。因此在倫敦發表自己的COLLECTION其實對設計師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跟平台。獨立設計師真的都非常辛苦,大多都必須要靠自己苦撐。例如以這樣的國際性展覽來看,跟其他展館比較起來可見我們的資源是多麼的不足,以及我們的國家是多麼的不重視這方面的發展。昨天就有一位評審跟我們說,雖然我們的佈置跟展品都很精簡,但是IDEA卻很強大。對我們來說已經是非常好的評價了。

 

X : 對於這次的主題自己最想要傳遞訊息是什麼?怎麼讓國際市場上被人看到?
S:這次的展覽是以台灣為主題,主要是強調台灣的工業文化特色背景,並沒有特別想使用一般人刻板印象的元素來執行,而是以概念性的方式來表現。以設計為出發點,藉由展覽與展品去吸引更多觀展人,並進一步了解台灣不同的面向。如果只是純粹要表現台灣的文化,其實並沒有一個單一的特點可以發揮,展覽就會缺乏主題性。

 

 

X :  如果說再生是新的意識,請問以純服裝來說有可能做得到嗎?
S:我在我自己的品牌是沒有特別著重這件事,但我有藉由這次的展覽了解到蠻多相關的事物。對現在的時裝產業來說,有漸漸開始意識到服裝製造業所造成的浪費與環境汙染,所以我現在也開始思考我的品牌可以做些甚麼;或是可以利用這些原有的資源再做些甚麼,跟台灣這塊土地及環境相關的貢獻。目前我的品牌是BASED在台灣的宜蘭,這塊被稱作是台灣最後一塊淨土的地方,現在也已逐漸消逝了。

 

 

X :  如何看待現在快時尚的崛起?又對設計師帶來什麼樣的省思?
S:對於一個獨立設計師來說當然影響很大,也許對一般消費者來說是一個很容易可以獲得最新流行的衣物。但也就是因為太容易可以得到,反而變得不會珍惜,可能穿過幾次就厭倦、丟棄了。像早期可能沒有這麼多品牌,幾乎全部都是手工訂作的,那時候的人們就比較愛惜自己的衣物。畢竟是經過很多程序工法所製成的,用料也比較好可以保存很久很久。現在進入到快時尚的競爭時代,比價格便宜、比新貨上市的速度,所以成本都壓得非常非常低,不只是造成環境的問題,更出現了剝削勞工等等議題。即使某些品牌有意識到這件事正在進行產業調整當中,但是仍然是目前世界上很大的問題之一,還是沒有辦法完全的改善。而且現在品牌太多,衣服款式都很類似,這樣一來競爭力只剩下低廉的價格,這些只會造成更多的問題;另外,消費者能選擇的東西都差不多,穿著風格也越來越淡化,現代的人也越來越缺乏自我的個性了。

 

 

X : 現在於倫敦發展的你,最後會選擇回台灣嗎?對於現在台灣的市場狀況又有甚麼看法?
S:會啊,當然會回去。我覺得在台灣當然還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有很多設計師跟藝術家堅持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市場與群眾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很多人為了迎合台灣及大眾化的市場,可能要去做一些不是他們真正想做的事,只是為了生存而這麼做,可能在心態調適上比較困難一些。況且台灣的機會本來就比較少,手上有資源的單位或是企業普遍泛政治化,交涉贊助所談論的事完全跟設計毫無關連,所以對這些新銳的設計師與藝術家來說在台灣發展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譬如在英國比較有影響力的人,好比說首相或是皇家世族,他們會願意穿獨立設計師的服裝,借此表現出他們的品位或個性,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去塑造他們的形象。但是在台灣,這些有能力影響別人的人,他們太害怕自己被評斷為「奢侈」、「拜金」的形象,除了怕媒體炒作也牽扯到民間網友們的輿論,比較沒有立場為台灣的設計站出來發聲。

 

 

text > nicole chung

photography > courtesy of shao yen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