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佑寧.男人初長成

GROW TO MANHOOD


 

擺脫《KANO》時的青澀模樣,現在儼然已成長為一位風度翩翩的男子,但微笑起來的羞赧又透露出幾許男孩般的率真。於《KANO》初試啼聲,隨即奪下新人獎而嶄露頭角的他,毅然決然決定割捨心中最愛的棒球,繼續以演員身分闖出精彩可期的表現。

 

REAL CHAT WITH YU-NING TSAO
YU-NING TSAO × 《MILK X》TAIWAN
 

X: 最近在忙些甚麼?

Y:最近準備拍下一部戲,剛好這部戲是柔道題材的青春電影,之前完全沒有學過柔道的我,必須事先做一些訓練。其實我小的時候曾經有想學過柔道,覺得很帥,但因為我太瘦了而被教練打槍,教練甚至連報名表都不給我填。現在有這個機會可以學習,覺得也蠻不錯的。

 

X:最近沉迷的一件事?

Y:可能跟弟弟打電動吧,連電動都是棒球遊戲(笑)。

 

X: 跟我們談談近期的新作品,《奇妙物語之重生電梯》。

Y:這是一部偏懸疑奇幻帶一點驚悚成分的都市傳說青春電影。主要是描述在校園生活中遇到的問題,我覺得這部電影涵蓋了很多元素,例如我在這部電影中要演完全不同個性的兩個角色,其中一個角色的個性比較懦弱,遭遇到了霸凌,卻不敢去反抗,導致了一些悲劇發生,他因此而受到相當大的打擊。這時他聽到一個傳聞:學校中有一個電梯可以讓人重生,使人生可以重來。他因為過度的絕望而決定去嘗試看看是否能讓事情有轉圜的餘地。從電梯出來後,真的換了完全另外一個不同的性格,並試著去彌補之前犯下的錯誤。但意料之外地發現即使他換了另外一個方式去面對這個問題,結果仍然沒辦法挽回,還是一樣的結局。

 

X: 首次演出電影《KANO》即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男配角獎,並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可否跟我們談談當時的心境?

Y:我本來是名球員,又剛好他們想要真的會打球的球員來試鏡,我就決定去試試看。因為我看過很多前輩的前車之鑑,不希望自己的大半個人生都在打球,想說可以嘗試看看不一樣的機會。劇組來到我們學校徵選演員,但正好遇到我參賽的時候,那時候教練不願意放人。因此,在我畢業前打完一場國際賽後,我主動連絡劇組表示想要試鏡,沒多久就通知我選上了。其實我那時候甚麼都不懂,跟著劇組拍戲只覺得非常有趣,也沒想過之後會入圍甚至獲得新人獎,我真的很意外。當時只覺得怎麼演一演那麼順利的就得獎了,現在反而認真走上演員之路後,發現獲得那個獎項其實是一件很難的事。我覺得比打球還難!打球靠的是日月累積的經驗與技術,也許再加上一些些天分;但演員辛苦多了,要去揣摩跟自己完全不一樣性格的人,體驗角色的背景等等,對我而言比棒球的挑戰大太多了,不過反而更燃起我想要征服困難角色的興趣。因為我的個性比較安靜,可能會試著挑戰個性活潑或搞笑的角色,例如喜劇等等。

 

 

X:原本是棒球選手的你,後來為何選擇轉而進入演藝圈?

Y:應該說因為《KANO》這部電影是一個機緣,讓我可以走入演藝圈。在真正踏入演藝圈之前,只要有廣告、試鏡我就接,這樣的方式讓我很沒有安全感。在是否要轉演藝圈之前我考慮了兩年之久,然而這兩年期間我並沒有甚麼作品產生,又剛好因為入選國家代表隊必須認真練習,根本沒有時間可以接演藝工作。這時遇到現在的經紀人願意栽培我,可能會猶豫是因為對演藝之路沒有很明確的方向,而打棒球可以帶給我安全感,如果沒有進入演藝圈,我現在應該已經在打職棒,雖然不知道自己可以打多久,但那也是一個我可以去完成的目標;而現在這條路,雖然還看不見未來,但是至少現在的經紀人幫我規劃了明確的方向,讓我願意放棄棒球這條路,走入演藝圈。

 

X:對你而言,棒球是甚麼樣的存在?

Y:因為我爸爸本身有在打棒球,他問我們三兄弟要不要跟他一起打球,於是趁著暑假去玩看看。沒想到玩著玩著就玩出了興趣,也許是因為我很喜歡運動吧。其實我從決定走上演員這條路後,已經大約8個月的時間沒有碰手套跟棒球了,更別說棒子。對我而言,棒球在我內心深處仍然是無法被取代的事物。因此,當我決定不打球了之後,我是不太願意去觸碰的,心中多少還是會感到有些割捨不下。接了很多拍戲的工作後,才開始慢慢學習放下。這次回來台灣我跟我爸還是有到河堤玩傳接球,但已經不會想回去打棒球了。

 

X:目前合作過的演員中,最令你感到印象深刻的一位?

Y:永瀨正敏。其實在拍攝《KANO》的時候,我對於拍電影這件事還不是很了解,但那時候我就覺得他是個非常認真的人,在片場時一邊不斷地做功課,也會提給導演很多新的想法跟建議,一直在想怎麼樣會讓電影呈現出更好的效果。雖然因為語言不通,加上有他的戲分時才會來台灣,一來到片場就專注地在拍他的部分,所以我們很少對到戲有點可惜。另外一位是惠英虹,因為我還是新人,所以大前輩來我都會默默地觀察他們,想要從中學習。她氣場很強,讓我感覺到她一來片場時,已經做足萬全準備了,完全不需要再看一眼劇本;拍攝時,頭腦也非常清楚,每一個動作、一個眼神,都是有目的的,都是在傳達一個訊息。

 

 

X:在合作過的電影導演中,最欣賞的導演是哪一位?

Y:其實我覺得我真的很幸運,目前遇到的導演人都很好,都是以溝通的方式來教導我們,不會給我們太大壓力或是嚴厲地指責我們。至今還沒有受到很大的震撼教育,如果我真的遇到脾氣比較火爆的導演,受到指責我可能會把心房關起來,反而更表現不好。目前合作的幾位導演都讓我感到我可以放心地去表演,對像我這樣的新人來說,可以慢慢地建立自信,相信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X:最欣賞的棒球選手是哪一位?

Y:鈴木一朗,我一直都很欣賞他。他目前是大聯盟年紀最大的選手,他曾說:「在他還沒去世前,會一直打下去,希望可以打到50歲。」他絕對是個例外,無論是體態、速度、爆發力都還是維持在水準之上,也許是有比年輕的時候差一點點。他是一個非常自律的球員,他還說過:「我打了大聯盟這麼多年,只去度假過那麼一次。」除了放鬆那一次,他都持續不斷地在練習著,很少玩樂,我真的非常佩服他。

X:給MILKX讀者的一句話。

Y:我的教練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吃苦當吃補。」當你認為現在的情況很苦的時候,不要覺得自己是在吃苦,這些苦,未來將會成為成長的養分。換個角度想,其實是在補足自己不足的部分。那時打球的時候他常常這樣跟我們耳提面命:也許你們覺得現在訓練很辛苦,不要覺得辛苦,要當作是補充自己的養分。現在當演員也很辛苦,跟打球是不一樣的辛苦。拍戲是心理層面上的疲累,相對地對身體上的負擔也很大;打球純粹是生理層面的苦,精神上偶爾也會有一些壓力,但是真的沒有演員那麼苦。生理上再怎麼苦我都願意吃,但心靈層面的疲累需要時間調適。

 

styling > makoto chang
text > nicole chung
photography > lan chi-sheng
make-up > hsiu-wen kao@prettycool
hair > jovi@flux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