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敬騰.由我主宰|獅王專訪

THE ONE

歌聲如此有爆發力,私底下說話卻是慢條斯理,輕聲細語中道盡了他十年來的心境,時而誠懇、時而嚴肅、時而搞笑、時而叨絮,與他拍攝時的沉著與冷酷十分不同。這十年的歲月說長不短,卻為他淬礪出現在的最佳狀態,直到下一個十年,他仍是主宰一切的,蕭敬騰。

 

 

JAM HSIAO × 《MILK X》TAIWAN
REAL CHAT WITH JAM HSIAO
SINGER
X:《MILK X》TAIWAN  J:JAM HSIAO

 

1. 可否跟我們分享最近忙碌的點滴?
J:最近不只是忙宣傳《獅子合唱團》的專輯,還有非常多事要忙,包括拍電影、拍雜誌封面、參演活動等等。今年說實在是有些忙碌,在拍攝電影的空檔抽空錄製專輯,並且還接演了大大小小精品活動的演出,不過我已經很習慣了。

 

2. 自《星光大道》一戰成名,順利地成為歌手,紅遍兩岸三地還至舊金山與紐約演出,可否跟我們分享這之間的心境轉換?
J:這之間歷經了十年的時間,從2007年到今年2017年才到達現在的狀態。其實當初並沒有鎖定自己一定要出道或是一定要多紅,完全沒有設定好,心態上也完全沒有準備好,就只是一個巧合、一個緣分,我的朋友幫我報名了歌唱比賽,我沒跟任何家人或朋友提這件事,就這麼一個人去了,從來沒想過結果會是如何。總共唱了兩次,不,一次唱了兩集,第一天錄了一首歌,我贏了,工作人員直接請我錄下一集,非常臨時地決定了曲目,結果第二場也贏了,錄完我就回家了。沒想到隔天看到電視不斷地報導,就把頭髮剪短,去參加第三集的錄影,然後就結束了這段旅程。確實經過這件事之後,我的一切都改變了,無論是我的生活、我的人生,這都是一個很大的轉折,自己也覺得挺神奇的。但我還是不斷地觀察與學習,也許我一開始比較被動、比較安靜,其實我很希望自己可以趕快進入狀況,習慣工作方式、習慣跟媒體接觸、習慣訪問、習慣拍照,去習慣很多事情,直到一切都變得順利,我覺得現在可以說是最佳狀態。

 

 

3 . 關於獅子合唱團命名的由來有甚麼趣事可以分享嗎?
J:我們認為『獅子』是一種精神,某種形態上是想傳達一個追求夢想、不服輸並且勇往直前的概念,而且獅子又是一個很直接好懂的名字,我們沒有刻意去取一個特別文藝需要思考的名字,也沒有甚麼特別的故事,只是單純想傳遞一個正面的態度:實現夢想、永不放棄。獅子也是最能代表搖滾的,因為早期80、90年代的ROCKER都是蓄著獅子般的髮型,所以獅子也是在動物中形象最搖滾的。因此,我們讓同樣留有獅子髮型的力Q擔任獅子合唱團的團長。

 

4. 組樂團跟自己一個人出專輯有甚麼不一樣的心情?
J:當然是大家一起玩音樂是有趣多了。其實還沒出道以前我就擁有自己的樂團,而出道之後在還沒有發片以前我都以為我是要用樂團形式去呈現我的音樂,沒想到後來發展跟我想像完全不同。我會接觸音樂、認識音樂、喜歡音樂、學習音樂都是從樂團開始,很多早期80-90年代的搖滾樂團對我的影響都非常深遠。我一直覺得樂團是音樂的基礎,所以一直很希望可以以樂團的形式去呈現我的音樂。不過個人也沒有不好,雖然當目光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時壓力很大,卻也不代表樂團就能分散那種壓力,只是壓力會轉移到我對團員們的擔心,因為他們三位嚴格來說都是素人,可能比素人還要素,團員都是跟我身於同一個年代,從小學音樂、玩音樂,我們有很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鑽研與學習音樂,沒有太多時間去研用科技方面的事物,所以他們對這方面的知識是相當缺乏的,可以說是跟我一樣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是畢竟現在的年輕人相當沉迷於使用手機、網路及社群,所以我認為這些科技的事物還是必須要去學習,我們必須要去適應一個世代的改變,不然很容易被淘汰,也很容易跟社會脫節。我都會跟我的團員們說:也許這些東西是很難去習慣、不擅長或不喜歡也好,但可以藉由開始使用試著去慢慢了解,多學習一些新事物,不然就好像我們現在在看自己的父母親一樣,連用手機跟電腦的基本功能都很吃力,如果團員們無法跟上科技的腳步,其實會活得非常辛苦的。我這個世代的年輕人至少已經略懂了一些,只要再花一點力氣學習也不遲,所以我會鼓勵他們還是要去多接觸年輕人的新事物。

 

5. 關於獅子合唱團於今年所發行的新專輯《REPLAY》,可否跟我們分享這次專輯想要傳達的理念?
J:新專輯中全部10首歌都是翻唱的,五首中文歌、五首英文歌,發行這張專輯的目的是:那些 10幾歲或是更小的年輕朋友們,他們一定很多當時經典的歌都沒聽過,包括《PURPLE RAIN》、《SOMETIMES WHEN WE TOUCH》,甚至新一點的中文歌《我們的愛》,也已經大約有十年左右了。我們以前小時候聽音樂,也不一定知道那些歌是翻唱的,但都是透過自己喜歡的偶像,或是自己喜歡的音樂人,他們去翻唱自己喜歡的歌,進而讓大家認識那首歌的歷史和過去。我們想傳達的也是一樣,透過獅子合唱團以搖滾樂方式重新編曲並翻唱,讓新世代的朋友重新認識那些很經典的華語流行歌曲及英文流行歌曲,另一方面可以讓相同年代或是上一代的朋友重新體會這些歌,找到他們從前的回憶。

 

 

6. 今年出道已屆第十年,在音樂上、演戲上都不斷突破自己,現在又組成了搖滾樂團,之後是否還想嘗試其他的突破?例如現在很紅的嘻哈饒舌音樂,會希望跟他/她合作嗎?。
J:目前已經有一個跨界合作,其中有一位專業的嘻哈樂手,的確這樣的合作是有的,很快就會跟大家見面了。前期製作花了非常多時間,這是一個好幾個面向的廣泛合作,包括雕刻藝術、填詞、作曲、運動,而我是負責音樂,由各個不同方面一起完成的大型CROSSOVER。其實有一些《中國有嘻哈》節目中的學員RAPPER我都很想跟他們合作,我覺得可以加入一些搖滾的元素,各種合作方式都好,那些新面孔發展空間都非常大,也沒有太多包袱。畢竟一個行業待久了都必須承擔一些社會責任,還是希望可以去引導正面的訊息,無論是說話以及各方面行為都必須很小心。像這樣的一批人不斷地接觸新媒體,很多新的東西是我不懂的,很快、很新鮮、很潮流、很年輕,沒有限制、沒有包袱,希望他們可以保有現在的狀態,但保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一旦進入了這個行業後也許就會改變。我算是保留了部分初衷的自己,無論是個人或是獅子合唱團,我都希望做比較大眾、主流的音樂,但前提是我要真正喜歡這樣的音樂,做起來才不會感覺很辛苦。

 

 

 

7. 之前演出電影《殺手歐陽盆栽》,獲得香港金像獎的肯定,試問如果有一天接到好萊塢電影的邀約,最想演出哪部電影的續集?又,想要挑戰甚麼角色?
J:我覺得我如果可以演出好萊塢的電影,我一定要演一個大壞人。我覺得好人絕對不會讓我演,在外國人不認識我的情況之下,應該不會讓我演出好人的主角角色,所以一定是比較不重要的反派角色。不用認識我是誰,是一個不重要的反派角色就OK了。

 

 

8. 近期擔任周杰倫演唱會的嘉賓,想請問預計甚麼時候要舉辦個人演唱會呢?最想要邀請哪一位來當演唱會的嘉賓?
J:獅子合唱團在北京跟上海的演唱會已經落幕了,個人演唱會是計劃在明年舉辦。演唱會嘉賓當然不能透露囉,都是秘密。

 

9. 每年固定捐款給慈善機構,並且非常樂意出席及代言公益活動,甚至到來者不拒的你,最關注的社會議題是? 目前最想要達成的一項目標?
J:我只關注我想關注的,關注動物保護議題是很稀鬆平常的事,針對貓狗的部分其實我早就有在計劃中,正在籌備設備更加完善的收容所,可能是將近幾萬坪的地方,不只是提供一個安頓之處,還會有最頂尖的醫療團隊,也會是一個多功能的樂園。平常大家可以帶著自己家裡的小朋友來到這個寵物樂園玩,當然這裡最不缺少的就是流浪動物,有了頂尖醫療團隊的話就保證他們都是非常健康的,也歡迎來到這裡玩的朋友們可以認養牠們。

 

10. 這十年來對你而言影響最重大、最深刻的事是?
J:太多了,一時要我說還真說不上來,很多事情都非常深刻,每一件事都很重要,沒有特別突出的。

 

11. 十年來是否有甚麼歌是你很喜歡,可惜較少被安排演出或做為主打的?
J:太多了,很多我都忘記怎麼唱了,但是都是很好的歌。好比說我自己以前的創作,其實都放在專輯中很神祕的角落(笑),我是無所謂啦,沒關係。

 

12. 如果獲得一次搭乘時光機的機會,想要回去哪個時期的自己?
J:沒有耶,現在的我已經是最好的我了。

 

13. 想對十年後的自己說的一段話。
J:那時候一定是被大家嫌棄的老藝人了(笑)。希望那時候的醫美跟保養品會更加健全,因為現在這個世代汰新換舊的速度太快了,可能在零點幾秒之內看了一眼覺得不喜歡你的外表,就再也不會回來多看一眼,所以一定要永遠保持在最佳狀態。

 

 

styling > makoto chang
text > nicole chung
photography > yu-cheng hung@yu-cheng studio
make-up > elephant lin
hair > chao yu wei, huang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