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PAOLO ROVERSI – 揭示時尚另一個維度

義大利傳奇攝影師PAOLO ROVERSI

 

「攝影不是一種再現,而是一種啟示。」

義大利攝影師PAOLO ROVERSI如是說,透過操縱光線的技巧,使他的作品饒富韻律感及優美的詩意,獨特的模糊手法,彷彿將拍攝對象抽離出原有的肉體,與現實自我之間的拉扯之中,展現出身於另一個維度空間的靈魂之美。對他來說,服裝設計師是作曲家,而攝影師則是樂曲的演奏者,他先理解作曲家譜出的樂曲,再經由他的雙手指揮著一整個樂團,演奏出華美動人的美妙旋律。

 

現在,《DIOR IMAGES PAOLO ROVERSI》收錄了他20年以來與DIOR歷屆設計師所共同譜出的美麗樂章,將那一套套珍藏於館中的高級訂製禮服,重新詮釋出最輝煌的轉瞬,留給世人最永生難忘的啟示。

 

 

 

 

PAOLO ROVERSI ╳ 《MILK X》TAIWAN

REAL CHAT WITH PAOLO ROVERSI

PHOTOGRAPHER + ARTIST

X: 《MILK X》 P: PAOLO ROVERSI

 

 

X:你記得你的第一張時裝攝影作品嗎?

P:我第一次拍攝的美麗女孩是我的姐姐。照片中的她穿著一條漂亮的長裙,正前往參加一場舞會。我當時就用我在聖誕餐中獲贈的一台小型相機,為她在家門前拍下了一張照片作紀念。那就是我拍攝的第一張身穿漂亮裙裝的美麗女孩肖像,但它稱不上是一張時裝攝影作品。老實說,我已不記得我的第一張時裝攝影作品,但我依然清晰記得我所拍攝的第一張照片。

 

 

 

 

X:一開始,你只拍攝成衣服飾,而非高級訂製服裝。而後來選擇拍攝高級訂製服裝,是你自己的選擇,還是因為合作的雜誌要求你這樣做?

P:那是雜誌方所選擇的。那時候的我還是一名新進攝影師,他們大概並不相信我可以勝任高級訂製服裝的攝影工作。他們會更傾向選擇將這方面的工作交付予經驗更為豐富的攝影藝術家。這些前輩們不僅已在這個行業打滾多年,也更熟悉高級訂製服裝的攝影工作。在他們的眼中,當時的我較屬於年輕派的流行攝影師,但我在後來也慢慢接觸了高級訂製服裝的攝影工作。

 

 

X:在巴黎設立工作室是否更推動你往時裝攝影的方向發展,尤其是高級訂製服裝?

P:當我剛來到巴黎時,我並不知道我正身處世界的時裝首都。我是在好一段時間後才意識到巴黎在時裝界中舉足輕重的地位。現在,我已理解並深刻了解,作為一名時裝攝影師,能在巴黎生活是多麼令人榮幸的一件事情。

 

 

 

 

X:你與JOHN GALLIANO關係是否很密切?

P:打從他還在倫敦,事業剛剛開始起步的時候,我已經與JOHN GALLIANO是無所不談的好朋友。隨著我們見面的次數變少,或者可以說是我們已身處不同的頻率當中,我們反而變得更有話聊。有趣的是-正如我常常說到,更在書中提到—設計師就好像作曲家一樣,而攝影師就是樂曲的演奏者。對於JOHN而言,因為我可以真正理解他的音樂,我也可以更輕易地演奏出樂曲的美妙旋律,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X:你是否對任何一場DIOR時裝秀特別有印象?

P:是的,而且是好幾場。JOHN GALLIANO更是成功舉辦了一些可以稱得上是傳奇性的時裝秀。舉例來說,我仍然清楚記得日本的那場表演(編者註:2007年春夏季高級訂製服裝系列),那是融入了美豔動人的藝妓等元素的一場精采絕倫的時裝秀。我認為它們很是震撼人心,更是詩意盎然。

 

 

 

 

X:《DIOR IMAGES: PAOLO ROVERSI》一書的創作靈感是從何而來的呢?

P:我以這個項目為傲,也很慶幸可以與DIOR合作完成這一本書。因為如果我把自己視為一名巴黎攝影師,是因為我很喜愛巴黎的時裝。而DIOR也正是巴黎最廣為人知的一個時尚品牌。這本書的創作理念確實是源自DIOR這一品牌。我在得知這個項目後很雀躍,馬上便答應下來,並攜手完成了這本書的製作。

 

 

X:當你為這本書拍攝書中所包含的影像時,你尤其喜歡其中的什麼元素?

P:我認為讓我感動的部分是,當我在拍攝檔案館中的照片時,親身體會到那些檔案對CHRISTIAN DIOR來說的深切意義。人們會在一個個盒子中拿出一件又一件的服飾供我觀賞,並告訴我「這是1948至49年的一件服飾設計」。更神奇的是,現代女性穿上這些服飾仍然保留著新鮮的現代感。那真的令人格外驚豔並且相當感動。

 

 

 

 

X:在你投入到一個書籍製作項目中的時候,有什麼樣的動力在驅使你持續下去?書本可呈現出什麼樣和雜誌不同的元素?

P:書籍中的圖片和雜誌上的圖片有著很大的不同。雜誌上的圖片透露出一絲轉瞬即逝的感覺,因為雜誌是有時間性的。但相對地,書籍則更為永久,是你可以珍藏並存放在你的圖書館藏書中,不時再拿出來翻開看看的一種作品型態。書籍中的圖片因此必須具備一種另類的氣息,幾乎可以稱得上是需要包含一種不同的層面。在一本雜誌裡面,不論漂亮還是醜陋,一張張圖片就好像一股清風一樣被快速帶過。可是在書籍上則大不相同,那些圖片固若磐石,而它也必須具備一定的質感並且我真的喜愛才可以被納入其中。

 

 

X:你也非常熱衷於拍攝模糊的影像。使影像變得模糊可體現出圖片的什麼元素?

P:沒錯,有時我是故意使影像變得模糊,而別的時候則是不小心拍下了模糊的照片。我也經常為照片在後期製作時增添模糊影像的特殊效果,但如果拍攝的是動作,那大多為不經意出現的情形。

 

 

 

 

X:但如果藝術總監或設計師無法理解模糊的意義,你會如何為你的攝影作品辯解?

P:我認為這難以解釋。我會嘗試解釋說相較清晰的影像,人們在某些時候更會從模糊的照片中看到更多的東西。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理解這一概念,而當然,他們會問我為什麼在可以選擇的情況下,他們要選擇不看細節分明的影像,而是要去看模糊的影像。如果你要鑑賞一顆寶石,你會想要仔細的查看它;如果你要看眼睫毛,你也會想要看的更仔細。但對我而言,在攝影中並無對錯之分,也不存有拙劣的攝影作品。我一直以來都認為照片是富有生命的,而每一張照片都有其獨特的生存方式。那是它的生存態度,而我也尊重並接受它固有的生存型態。

 

 

 

 

 

 

 

 

text > nicole chung
photography > paolo roversi exclusive pictures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