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OMAN特企 | TSENG YEN LAN.解放真意

MilkX May Issue.

 

TRUE LIBERATION

 

女性愛美是一種不可逆天性。值得慶幸的是,由於現代科技的發達,提供女性們相當多元化的選擇,隨時可以改變自己的樣貌。而必須重視的一個問題是: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別人而想要去改變自己?世俗為女性建立了一個非常殘忍的「美感」,難道符合這樣美的基準,女性們就獲得幸福了嗎?新銳女性攝影師曾筵嵐,一直以來的創作都以女性最自然的身體解放為題材,摒棄PHOTOSHOP修成完美體態的手法,她認為女性不應該覺得「展現身體」或「裸露」是羞恥的,而是一種認識自己、愛自己,並且自信地表現自我的方式,找回自己身體、心靈、外表的真正自主權。

 

 

TSENG YEN-LAN × 《MILK X》TAIWAN

REAL CHAT WITH TSENG YEN-LAN

PHOTOGRAPHER

 

X:《MILK X》TAIWAN Y:TSENG YEN-LAN

 

 

X:闡述本次創作企劃的概念、觀點與視角?

Y:在這個父權社會當中,女性一直都處於消極又被動的角色,而父權所建構的男性凝視(MALE GAZE)的美學,更是破壞了女性的多元性,使得女性很難擺脫這種單一性的「美感」,例如我們會很在乎我們的體面、穿著、尤其是身材,而現今更是越來越走向極端,到處都是減肥、整形,高喊著「美」的口號,而這些刻板印象與時尚潮流緊密結合,使得女孩們之間也開始有了極端的比較基準。這次的創作主體一直以來都跟我與作品所表達的觀點,都是相同的:「女性身體的解放」,其中女性解放不只是包含「展現身體」及「裸露」,而我更想傳達的是女性對自己身體感到「自信」的精神。

 

 

X:想用這次的創作傳遞給讀者的訊息是?

Y:女性的美麗是多元的,並不是依照男性所喜歡的樣子就是美麗,我們更應該要打破父權所建立的身體美學跟凝視。

 

 

 

X:對妳而言的女性主義是甚麼?

Y:在每個國家及文化下的女性主義其都各有其獨特性,我的觀點一直都想倡導的女性主義是:自主權。女性在亞洲文化裡依舊是非常的弱勢,自主權在女性心中更是非常薄弱,而台灣甚至還有許多刻板印象存在,從小到大我們在觀念上被迫教育「女性該有的樣子」,卻沒有人告訴我們女性在面對不平等的時候,該如何替自己發聲,也沒有人會去教育男性應該要尊重女性,這樣的父權所建立的思想,滲透社會的各方面,根深蒂固。在台灣,社會大眾始終還是沒有正式的面對女性問題,尤其當女性受到男性侵害的時候,依舊會把錯認定在女性身上,但卻沒有人會去譴責男性,女性的問題一直被漠視,使得我們無法做自己,甚至也剝奪了我們的自主權。

 

 

X:曾經有遇過女性不被受尊重的時候嗎?

Y:曾經在某次藝術家訪談中,被一位男性直接問我是否有被別人包養過。

 

 

X:覺得現在社會已經達到性別平權了嗎?

Y:完全沒有。

 

 

 

 

X:目前最關注的女性議題是甚麼?

Y:METOO運動、性騷擾、性侵害、性自主等議題。

 

 

X:甚麼時候讓妳覺得當一名女性真好?

Y:任何時候。

 

 

X:給《MILK X》女性讀者的一段話:

Y:女性要好好珍視自己的感受,不要合理化了男性對妳的不尊重、侵害,勇敢的做自己,替自己發聲。

 

 

 

 

 

 

text > nicole chung
photography > tseng yen-lan
styling> tony yang
model > hunter lee white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