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體育發聲《ATHLETICS WEEKLY》JASON HENDERSON 專訪

THE VOICE OF ATHLETICS WEEKLY

 

在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的一九四五年,熱忠運動的三十五歲退役英國皇家空軍JIMMY GREEN在家中睡房製作了一本跑步雜誌《ATHLETICS WEEKLY》,尺寸是POCKET-FRIENDLY的A5,期號故意寫成VOLUME II ISSUE,成功暪騙當時禁止戰後發行新雜誌書籍的政府,這本偽戰前出版的刊物成功面世,事實上VOLUME I從未出現過。一九八一年倫敦馬拉松首年舉辦,國內掀起慢跑熱潮,《ATHLETICS WEEKLY》銷售量亦增至每星期的二萬五千本,七年後八十八歲的創辦人逝世,(FAR FROM FORGOTTEN,直到二零一零年JIMMY GREEN終被ENGLAND ATHLETCS列入HALL OF FAME)。後來雜誌經歷了幾代團隊和發行商,《ATHLETICS WEEKLY》卻維持編輯主導的方針,報導內容包括公路、由徑和越野賽的新聞和專題,並邀請著名體育記者CLIFF TEMPLE、NEIL ALLEN、MARTIN DUFF等撰寫專欄。成立超過半個世紀,今次請來在《ATHLETICS WEEKLY》工作二十年的主編JASON HENDERSON分享他的入行經歷、跑步文化的變遷,以及個人跑步經驗分享。

 

 

 

TALK TO JASON HENDERSON
CONGTIME EDITOR OF ATHLETICS WEEKLY

 

X : 我們很榮幸能夠訪問英國著名體育雜誌的長期編輯。請你先向我們的讀者介紹一下自己。

J : 我記得第一個對運動員留下深刻印象的來自一九八零年莫斯科奧運會的電視直播,尤其是SEB COE和STEVE COVETT,以及其他英國運動員如DALEY THOMPSON和ALLAN WELLS的表現。慢慢開始閱讀相關的雜誌和書籍,對運動培養了濃厚興趣,並試圖為自己訓練和比賽。不幸的是,我的水平只到達地區性水平,我確實沒有COE或OVETT的天賦。因此,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決定WRITE MY WAY TO OLYMPICS,並於一九九七年在《ATHLETICS WEEKLY》(AW) 找到了一份工作,並在二千年悉尼 (以記者身份) 參加了我的第一屆奧運會。

 

 

X : 你是如何加入《AW》?

J : 一九九五至九六年期間,在《AW》實習了一段短時間後,我希望可以獲得全職工作機會,於是我賭上一把 – 列出過往連續十期雜誌中出現的錯誤,例如是串錯HAILE GEBRSELASSIE的名字,並且寫了一張紙條,表示AW能夠用全新角度切入編輯重點郵寄到《AW》辦公室,要留意這是在電子郵件普遍存在之前,我想主編定會認為我是個白痴,但出乎意料,我的舉動讓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久之後他們聘僱我成為STAFF WRITER。
 

 

X : 工作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J : 最有成功感的應該是每個星期二埋稿日,當我們正在辦公室的影印機接過稿子,另一邊廂印刷廠正印出另一期。至於最大的挑戰是,試圖取悅一個非常多樣化的讀者群–從生活在倫敦的青少年短跑運動員到生活在蘇格蘭高地的山地跑步好手到擲鐵餅的、撐竿跳高的、中長跑的運動員,從青少年到九十歲的敎練、官員或普羅大眾。

 

 

X : 你最喜歡的運動裝和配件是什麼?

J : 跑步的美妙之處在於你只需要一雙好鞋子就可以。如果你大部分時間都在草地上,鞋子也不是很重要。在炎熱的天氣下於海灘或草地上穿短褲和赤著腳跑步是最理想的。

 

 






text > cherry wong (MilkX H.K.)
photography > Milkx Team(MilkX H.K.)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