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孝全 JOSEPH CHANG.極限遊刃於我 SEIZE MY MOMENT

MilkX Jul. 2018 封面人物 – 張孝全 Joseph Chang

 

在一個現實與超現實的交界之處,一個演員的靈魂遊走於此,探尋著更多的可能性。瞬間,靈機一轉,發現原有的框架似乎不再重要,界限只會讓自己的步伐更難往前邁進。突破那道防線吧!嘗試更多瘋狂的冒險,活在當下,更要超越想像,勇於跨越那道無形的框架,找回最純粹的自我,那是一個準備完全的張孝全 – MilkX七月號封面人物,即將展開嶄新的冒險旅程。

 

 

 

JOSEPH CHANG × 《MILK X》TAIWAN

REAL CHAT WITH JOSEPH CHANG

ACTOR

 

 

X:《MILK X》TAIWAN J:JOSEPH CHANG

 

 

X:最近的演出作品「東方華爾街」表現成績相當亮眼,呈現出來的效果有別於其他港劇,拍攝出來的質感儼然是美劇水準,是因為這樣才睽違了7年後再度接下電視劇的工作嗎?

 

J:一開始當然不知道形式是甚麼,只知道是迷你劇集,我會接下這個工作主要是因為是金融題材,因為我過去有一大段時間都在拍關於青春或愛情題材的電影,這幾年希望可以嘗試不同類型的角色。剛好金融這塊對我來說非常陌生,越陌生我就越感到好奇,很想嘗試所謂爾虞我詐的商戰題材,從一開始聽導演說完這個故事之後,我就抱持著非常大的興趣,很希望能夠參與演出。其實當時導演只跟我說希望可以碰個面,並口述整個故事大綱給我聽,聽了大約5分鐘我就跟經紀人說我決定要接下這份工作。

 

 

橘色針織毛衣、印花登山外套、灰色長褲、登山靴  ALL BY LOUIS VUITTON

 

X:比較常接觸電影的你,覺得拍電視劇與電影有產生甚麼不一樣的火花嗎?

 

J:這次的作品可以把它看作是迷你劇集,同時也可以看作是一部上下集的電影。因為整個劇組都是用接近電影的手法及語言來呈現,以更接近電影的方式來製作這次的迷你劇集,讓我感覺完全身在電影劇組當中。因為集數不像是一般電視劇十集、二十集,其實只有五集而已,對我來說可以使這個角色有更多的厚度,反而演得更過癮,而不是壓縮在90分鐘或120分鐘就必須完成一個故事,於是在角色的人物設定與經歷都沒有辦法有太多的琢磨,因為拉長到五集的迷你劇集,總共有200多分鐘長的時候,角色的設定跟經歷會更明確、更清楚一些,對演員來說反而更好玩、更能完整詮釋自己的角色。

 

 

 

X:年輕的時候應該有看過吳鎮宇演的戲吧,覺得跟他對戲是否有甚麼令你印象深刻的地方?

 

J:剛開始當然很緊張,畢竟他是大前輩,他的表演當然也是無庸置疑的好,一開始對戲緊張是一定會的。我們的第一場戲是在戲中有一個GROUP,我記得在拍攝那場戲的時候,鎮宇哥帶著兩瓶酒來,因為剛好那場戲就是大家喝完酒一起嬉鬧的劇情,所以那天梳化完之後大家就開始喝酒聊天,喝完酒後開始拍戲,可能是那樣的場景及那樣的方式,很快地彼此的界線就沒這麼明顯了。後來再一次是到馬來西亞拍戲的時候,有一天收工鎮宇哥就跟大家說:「走,反正明天不用拍戲,大家去喝點東西。」於是大家就變得越來越熟。從鎮宇哥身上給我最大的啟發是,我覺得只要是人,都會有所謂的框架,任何人都會有,只是在不同的事情上面框架時大時小。尤其對於演員來說,這個框架是更明顯的,因為對於人物的設定、詮釋與理解,會不自覺的有一個自己的設想,當你有了自己的設定之後,在戲裡面可能很多關於情感或驚喜上會被框架住。不過鎮宇哥在這個部分的框架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拍攝現場他有很多的即興跟當下的表演,我一開始沒有那麼習慣這樣的表演方式,但後來覺得我已經都準備好了,我要相信自己就是這個角色,即便在當下有任何的變化我是可以應對的,因為我就是這個人啊。

 

 

LOUIS VUITTON印花烏干紗襯衫

 

 

X:如果哪一天真的厭倦覺得不想當演員了,會想從事甚麼工作?

J:其實我以前是念美術,後來又念設計,本來的計劃是到別的國家繼續深造這一塊,希望可以從事跟設計或廣告有關的產業,不過那些都已經距離很遙遠。剛好那時出現了一個機會,就因緣際會成為演員了。

 

 

 

X:從以前《孽子》到《男朋友.女朋友》,本身不是同志的你卻詮釋得很有深度,如何去揣摩一個跟你完全不同性向,甚至完全不同世界的人的生活呢?

J:當然是有很好的導演,也有很好的對手,這個是一定的,再一個部分是我覺得是理解。我記得第一次拍《孽子》的時候,我還跟大家一樣,在沒有太多的理解跟接觸之下,當下的直覺只是覺得:哀額~。但其實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為何會有這種反應,也因為拍了這部戲,在前置作業的那段時間裡,導演帶著我們這些年紀比較小的演員去造訪很多台北知名的GAY BAR,也找來很多同志身分的表演老師或是編劇等等,讓我們跟他們聊聊天,並不是很制式化的跟我們說同志是甚麼,而是從真實的接觸之中慢慢地去理解,後來開始明白一件事,就是摒除性別這件事之後,這不過就是人跟人之間的情感而已。當我看到這個點之後,就能夠明白跟理解,當你是用性別去看一個人,就已經有一個成見,當有這個成見在的時候,當然就沒辦法去理解並感受對方的感受,把性別這層濾鏡拿開,看到的就只是很單純的人與人的情感,可能是友誼,也有可能是愛情。

 

left > LOUIS VUITTON印花烏干紗襯衫
right > 黃色針織毛衣、墨綠色毛料大衣、灰色長褲 ALL BY LOUIS VUITTON

 

 

 

X:喜歡衝浪、喜歡運動、喜歡旅行,一直給人很OUTDOOR的印象,但最近似乎轉變為居家好男人,是否心態上有甚麼改變?

 

J:我還是很喜歡戶外運動,現在大多喜歡待在家是因為我現在在台灣的時間不長,一年中可能幾個月甚至不到半年,都一直在國外工作。所以我現在很少旅行,因為拍戲幾乎都身在國外,每次一待就是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回到台灣心情上比較像是放假,會特別珍惜在家裡的時光。

 

印花彈性高領上衣、黑色螢光線條襯衫、黑色毛料大衣、網紗運動褲、登山靴 ALL BY LOUIS VUITTON

 

 

X:喜歡老車而且擁有不少收藏的你,是否有念舊的一面?還是純粹喜歡古董的東西?

 

J:不能說是念舊,應該說我對於設計的看法是,也許在過去資訊沒有這麼發達的時代,每一個地域都會因為氣候或是人民的性格而形成獨特的文化,這時就會產生很純粹的設計,而這樣的設計並不通用在其他的區域、其他的文化或其他的國家。在資訊不那麼發達的時代,那樣的設計語言是比較純粹的,代表一個民族與文化的設計。但是在現代資訊已經快到人都跟不上的時代,他們會不斷告訴你今年的流行是甚麼,結果無論高價位、低價位的品牌大家都在做一樣的東西,反而形成一股消費主義。即使新的東西出來,那也不過就是往回10年、20年前的東西再做一些改變而已,已經不會讓人有"創新"的感覺。很多事情已經不再有”經典”了,經典只存在於那個年代。

 

LOUIS VUITTON印花彈性高領上衣
千鳥格紋大衣、紅色針織毛衣、墨綠色毛料長褲、米色襪子 ALL BY GUCCI

 

 

X:摩羯座是比較悶騷的,可否分享近期做過最瘋狂的事?

 

J:拍戲囉,上一部戲也是比較沒有嘗試過的領域,而且是蠻特別的角色,試了從來沒試過的東西,所以拍攝現場玩得很瘋。

 

咖啡色皮革外套、格紋法蘭絨襯衫、黑色T恤 ALL BY BALENCIAGA

 

X:給《MILK X》讀者們的一段話。

 

J:現實有的時候會讓你感到痛苦,但是身在現實中也是快樂的,如果可以選擇永遠待在最美好的時空裡,那就不叫美好了。活在當下,不要活在幻想之中。

 

 

 

 

 

> MilkX 封面人物-張孝全 Joseph Chang 2018 Jul Issue.<<

 

 

 

 

 

 

starring > joseph chang
photographer > zhong lin
video > wang yu
stylist > yii ooi
video assistant > ivan hsu
styling assistant > miki chu
text & editor > nicole chung
editor > ballball chiu
make-up > jimy wu@backstage
hair > marco@headline
special thanks > imperial hotel taipei
publication > MilkX Taiwan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