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ROLE NO.1 – SK TANG

Dec. Issue

PLAY A ‘UPDATING-BABY’

SK TANG

IG:@sktang__

 

世界是自動更新的,而我們會是那些被程式連動的物種。你想像造型師是一群被賦予權利的軟件開發商,一群逕自神秘的角色,身上有著變身器,有著藝術家創造與捏塑的能力,他們讓眼前的人可以真實的做自己,可以詮釋從內在掏出的邊緣人格,當然也可以扮演一個主角自己從未蒙面的第三者,如果依照心理學家榮格(CARL GUSTAV JUNG)對12原型人格的解剖,那麼魔術者(MAGICIAN)這個角色會是造型師相當誠實的投射,這些人試圖掌握著宇宙的奧義,用盡辦法的創建與扮演他/她/祂/它者。「UPDATING-BABIES」是我假設這個新時代的群體,可以被造型師育成的一群想像,他們走在人類的前緣,以寶貝自稱,反應當代,也替未來建立一系列的範本,這也是我在SK TANG 的角色們中所看見的新次元。

 

 

PHOTOGRAPHY BY TOLAKI LAWSKI (@tolaki_lawski)

 

 

X CONVERSATION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T : SK TANG

 

 

X : 你覺得造型師在今日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T : 對我來說,造型師到今日仍是屬於小眾甚至匪夷所思的幕後職業,因為他服務的群眾比一般職業要少,並且有著強烈的針對性,一般人基本上不會深入了解或特別留意這樣的一個角色。但對客戶來說,一個造型師好壞卻是影響深遠的,總結來說就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角色吧。

 

 

 

X : 在這個變異多端的時代,大家是獨樹一幟的做著自己,還是在扮演一個陌生的第三者,某成程度來說的一個複製品呢?

T : 我想大家一定都有意無意地在試圖扮演某些角色吧? 畢竟現在社交媒體的影響力太大 ,除非你完全斷絕所有電子產品,不然在這個氾濫的年代很難避免被外界植入一些沒營養的東西,然後進一步模仿。但當你逐漸厭倦這種風氣那天,個人風格會再慢慢回來的,我想人類的意志不會甘願自己變成某人的複製品!

 

 

PHOTOGRAPHY BY ISSAC LAM (@issaclam_)

 

 

X : 你認為造型師、攝影師與品牌雜誌間處於一個怎樣的三角關係?

T : 對我而言,這三個節點缺一不可。首先從商業層面及對攝影師與造型師來說,沒有品牌和雜誌的話,基本上就沒有太多他們存在的意義,雖然品牌本身在這個三角關係中扮演著一個最重要的角色,但當品牌找上攝影師後,主權某種程度上就移交到攝影師身上了,畢竟圖像美學絕對掌握在他們手裡。在這個視覺行銷為重的時代,一個品牌片子的好壞是相當致命的,而造型師就是一個關鍵的輔助,確保自己的美學可以在品牌產品和個人風格中找到平衡點,並且有餘裕的去嘗試,超越原有。當彼此關係配合恰當才算是完美的三角關係。

 

 

 

PHOTOGRAPHY BY ISSAC LAM (@issaclam_)

 

 

X : 你覺得中國與香港的造型趨勢這幾年正產生怎樣的改變?而你覺得不久的未來,趨勢會往怎樣的走向前進呢?

T : 顯而易見的,國外的影響絕對是逃避不了,不論是在國內或是香港。但你不難發現中國元素確實是越來越被倚重了,我覺得現在國內比較優勝之處是年輕一輩敢穿之餘也更有自己想法和觸覺,當然這也跟業內的活躍層越來越年輕有關,尤其這幾年有不少出色的國內設計師誕生,他們中國人的身分不多也不少的反映在單品細節上。對造型師來說,我們可以更輕易的達到中西合璧的感覺,讓國外觀眾也能感受到這種新衝擊。另外,中國的消費群在時裝界也扮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中國元素將會更廣泛地融入在不同範疇中,而這裡要成為下一個公認的時裝大國也僅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了。

 

 

 

X : 對造型師而言,「人」這個形體在造型上重要嗎?在未來,你期待時尚產業有「非人形」的被造型對象誕生嗎,你對此有什麼想像?

T : 「人」對我來說是絕對是重要的,畢竟我對造型感興趣的地方就在於衣服在人體上的各種可能性,衣服跟人體是很單純的互相依賴,缺一不可。近來有不少虛擬KOL誕生,它充分利用了現代人對電子產品的沈迷,無可否認的這在未來將會是大趨勢,但在造型角度來說,我對它沒有好感之餘也覺得它剝奪了造型其中一個重點,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基本溝通,有時候我會想難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不夠疏離嗎?如果未來衣服已經不需要血肉之身來體驗,而人們也照單全收,那它就確實成為了奢侈品,可能未來衣服只是用來跟人炫耀的東西而已了。

 

 

 

PHOTOGRAPHY BY JULIANN SONG (@juliannn_song)

 

 

X : 「角色扮演」這個過程在你身上發生過嗎?那是一個怎樣的情境並為你帶來了什麼影響?

T : 有時候吧,因為我是一個很需要私人空間的人,很容易把自己封閉起來,有時候可能會被周遭太多陌生人事物影響而不知所措,然後擺出了臭臉。所以為了讓自己更容易接近一點,會「角色扮演」起來,偽裝出自己比較不真實的那一面,認識久了我就會打回原形。但我更希望未來可以更無拘無束的把這一面展露出來,而不用有所顧忌,畢竟偽裝是很累人的,何必呢?

 

 

PHOTOGRAPHY BY OLYA OLEINIC (@olya_o)

 

 

 

X : 請給我們一首你近期最喜歡的歌、一本書與一個ig帳號。

T : 我聽的東西蠻極端的,但這一兩個禮拜重覆聽得最多的就是GROUPER的COME SOFTLY,舒壓首選;書是ERWIN WURM「ONE MINUTE SCULPTURE 1997~2017」;IG帳號則是 @nik_gallo

 

 

 


 

 

THIS GENERATION STYLING BY SK TANG

 

它可以是任何人;

它有臉孔但寧願把自己包裹起來;

它面無表情跟臉部扭曲也沒所謂,好處是能隨時替換;

它造型上沒有層次可言,可能只是單單一層皮膚就夠了,

畢竟自己塑造出來的那一面永遠比真實的好,

神秘感是必須的;它沒有表情也不需要,

但情感絕對是真實的,

因為沒人能看到面具底下的喜怒哀樂,

因此沒有了顧忌,

人與人之間表達更直接了當。

 

 

 

 

 

 

 

 

editor > ralph lin (uniralph)
image courtesy > sk tang, tolaki lawski, issac lam,
olya oleinic, juliann song, internet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