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 : X IS X

這是一個分眾且浪費的時代,人類每天都在推翻自己,面不改色的面對著大量的更新,看著下一輪哪些又被倒入時間的掩埋場。而「X」 這個符號生活了千年直到今日,不管未來如何,我想它在這個世紀還是會充滿魅力的吧。

 

「X」可以是milkX,雜誌名中的一個英文單字;「X」可以是羅馬字母中的十,代表一個進階的標註;「X」可以是X檔案、X射線中指代一股未知的、神秘無限的形容詞;「X」可以表達對事件的否定;「X」可以是成倍的累積,連接起兩股力量;「X」可以是一件隱形斗篷,隱匿不想公開的狀態,好比FXXK;當然我們有時也會在寫完一封信署名完後標註個「X」,給對方一枚友好的隔空親吻。我想說,我們喜歡這個符號,喜歡它背後的意味不明,喜歡它安靜的封住一股力量,然後等待一個可以解脫的時空。這次在我們邀請的12位青年中有一半是臺灣新生代的平面設計師、視覺藝術者,他們遊蕩在Y與Z世代的交界,「X」這個符號或許對於他們來說有著其他生活的意義與方向。

 

 

記號 WHAT IS X?

一個記號被生產的價值是什麼呢?記號簡單來說是外在的、直覺的視覺接收,這讓我想起臺灣樂團記號士在2014年曾出過一張專輯,名叫「為時間做過的註解」, 如果把這個名詞紋在這個時代好像會陷入莫名的感慨之中,一個被約定俗成的記號,尤其在經歷西元2000年後瘋狂的攪動後,它與時間分分合合,註解變得寬廣但續存性或許不再悠長,更多的記號像雜訊一般的存在,有些甚至連曇花一現的機會都不曾擁有。作為一名平面設計師,一名資訊統合的創造者,肩負比過往更大的思慮,他們對抗自己、對抗世界潮流同時也對抗著時間。坦白的說,就像作為一名編輯的我仍時常在想,這些我們的生產,是一種刻畫,還是又一則參與不了世界運轉的網路垃圾,被無謂的丟進黑洞中。

 

象徵 X IS WHAT?

當記號在走往象徵這個變形(依附)時,它所揭露的陰影面,有著承先啟後的作用,但相反的,它也強勢的為東西或事件設定好規則,好比「X」有可能被解讀為「圓滿的、正確的」意思嗎?「象徵」是一個牽扯很多的名詞,它是人為的,隱喻的,精神的,與文化交纏不清的說明,同時也乘載一群時代人對於心靈上的渴求。每道象徵或許都有它們自上段輝煌遺留下來的一層厚厚需要時間軟化的角質,而不斷輪替的世代青年總會是我們所冀望的,透過他們旺盛的代謝力,為這個世界持續貢獻新的註解,如同你接下來將看到的他們為「X」這個記號培育的新品種。

 

 

 

林鼎國 TIN-KUO LIN  (@tinkuolin, @sandynotion)

平面設計師,SANDYNOTION 主理人之一,是在人群中,比較低調的那個。

 

 

X創作概念

 

「X」是答錯符號、UI介面關掉選單符號、兩條路的交叉、一道光、一種字體,代表任何可能,也代表生活。

 

 

 

 

X CONVERSATION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T : TIN-KUO LIN

 

X : 怎麼看待「平面設計者」這個角色?而在這個時代我們還需要這麼多設計師嗎?

T : 我覺得面設計工作者應該試著隔離媒體與社群的喧擾,在安靜的地方,專注做好每一次的設計工作。對於作品,不一定每次都要把它做到最滿,如何剛好拿捏適當的分寸,賦予適當的樣貌,過多過少都不好,是個很大的學問。至於設計師存在的需求,我想還是需要的,因為有如此多不同領域的設計單位,才能構築我們現在所見的世界。

 

X : 你認為什麼符號在過去急起直追的介入人類的生活,而它在未來將會被持續的擴張著?

T : 我想應該是「#」吧,自從社群軟體開始流行之後,「#」的符號一直都被龐大的使用著,它是一種語言、一種連結也是一段PO文最後的吐槽梗。

 

X : 待在地球還是移居火星?如果有那麼一顆行星可以讓你自由建造,那麼上面會乘載著些什麼?

T : 我應該會比較老派的待在地球,因為很難想像火星沒有我喜愛的家具、設計藝術書籍、還有唱片,少了這些,生活不知道會變得怎樣。上面大概會是乾淨的街道、整齊的建築、秩序的生活,安居樂業這樣(笑)。

 

X : 給我們一首歌,一本書,一個IG帳號!

T :

A SONG > BLUE AND MOODY MUSIC / 佐藤 博 HIROSHI SATO

A BOOK > EARLY AMERICAN TOOLS / MARSHALL B. DAVIDSON(著), HANS NAMUTH (攝影)

AN IG ACCOUNT > @tinkuolin

 

 

 

 

李威 WEI LEE  (@weileetw, @amazingshowtw)

平面設計師,臺灣樂團「美秀集團」前鼓手。

 

李威生於嘉義,國中常在課餘玩團之外的教育體制中感到悶悶不樂,高職後進入復興商工,開始接觸設計,接觸了各式媒材的創作,也開啟他至今平面設計的接案人生。大學時期他經歷了前後兩間學校,一間是在文化古都臺南的崑山科技大學,另一間則是風氣前衛的臺北實踐大學,前者讓他懂得欣賞與思考自身與土地的關係,後者則將它導向國際感、現代主義的另一面。後來,李威在臺北重逢了國中時期幾個玩團的朋友,組成了獨立樂團「美秀集團」,他曾擔任鼓手,也負責過團體形象的規劃,並持續透過聽覺與視覺述說他在城市與家鄉中的矛盾對話。

 

 

X創作概念

 

在月曆上把過去的日子畫叉叉,在特別的日子劃圈圈,記錄下對自己很重要的一段日子。突然閃過的靈感、生活中的各種感受,只要捕捉下來都會成為自己的歷史軌跡,才有生活的感覺。那些感受總是稍縱即逝,所以我的工作室裡總是擺著樂器、也盡可能隨身帶著一台底片傻瓜相機,不管是用文字寫下,做成音樂,拍照都好,這些事情對於找尋自我是重要的。

對我來說「X」一直是長得很好看、很潮的一個符號,但腦海裡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小時候最喜歡的電玩「洛克人 X」。好中二。

 

 

 

 

X CONVERSATION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W : WEI LEE

 

X : 怎麼看待「平面設計者」這個角色?而在這個時代我們還需要這麼多設計師嗎?

W : 回想小時候的世界像是一片沙漠,音樂、設計、藝術豐富了我的心智,帶我飛越荒蕪。所以我想我是一個喜歡美的事物、喜歡創造新事物的人,平面設計是體現自我價值觀的手段之一,每個時期關注與思考的事物都會留在作品裡,為自己的生活留下軌跡。我覺得平面設計者是一個靈光的接收器,很像某種靈媒,致力於讓自己維持在一個敏感的通靈體質與狀態,試著捕捉時代的切面,人們因此能夠產生共感。所有的物件都已經存在這個世界上了,我們只是必須能夠看到它,並且知道如何挑選、編輯、排列。受過設計教育的人很多,想學設計的人也不少,我覺得不必每個人都是典型的職業設計師,可以透過不斷的跨域嘗試,將設計師的創造力、觀察力、敏銳度、美感等等特質實踐在各個領域的工作以及自己的創作與生活中,找到自己獨特的位置。

 

X : 你認為什麼符號在過去急起直追的介入人類的生活,而它在未來將會被持續的擴張著?

W : 我認為在資訊過剩的時代,人類的心智關注範圍有限,符號將會越來越精簡,去除多餘的裝飾,重要的是貼近本質、貼近符號背後的概念。

 

X : 待在地球還是移居火星?如果有那麼一顆行星可以讓你自由建造,那麼上面會乘載著些什麼?

W : 移居火星。至於建造的部分,我寶貝是建築系畢業的,全權交給老婆負責。

 

X : 給我們一首歌,一本書,一個IG帳號!

W :

A SONG > SPIEGEL IM SPIEGEL / ARVO PART(愛沙尼亞極簡主義音樂家)

A BOOK > 許舜英購物日記 / 許舜英

AN IG ACCOUNT > @yaodejheng (設計師友人YAODE的IG帳號,他的實驗圖像創作非常精彩。)

 

 

 

 

劉律宏 RISERRR  (@riserrr, @liuluhung)

平面設計、藝術創作者。

 

出生新竹,現居台北。2018年劉律宏開始進行與自身生命經驗相關的創作,紀錄被遺留在淺意識裡那些更深層的心靈圖像、幻覺或夢境。

 

X創作概念

 

兩條線交集的瞬間成了「X」這個符號。在交談中,RALPH提起這張攝影作品,當下覺得「交集」一詞很契合命題,所以決定重製這個作品,將照片轉90度變成了「X」。在契機轉化概念的過程便成就了那個交集的瞬間。

 

 

 

 

X CONVERSATION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R : RISERRR

 

 

X : 怎麼看待「平面設計者」這個角色?而在這個時代我們還需要這麼多設計師嗎?

R : 因為較早接觸商業設計案的緣故,平面設計對我來說已經慢慢變成工作,雖然不那麼有趣但也有充滿挑戰的時候。在工作上,我十分依賴有能力的企劃團隊,很喜歡彼此互相合作的模式。而設計同業變多很棒啊,不同的設計師各自與不同領域的人合作,我覺得很有趣。

 

X : 你認為什麼符號在過去急起直追的介入人類的生活,而它在未來將會被持續的擴張著?

R : 表情符號༼⍨༽。

X : 待在地球還是移居火星?如果有那麼一顆行星可以讓你自由建造,那麼上面會乘載著些什麼?

R : 當然是火星啦,這麼讓人興奮!如果能自由建造,我希望能將自己在現實中的人事物移植過去,並看看他們在那會產生什麼變化。至於乘載什麼⋯⋯,是說前陣子FACEBOOK上很多朋友轉貼火星上360度的環繞影像,在空無一物的星球上,實在很難想像上面會有什麼,或許人過去了會承載許多新的鬼魂吧!

 

X : 給我們一首歌,一本書,一個IG帳號!

R :

A SONG > THE LAKE / ANTONY AND THE JOHNSONS

A BOOK > 野花 / 給孤獨者書店

AN IG ACCOUNT > @_sizibu_

 

 

 

 

楊士慶 SHI-CHING YANG  (@yangshiching1021)
平面設計、藝術創作者。

 

 

X創作概念

 

XXXXX這個符號看起來有點不安,有點恐懼,小時候看到作業簿上畫滿了X就知道我回家皮要開始繃緊了。X對我來說可以是錯誤、更正、重組,而在我創作發想上,它不斷的提醒自己事情不一定只有單種做法,要經常重組、歸零、再創造。

 

 

 

 

X CONVERSATION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S : SHI-CHING YANG

 

 

X : 怎麼看待「平面設計者」這個角色?而在這個時代我們還需要這麼多設計師嗎?

S : 常常有人這樣的稱呼我,但每次聽到都會羞澀的反駁:「沒有拉~我不太像平面設計者」。對我來說自己更像一個正在做平面設計的藝術工作者,但接下來還是可以以平面設計者的角度來把我歸類啦!從事平面設計多年,認為自己就是喜歡把一些無聊的東西變得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好像很有趣,所以如果有個APP可以來形容我們這群人,那應該是美圖秀秀吧!在這個時代裡平面設計師當然需要,絕對需要!如果沒有他們我完全不敢想像會有多少太真實不經過包裝美化後的東西出現。

 

X : 你認為什麼符號在過去急起直追的介入人類的生活,而它在未來將會被持續的擴張著?

S : 記得小時候使用灌水版版、即時通、MSN的時代,大家瘋狂的用符碼創造出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又很有趣的圖案,一直到現在的智慧軟體,大家用著EMOJI、貼圖來回應情緒、化解尷尬…等等。我覺得這個行為是種生活樂趣也是種浪漫,當你今天傳給我一個EMOJI我會開始去想像你現在是愉快?生氣?還是接受我的告白…等等。

X : 待在地球還是移居火星?如果有那麼一顆行星可以讓你自由建造,那麼上面會乘載著些什麼?

S : 這個問題我好喜歡,我想待在火星!但只能一顆嗎?如果真的只能一顆的話,我希望那上面都裝滿了奇幻、前衛、ㄎㄧㄤ然後裡面只要有我一個人就好了。

 

X : 給我們一首歌,一本書,一個IG帳號!

S :

A SONG > 傻眼了 / 林愷倫KARENCICI

A BOOK > 夜行性動物 / 徐佩芬

AN IG ACCOUNT > @yangshiching1021

 

 

 

 

 

錢臻皇 CHEN-HUANG CHIAN  (@tromachian)

視覺與聲響設計師,自述似乎是個好奇心旺盛但卻沒什麼耐心的人呢。

 

 

X創作概念

 

我認為是一個「交融」的符號,帶有一種融入LCL後的綿密幸福感。(LCL:LINK CONNECT LIQUID是新福音戰士中的一種淡黃色的黏稠液體,是動畫中用來進行駕駛員與EVA的神經連結用的液體,可以供給駕駛員氧氣與防止衝擊等等,有點像是子宮裡的羊水,原始的狀態。)

 

 

 

 

X CONVERSATION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C : CHEN-HUNG CHIAN

 

 

X : 怎麼看待「平面設計者」這個角色?而在這個時代我們還需要這麼多設計師嗎?

C : 平面設計者是視覺嚮導,在想像力旅程中提供指引與暗示。而設計師我們還是需要的,從歷史角度來看,貪婪與懶惰的人性只會無限制地增長,這導致了人們期待刺激與高效率的曲線不斷上揚,因此無論在視覺、產品、服裝、建築等領域,我們每天都需要更多的刺激來續航自己的腦內派對,也許直到我們被某個企業強制活在VR的世界農場為止(笑)。

 

X : 你認為什麼符號在過去急起直追的介入人類的生活,而它在未來將會被持續的擴張著?

C : 感覺是「∞」這個符號,無限的想像力讓我們過著日新月異的高科技生活,每天我們都在追趕著一個烏托邦(or 反烏托邦?)的幻象,卻很少人想到隨之而來的無限責任,不管對環境或是社會來說。

X : 待在地球還是移居火星?如果有那麼一顆行星可以讓你自由建造,那麼上面會乘載著些什麼?

C : 猜想大家應該都會去火星所以比較想待在地球,應該會有很多神秘的廢墟能讓我們舉辦末日派對,另外我想在上面建造一座皮卡丘造型的人面獅身像。

 

X : 給我們一首歌,一本書,一個IG帳號!

C :

A SONG > HEELS / S.MAHARBA

A BOOK > 解體概要 / 蕭沆

AN IG ACCOUNT > @chenlonhenku

 

 

 

 

張溥輝 PU-HUI CHANG  (@peterchang_)

平面設計師。

 

 

X創作概念

身為一位平面設計師,平時的工作是就是賦予、操作許多符號,也因為這樣總會有對此感到精神疲乏的時候。最近X對我而言可能是被年底繁忙設計工作給困住的表情符號 X_X 吧?

 

 

 

 

X CONVERSATION

X : MILKX TAIWAN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P : PU-HUI CHANG

 

X : 怎麼看待「平面設計者」這個角色?而在這個時代我們還需要這麼多設計師嗎?

P : 平面設計者是將訊息重新整理、轉化為讓人輕鬆吸收、容易被注意的角色。而後者的問題應該這麼說,這個世界永遠需要能夠發現新的問題的設計師。

 

X : 你認為什麼符號在過去急起直追的介入人類的生活,而它在未來將會被持續的擴張著?

P : 各式各樣的EMOJI!

X : 待在地球還是移居火星?如果有那麼一顆行星可以讓你自由建造,那麼上面會乘載著些什麼?

P : 我是一個沒有太陽光與植栽就會感到憂鬱孤單的人,所以還是地球好。反過來想,我希望上面不存在任何芋頭。

 

X : 給我們一首歌,一本書,一個IG帳號!

P :

A SONG > SOFT LANDING / 矢野顯子

A BOOK > 谷川俊太郎詩選

AN IG ACCOUNT > @christophebrunnquell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