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以豪 JASPER LIU.BREAK FREE

MilkX Aug. 2019 封面人物 – 劉以豪 Jasper Liu

 

剛離開一個舒適圈,想要出外闖闖的他,笑著說自己就像離家北漂讀書的大學生,將開創出屬於自己的旅程。那份自由,絕不是放縱,而是在自律的生活原則之下,享受著心靈層面的自由,又或者到最愛的大自然感受渺小的寧靜。《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啟發了他健康的重要性,令他有了珍惜所有家人的領悟,於是,一趟改變了他的與家人共遊之旅啟程。突然之間,這個有點萌的大男孩蛻變為一個成熟的男人,他,就是劉以豪。

 

 

 

 

 


 

 

 

 

 

REAL CHAT WITH JASPER LIU

ACTOR

X:《MILK X》TAIWAN J:JASPER LIU

 

 

 

X:最近在忙些甚麼?

J:最近只是在調整生活作息,因為之前習慣晚睡。一邊跑健身房,一邊學習英文跟韓文,由於接下來會參加李昇基的NETFLIX實境秀節目,希望準備好自己的狀態。前陣子參加米蘭時裝週,順便跟家人一起去了佛羅倫斯、米蘭、威尼斯玩了十幾天。我特別喜歡佛羅倫斯與威尼斯那種小鎮的風景,在威尼斯坐船的時候水上的倒影很魔幻,讓我感覺很不像在地球,像是在童話故事裡一般。之前曾經看過威尼斯的紀錄片,片中敘述著這裡的居民慢慢外移,因為觀光產業太發達而影響到原本當地的居民生活,因此這次去那邊特別有感觸,在當地時不斷尋找當地居民居住在那邊的痕跡。

 

 

 

X:最近組了一個自己的團隊,對自己的期許是?是否與之前想要呈現給觀眾的劉以豪有些不太一樣?

J:其實從第一部戲開始就不斷探索著要如何呈現不一樣的劉以豪給觀眾,因此每一部戲都希望可以努力挑戰不一樣的角色,只是有時候變化有點小,大家可能沒發覺,但我一直以來都是以這種心情與心態在面對每個工作。現在換了一個新的團隊,希望這份努力可以變得更加清楚,無論我是跟哪個團隊工作,永遠要保持良好的溝通。 換一個新的團隊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合約到了,有點像是原本住在家裡,現在想要自己試試看,當然待在家裡也沒有不好,只是還是想要在外面試著獨立看看,這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

 

 

 

黑色水晶飾邊雙排扣西裝外套、黑色緹花襯衫、黑色窄版領帶、黑色丹寧褲、黑色雕花短靴、白色羊毛黑色條紋大衣
ALL BY SAINT LAURENT

 

 

X:從《我可能不會愛你》開始備受關注,到《迷途》、《種菜女神》,與近期的《我們不能是朋友》,已經穩固台灣偶像劇地位的你,每一個角色一定都讓你體會到不一樣的新事物,其中讓你心中最有感觸的是哪一個角色?或者是體驗到更不一樣的自己的是哪一個角色?

J:從《沒有名字的甜點店》在一個什麼都還不懂的情況下就要演男主角,那時候壓力超大,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還在鏡頭前整個慌掉,那次是我第一次當男主角。之後接拍《他看她的第二眼》時,想要嘗試看看可不可以演一個冷酷的人。 演「迷徒Chole」時,我演的是一個不討喜又很愛生氣的角色,演完之後覺得自己不太喜歡演這麼悲傷或負面的角色,因為我還是希望喜歡我的粉絲或朋友們可以接收到比較正向的我,有嘗試過這樣的角色就夠了,希望還是可以演一些正能量或是陽光型的角色呈現給觀眾。正當我這麼想時就接到《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因為當時看到劇本後感到熱淚盈眶,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再試試看,可是又擔心太年輕或孩子氣的自己會不會撐不起那樣的角色,所以試著留點鬍渣或是頭髮留長一點試著讓自己感覺沈重一點。我在那部戲裡面學到了愛與健康的重要性。以前聽到身體健康感覺就像空氣一樣,沒甚麼特別的感覺,但現在漸漸覺得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讓我現在生活的重心主要都轉移到家人,因為我的家人目前已經六、七十歲了,讓我也開始想自己還有多少個二、三十年。好比這次家族一起去義大利旅遊,在大家一起吃飯時我還默默紅了眼眶,突然覺得全家人可以一起健康地在歐洲旅遊,這種幸福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讓我覺得工作之餘家人還是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需要把握的,必須把時間留給自己愛的人或是朋友,這才是活著的意義,拍完《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之後真的有很深的這種體悟。

 

 

 

 

拍《帶我去月球》學到了什麼叫細膩、什麼叫自然不做作。拍《我們不能是朋友》時,我覺得自己跨出了這十年來的安全感,為了要跳脫出別人認為我人很好,同時要表達自己個性上是有缺陷的,我覺得這很需要勇氣。這部是所有人都充滿挑戰性的一部戲,因為大家都不知道社會有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設定。在這麼多戲之中我覺得「種菜女神」是最演我自己本身,只是在戲裡把一些細節誇張化, 在演的時候感覺蠻自然的,拍完《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沒休息直接去花蓮拍攝這部戲。因為花蓮的環境實在太舒服了,完全沒有覺得累,反而是一個很療癒的過程,有一種邊拍邊渡假的感覺。現場一邊等戲一邊看風景、騎單車。因為那部戲是跟種田有關所以要跟著季節走,於是我們認真學了插秧、翻土與除草,感覺自己跟著土地一起成長。

 

 

 

黑色水晶紋飾BOMBER夾克、黑色印花襯衫、黑色丹寧褲、黑色雕花短靴
ALL BY SAINT LAURENT

 

 

 

X:你的陽光可愛的外型會對你接演的角色受到限制嗎?或者好比說《悲傷》裡這樣悲傷的角色,是否更有反差感?

J:之前覺得會,也不能說受到限制,因為每個人外型都不盡相同,所以大家在看到外表時多少會有自己既定的印象,這個外型本來就是代表著自己,應該要想該怎麼去運用它。好比說我的酒渦實在是讓我很不容易看起來霸道,有時候只是嘴角一用力,酒窩一出現給大家的印象就是可愛。因此這次導演給了我一些建議讓我試著笑出不一樣的感覺,這部戲讓我學到不少事物。

 

 

 

 

 

X:甚麼時候才確定自己想進入演藝圈,並且成為演員?

J:應該是入行的三年後吧,才覺得這是真正的一份工作,也差不多是近幾年才覺得演員這條路是可行的,因為剛開始一兩年都沒什麼人認識你,雖然還是可以生活,但還是充滿了不確定感。的確有一個契機是在我從模特兒變演員的時候,大概在前一兩年吧,因為拍過很多廣告,開始有人認出你,那時突然覺得演員這條路可以繼續努力看看。

 

 

 

X:有沒有特別想要挑戰的角色?或者未來還想挑戰哪方面的工作?

J:想要拍拍看古裝劇,之前都沒有嘗試過,只有拍過民初的戲,還蠻期待自己穿上古裝的樣子。

 

 

 

X:身為一名演員來說,你認為最重要的事是甚麼?

J:傳達正面或陽光的訊息給觀眾。

 

 

 

黑色巴黎鐵塔印花睡袍、黑色巴黎鐵塔印花長褲、黑色高領針織上衣、黑色皮革拖鞋
ALL BY BALENCIAGA

 

X:當初因為學姐替你報名而成為模特兒,於是進入演藝圈發展,再進入演藝圈發展前的夢想是甚麼? 或者沒進入演藝圈的話,覺得自己現在可能在從事甚麼工作?退休之後又想作甚麼呢?

J:小時候想當忍者,那時覺得讀書好困難喔,為什麼身為一個人類要讀書呢?覺得這些分數到底代表甚麼呢?為什麼分數不好就是壞學生呢?以前很想衝撞這個體制,但我媽跟我說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就是要好好讀書,所以那段時期我過得不是很開心。上了大學讀視覺傳達之後感覺蠻開心的,因為我喜歡畫畫,每天都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剛開始當演員的時候覺得不能浪費時間在畫畫上,應該要專注在演員這塊,可是現在反而想要把之前的興趣都拾回。如果當初沒有進演藝圈的話,我想我應該在動畫公司上班吧,因為我的畢業製作是做一個剪紙的動畫,覺得蠻有趣的。退休之後希望有一個自己的空間可以跟大家分享,可能是民宿、咖啡廳之類的,想要開在山上或是海邊,更靠近大自然的地方。

 

 

 

 

 

X:你身為台灣世界展望會第29屆《飢餓三十》的公益大使,當你真正到當地體驗時,你的感想?

J:有啊,我們去了烏干達難民營。看了之後真的覺得那邊發生的事件實在是太大了,我們幾個人根本沒辦法改變什麼,不過會去想自己能為他們做什麼。能參與這份工作是很開心的,因為可以把這些正向思考與歡樂帶給那邊的人民,也可以透過自己親自的體驗把資訊帶回來給其他人,讓他們知道世界上的某個地方正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告訴大家可以給予什麼幫助。親眼看到時內心會有很大的感觸希望世界不要有戰爭,聽當地人在敘述他們遇到的事情時,是可以深深觸動到心底的,真的非常深刻,很榮幸可以參加他們這次的活動。

 

 

 

 

 

 

STAR QUOTE

人生有限,好好保握當下,好好的玩,好好的過生活。」 

–  劉以豪 Jasper Liu。

 

 

 

 

 

 

 

 

 

starring > jasper liu
photographer > manbo key、chien-wen lin@m+w studio
realization & text > nicole chung
styling > ballball chiu
make-up > ara wu@so.easy studio
hair > dick lau@h-park
editor > albee chen
dp > shijiren
photography assistant > acudus
editor assistant > ian huang、xiang zou、ray zhao
presented by MilkX Taiwan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