ØZI.王者之起 ØZI’S UTOPIA

MilkX Oct. 2019 封面人物 – ØZI

 

「WHY DO WE FALL?」把《蝙蝠俠》中的至理名言刺在右腿膝蓋上的ØZI,時時刻刻警惕著自己,也許有一天他會站上人生顛峰,但或許有那麼一天他也會墜落,甚至被取代,他並不感到懼怕,而是期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在那一天來臨時,仍然被人記得並繼續被傳頌著,他的音樂仍在,代表精神不死。這也是「ØZI」這個名字的由來,也請記得,他的本名是:陳奕凡 – MilkX十月號封面人物。

 

 

 

 

 

 

 

 

REAL CHAT WITH ØZI

HIP-POP & R&B SINGER

X :《MILK X》TAIWAN Ø:ØZI

 

 

 

X :因為媽媽是歌手是否影響了你也想要成為歌手的想法??

Ø:沒有耶,完全沒有感覺,其實我一開始沒有想要當歌手,單純只是想要做音樂而已。本來想做電影配樂與編曲,後來發生了去韓國發展這件事,我才想說有可能走到螢光幕前成為表演者的可能性。以前幫自己拍MV只是玩票性質,幾個朋友自己拍、自己剪接,也沒想過現在會變成進入這行的一個優勢,可以自己當導演。除了我當初經常被慫恿出來當歌手以外,一方面是看到華語音樂的狀態,感覺大家對華語音樂逐漸失去興趣,明明還有更好的作法,我就想要自己試試看。成立公司是因為我的理念並沒有大公司支持,觀念上還是不太一樣,我很感謝迪拉與蛋堡,是他們先看到我的才能,讓我進入嘻哈圈。我想要把嘻哈音樂在華語音樂圈發揚光大,同時也想把華語音樂帶到國際,所以決定出來試試看。

 

 

 

 

 

 

X:從4歲就開始學習各種樂器的你,是甚麼時候萌發對於音樂的興趣呢?

Ø:四歲時學習音樂是很痛苦的,被逼著學鋼琴和小提琴,一路到國中我都是很反抗的。上了國中之後開始聽LINKIN PARK,想要學吉他,覺得搖滾樂很酷。那時發現我以前學鋼琴的樂理基礎有幫助到我對音樂的理解,便開始對做音樂產生興趣,也發現我比同年齡的人在音樂方面更有天份。又剛好獲得了我爸的舊筆電,開始接觸編曲,發現編曲很好玩,我做的第一首歌其實是搖滾樂,應該地球上只剩下我自己的電腦裡面有這首歌吧,現在回去聽覺得那時做的歌怎麼可以那麼難聽,說不定10年後我會原汁原味地放進第10張專輯裡,讓大家聽聽看當時的ØZI有多難聽。

 

 

 

 

 

 

X:聽說你從14歲就開始自己創作詞曲,想請問你是如何獲得靈感?

Ø:14歲時哪有創作靈感,當時只是覺得其他人做音樂好好聽,我也想要做跟他們一樣的音樂。那時沒有什麼人生經歷也沒什麼可以寫,只是覺得這個電影配樂好酷,就去模仿它,做出一模一樣的音樂。差不多到我高中畢業時,就不再模仿了,因為該會的都會了之後開始想要加入自己的元素進去,音樂聽多了逐漸內化成自己的東西。好比說如果我想要做嘻哈音樂時,可能之前模仿過某個人,但會想加入一些不一樣的東西進去,用我自己的方法,才慢慢變成自己的風格。

 

 

 

 

X:甚麼契機讓你非常確定自己會成為歌手,走上音樂之路?

Ø:一路以來最貫徹的還是這兩種風格的音樂,我也喜歡過金屬、電音,但都是一陣子一陣子,嘻哈跟R&B是我從頭到尾一直都有在聽的,但我不敢說也許五年後、十年後我可能會做鄉村音樂也不一定,我定義自己是音樂人,但不是嘻哈或R&B歌手。

 

 

 

 

 

 

X:對你來說音樂是甚麼樣的存在?

Ø:以我個人來說是表達我自己與展現自信的方式,音樂是我最擅長的事,所以我做好音樂可以讓我越來越有自信。每個人只要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一定會想要表現給別人看,音樂對我來說是這樣的存在。

 

 

 

X:想用自己的音樂傳遞給世人甚麼樣的訊息?

Ø:以核心價值來說我沒有想要傳遞什麼事情,我不是一個大愛型或佛系的歌手,必須傳達正能量給世界。我只是想要用我自己的音樂讓大家感動,不一定是文字上的感動,像《BO》這首歌,那也是一種感動,讓大家聽了會想要跳舞,那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感動,讓大家可以被我的音樂感染。

 

 

 

 

 

 

X:媽媽是你的最忠實粉絲嗎? 她是否一路陪伴並且支持你走音樂這條路?

Ø:算吧,只要我出新歌他們就會不斷REPEAT地聽,所以某種程度算。有時候一回家就會聽到爸媽在放我的歌。我剛開始走這個路線時他們很替我緊張,我必須老實說身為星二代,也許資源上會比較豐富,但當你走跟他們不同路線時,那些資源就跟沒有一樣,因為我爸媽沒有任何嘻哈的線或是資源可以給我(笑)都是我自己摸索出來的。

 

 

 

 

 

 

X:音樂製作時最堅持的地方是甚麼?

Ø:質感,做音樂風格太多變了,我不會堅持一定要有一個STYLE,不會堅持自己可能十年、二十年都要走一樣的路線,我覺得這也是華語音樂的問題,一直被定位成一個模樣。我覺得要不斷地突破,一直追求改變是好事,但是做出來的東西要有質感,不管做了什麼作品,不能讓人家覺得很像是學生作品,也不能讓別人覺得你的音樂聽起來很粗糙,或是MV亂拍,像是朋友拿手機自己拍的,一定要堅持作出自己可以過關的作品才發出去。

 

 

 

 

 

 

X:籌備第一張專輯有沒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

Ø:這張專輯算是籌備了兩年,都是我從以前到現在累積下來的作品,製作這張專輯對我來說是一個神奇的過程,在製作專輯之前也是很神奇的一段路。在這張專輯之前已經有些歌都已經出了,每一首單曲背後都有他自己的故事,那段期間蠻奇妙的。我算是運氣好,剛好《中國有嘻哈》這個節目讓我被推到浪頭,又剛好接到《走到飛》這樣有趣的作品。我覺得時機點很重要,自己也要隨時準備好,當SPOTLIGHT打到你身上時,你必須是READY的。

 

 

 

X:合作了這麼多樂手其中有沒有發生最令你印象深刻的事? 覺得最有默契的是誰?

Ø:我跟每個人後來都變很熟,9m88應該是最熟的吧,我很喜歡跟她合作,她是一個很有想法的音樂人。蛋堡沒合作過,不過他是最早SUPPORT我的人,他也有來當我的演唱會嘉賓,這讓我非常感動。

 

 

 

 

 

 

X:與志同道合的樂手一起成立了新樂園音樂公司,成立公司的契機跟初始理念是甚麼?

Ø:其實台灣嘻哈廠牌不少,無論地下或線上都是,每個廠牌都有自己的特色:本色有本色的特色,混血兒有他們自己的特色,顏社也個別都有自己的特色,我們新樂園反而是把核心放在想要做很國際化的東西,不管是音樂還是影像,都要讓人聽起來好像很國際,讓大家都可以點頭認可的音樂。如何找尋用華語流行樂的方式讓在地的越來越了解華語音樂有著進入國際的可能性,也希望讓外國人對華語有興趣,在這兩個動機之間連結起來會是我所希望的最完美狀態。

 

 

 

X:最欣賞的樂手有哪幾位呢? 或者近期會追蹤的一些新樂手的音樂又有哪些?

Ø:每個時期都不太一樣,最近在聽的是YBN CORDAE這位饒舌歌手的作品,不過那個有點偏門。還有落日飛車也很棒,這是本週在聽的,但是我下個月可能又會說別人,因為好音樂真的太多了所以會一直一直聽到不同的好音樂,所以過一段時期就會換人。

 

 

 

 

 

 

 

X:為什麼替自己取ØZI這個藝名?

Ø:《奧西曼德斯》,是我在高中讀到的一首詩,那首詩的內容是關於一個沙漠中的旅行者,看到被摧毀的法老王雕像,那個雕像上面寫著:我的名字叫奧西曼德斯,萬王之王,崇拜我吧,跪下吧。其實詩的作者是在諷刺那個曾經站在顛峰的人,最後不過變成了沙漠中殘破不堪的雕像。我形容的是每個藝人、歌手、明星最後都會改朝換代,也許有人還是會記得你,但還是會被替代。這首詩最後的重點是是雕像本身的藝術層面最後還是被保存了下來,我希望自己的音樂也是這樣,也許我在很多年後被替代了,但音樂本身的價值是可以被永遠保存下來的。

 

 

 

X:除了音樂以外,私底下的興趣是?

Ø:打電動、睡覺、吃美食、看漫畫、看連續劇,其實我的興趣很單調。我以前也喜歡打曲棍球,我打曲棍球已經打八年了。

 

 

 

 

STAR QUOTE

希望看完這些之後能更了解我的核心價值,更喜歡我的音樂,如果真的喜歡就FOLLOW我的音樂路程,也要繼續支持各類不同的藝術創作者。」 

–  ØZI。

 

 

 

 

 

starring> ozi
photographer> manbo key, chien-wen lin@mw_studio_tw
director photographer> shih li-jen
realization & text> nicole chung
fashion director & styling> ballball chiu
make up> man-yun wu
hair> dino kao@fourhair
make up & hair(models)> sunny hsu
model> amelija, barbara, daria, sabrina@fmi, lada@mooza
editor> albee chen
original music> andy chiu
photography assistant> po-tsan lin
editor & styling assistant> xiang zou, samantha wu, hong-ray zhao
issue title> ralph_lin
presented by MilkX Taiwan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