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王.我的時代 THE ERA OF CREATOR

MilkX Nov. 2019 封面人物 – Leo王

 

一匹勢如破竹的黑馬一舉獲得了金曲獎歌王,他卻不為此感到得意自滿,仍覺得自己處於平庸之間,自認是大環境拼圖中的一小塊的他,正好遇上了創作者的時代,在經歷了一段反悔、自我否定和自我思辨的過程當中,選擇為真實的自我發聲,網路社群弭平了與閱聽眾之間的距離,真實生活的心聲反而更能引起眾人的共鳴。或許是時代造就了英雄,局勢不會讓有才華之人沉淺太久,相信自己內心"自在的任性",跟隨著自己"自由的感覺",而成就了今日的LEO王。MilkX十一月號封面人物。

 

 

 

REAL CHAT WITH LEO WANG

RAPPER & SINGER

 

X:《MILK X》TAIWAN L:LEO WANG

 

 

X:放棄高學歷而選擇投入音樂創作,曾想過如果繼續讀書未來會有所改變嗎?

L:很難想像,或許沒有一定,有可能是公務員、有可能是計程車司機,這是開放性的答案,任何工作都有可能。只是因為我高中的夢想就是玩音樂,所以音樂從那時候開始即是我最重要的目標。

 

 

X:甚麼時候發現自己對音樂的熱情?

L:大概是在高中的時候接觸到RADIOHEAD,因為他們的緣故,開啟了我對音樂的渴望。

 

 

 

 

X:甚麼契機讓你毅然決然走上音樂創作之路?

L:搬來台北唸大學,在生活完全自由的狀況下,可以自由分配日常每一天的時間,開始可以更盡興的投入在喜歡的音樂當中。對音樂的熱愛有初步認知之後,我想用自己熱愛音樂活下去。所謂活下去,就是以我所熱愛的事情能糊口、養活自己。那時我有點像是偷時間,當大家在大學攻讀學術的部分,我已經提前用來從事與音樂相關事業,比普遍大學生更早開始準備未來的行業。一開始我並不是立志成為歌手,或者說我只知道我熱愛音樂和表演,但對於職場職業起頭並沒有明確,也當過音樂幕後的音控工作,不過發現自己並不適合。爾後經過一些碰壁、再進一步了解自己就是喜歡表演、喜歡創作,而有了現在的我。

 

 

 

X:一開始在巨大的轟鳴時曲風比較偏向搖滾,為何後來轉向饒舌?

L:聽音樂的習慣轉變,搖滾是對音樂喜愛的開端,隨著時空、時代背景還有自己經歷過的人事物,這些互相關聯、互相融合,因而讓我的風格也有所不同,尤其在我接觸黑人音樂之後,它獨特的文化和律動節拍,給我很大的震撼,自然也受到新的影響。RADIOHEAD一開始龐克,演變到近期的電子迷幻,大概也是這樣吧?太多樂手、歌手每個不同時期有不同的喜好變化,或者即便唱了十幾、二十幾年都沒變化,這一切都無礙好壞對錯。

 

 

 

 

 

現在嘻哈饒舌一直在講REAL不REAL,實際上就是探究這些音樂究竟是不是真的跟你有關聯、真的在溝通你的思維

 

 

X:為何與春艷一起組"夜貓組"又同時發行自己的專輯呢? 曲風最大的不同點在於?

L:在網路上看到春艷的比賽影片,說真的有好幾次他都是被電得有點慘,甚至是超慘,但是春艷他就算被電爆,也絲毫不影響他繼續做下去的那股信念,比賽的輸贏也好、網路上的批評或嘲諷,都沒有留下陰影在他心裡,仍然持續做音樂的動力,越做越強,因而讓我產生了合作的動機。我們之間的交集,在於成長過程經歷、過去面對父母的期待等等,所以夜貓組複合了我們以往的背景,也包含在從事音樂時候彼此的認同、我們的價值觀。「夜貓組」和LEO王、春艷,一樣是很REAL的。現在嘻哈饒舌一直在講REAL不REAL,實際上就是探究這些音樂究竟是不是真的跟你有關聯、真的在溝通你的思維,簡單來說,現代是網路社群熱絡發達的年代,更是創作者最好的年代,真實去表達內心想法的創作,是可以快速而直接被看到、聽到,找到共鳴的。

 

 

 

 

 

X:對你來說音樂是甚麼樣的存在?

L:引起興趣、有興趣的,並且是少數我自己很確定要一直走下去的事情,從來不會懷疑!

 

 

 

自由的感覺和自在的任性

 

 

 

X:想用自己的音樂傳遞給世人甚麼樣的訊息?

L:以前聊學校、聊學生時期想要離開學校去追逐夢想的動力和現實壓力。現在音樂和歌詞像是經歷過反悔、自我否定和自我思辨的答案。如果要概括描繪我這些音樂裡緊扣著什麼的話,我會說是『自由的感覺和自在的任性』。

 

 

 

 

X:創作的靈感來源是?

L:生活。不需要刻意假想、不需要幻想成另一個人的情緒,我們最日常、最真實的生活,就是絕對的靈感來源。就像是《漏水的房間》這首歌一樣,我大學租屋就是租在永和的頂加,將近六年多的頂加日常,那樣的空間,又便宜又符合窮學生想要獨立生活的需求,儘管破舊漏水,各方考量下仍舊是你最佳選擇,它是不少外地人求學或就業時的一段真實心情。

 

 

我們最日常、最真實的生活,就是絕對的靈感來源。

 

 

 

X:你經常與不同類型的樂手合作,誰最讓你印象深刻?合作前或期間有沒有發生甚麼有趣的故事呢? 現在最想找誰合作?

L:鼓手高飛。玩音樂、玩樂器最酷的大概是十年磨一劍,以及他累積的歲月,讓他對於音樂演出的一切都有著絕對默契,哪個時間中、哪個拍該落下小鼓,真的極致完美。

 

 

 

 

 

X:你對於現在華語音樂圈的看法?以及對於現在饒舌音樂出色樂手輩出,你的看法是?

L:就像我前面說的,這無庸置疑是創作者的時代,創作者從本人去闡述,也因而造就創作者的獨一無二,你心中所想表達的訊息,是可以百分之百被其他人感受的,網路讓我們對外溝通的門檻降低,或者門檻已經不再存在,敢發聲的就能被聽到。另外,饒舌音樂現下比較流行,所以看似饒舌歌手特別多,但不是某一個風格變多、變主流就是好,真的還有很大空間要加油、要進步。不論一開始饒舌創作起頭的點是什麼,饒舌音樂的文化精神更該思考。有部分人是因為目前饒舌樂聽眾佔大數、為了順應潮流,蹭勢玩饒舌,倘若起步是如此,後面想要站得住腳,絕對要更多倍的努力。

 

 

 

 

 

X:之前或目前最欣賞的樂手?或者最近最常聽的歌手的作品有哪些?

L:生祥老師。他的音樂存在著台灣客家傳統的文化藝術,我佩服也感動於這樣台灣味的原生在地創作。

 

 

X:專輯是你記錄自己當下心境的作品嗎? 那創作《無病呻吟有情抒情》這張專輯當時的心情是甚麼呢?

L:都市人的生活,我們總被時間推著走。儘管在走著,內心始終充滿迷惘。看似好好的生活每一天,卻又好像不是表面的那樣「好」。我突然想到,那時候看到熱狗很熱血的表達天生我材必有用、要有自信,其實我是非常羨慕他的,或是說那樣對自己肯定和有信心的人。我似乎是一個沒有自信的人,一個感覺平庸的人究竟要怎麼生存?有感於此,我們不用勉強找一個放大自我的點、不要往個人想,把自己當作超大拼圖中的一小塊就好,這一小塊不具有極度稀罕的條件,但卻是大拼圖之中的必須。

 

 

 

我們不用勉強找一個放大自我的點、不要往個人想,把自己當作超大拼圖中的一小塊就好,這一小塊不具有極度稀罕的條件,但卻是大拼圖之中的必須。

 

 

 

 

 

 

 

不用覺得我的選擇是個參考範本,你應該為自己做選擇,而不是參考別人覺得能複製其他人的路。

 

 

X:年紀輕輕便獲得金曲歌王,當知道自己入圍時的心情如何? 當下是否有感受到華語音樂界正在改變? 覺得得獎後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

L:得獎感受是還不錯,不過也不會覺得自己到了哪一個高度,到底什麼是做音樂的高度?做一件事情的收穫不只有一個,得獎前我不去盲目追求獎,而得獎對我來說像是解完一個任務,我很努力做我所喜歡的音樂的證明。華語音樂圈改變這部分,我想是全球因為網路而帶來的變化,這部分和網路世代的年輕族群有很大的關聯,前一個世代還在學習網路、學習社群,新世代的則是從小就與網路共生,他們更快得到更大量的資訊,包含音樂,好的音樂和音樂人甚至不需要透過傳統媒體推播便有足夠力量帶來影響,創作者與閱聽眾之間沒有距離,直來直往。嗯…我想再回到得獎之後的問題,我覺得有讓我多一點信心,我靠著音樂能夠養活自己、始終如一說著真心話而得到了好的迴響與共鳴,未來也絕不會背離最初的自己。我還想強調一件事情,就是我選擇了離開校園,這個決定的對錯和得獎絕對無關,年輕人不用覺得我的選擇是個參考範本,你應該為自己做選擇,而不是參考別人覺得能複製其他人的路。

 

 

 


 

 

STAR QUOTE

請關心政治、請參與政治,並且務必去投票,對妳的生活去做妳認為對的選擇,這是我認為最想分享的心情。」 

–  Leo王。

 

 

 

 

 

starring > leo wang
realization & text > nicole chung、albee chen
photography > choumo@weekend studio
styling> ballball chiu
make-up & hair > star ch
set design & production > giovenny lee
editor assistant > ian huang、xiang zou
presented by MilkX Taiwan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