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文 & 李英宏.THE EDEN OF MUSIC

MilkX Dec. 2019 封面人物 – 楊乃文 & 李英宏

 

一棵孕育生命的音樂之樹,伸展著豐盛的枝枝葉葉,結出碩大飽滿的果實,為大地之母所滋養著。於是,亞當與夏娃誕生,摘取了音樂的果實,為他們提供音樂的養分,激發細胞中對音樂的天賦,卻又各自蔓生出截然不同的生命力。楊乃文,成長為暗黑空靈的女爵;李英宏,生長成在地靈魂的才子,這一天,雙雙凝視的瞬間,迸發出璀璨繽紛的火花。

 

 

 

 


 

 

REAL CHAT WITH NAIWEN YANG

SINGER

X:《MILK X》TAIWAN N:NAIWEN YANG

 

 

 

X:甚麼契機讓你毅然決然走上音樂之路?

N:我一直都有在想這件事,所以我決定先念完大一,大一跟大二之間休學,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回來台灣找尋歌唱的機會。我是很有計畫的人,如果我當初只唸完高中就回來當歌手,也許我就不會念大學了,不過我還是想把大學念完,我不喜歡浪費時間,既然先念了一年,就勢必要回來把剩下的兩年念完(澳洲大學學制為三年制)。我覺得我很幸運,就在那一年,我找到了唱歌的機會,於是錄製了《惦惦》及《愛上你只是我的錯》這兩首歌。但是當時魔岩唱片希望我有潛力成為SOLO ARTIST,於是將當時錄製的其中兩首歌放入我的第一張專輯《ONE》之中。錄製這些歌曲都是我利用寒暑假陸陸續續回台灣錄製的,我跟唱片公司說好我畢業後回到台灣才會發片。

 

 

 

 

X:喜歡唱歌也喜歡音樂卻認為自己的個性不適合當明星,可以聊聊關於這方面的心情嗎?

N:我是一個很重視隱私的人,我覺得最理想的狀態是當我是歌手時就當歌手,私下我的生活是不會被影響的。但是事實上,如果決定要當藝人,還是要捐出一部分的私人生活,慢慢有做心態上的調整。

 

 

 

X:那又是如何克服自己上台在眾多人面前表演的恐懼呢?

N:我從小就是一個很容易緊張的人,連打電話到銀行解決事情諸如此類的小狀況我都會感到緊張,原因不明。好比剛剛拍照,如果要我直視對方眼睛拍照,我就會感到緊張,對我來說,直視對方眼睛是一件很害羞的事。包括前一天拍攝MV,我也莫名地感到緊張,因為導演的指令是:對著鏡頭表現性感,勾引攝影師的感覺,在一堆人面前我會感到蠻不自在的。

 

 

 

 

 

 

X:今年推出的專輯是你的第八張專輯,是否以專輯記錄著自己當下的心境?

N:雖然沒有刻意,但我覺得每一張專輯都可以反映我當下那一、兩年的心境。也會反映在選歌上面,這些歌給我的感覺,以及為什麼我會選中它們,雖然我喜歡各式各樣風格的音樂,但我從來沒有想要跳脫自己喜歡的風格的音樂,我做專輯主要是我喜歡這些歌,而專輯就是代表我個人。每個人都很容易被自己在13歲到19歲那段時期的音樂影響,你會發現那就是你這輩子的最愛,即使後來有覺得不錯的音樂,但是都還是會回到那個時期最愛的音樂風格,我的歌單中很多都是從十幾歲聽到現在的。

 

 

 

我從來沒有想要跳脫自己喜歡的風格的音樂,我做專輯主要是我喜歡這些歌,而專輯就是代表我個人。

 

 

 

X:想要用新推出的專輯《越美麗越看不見》想要闡述給世人的理念是甚麼?

N:這張專輯的曲風很多元,談到各式各樣不同的議題與我的情緒,其中有許多歌曲是有點歇斯底里,或者有點小瘋狂的、曖昧的等等不同的情緒,所以我認為《越美麗越看不見》最能代表我這整張專輯的感覺。那其意指的就是「內在美」,外在是維持不了的,但內在可以,真正美麗的人不會一直放在嘴上說,無論外在或內在,很愛炫耀自己的人對我來說並不是美麗的,美麗的人是應該是這個人的行為,而且是被動地被人發現的,不是自己告知大家的,我想表達的是這件事。

 

 

 

「內在美」,外在是維持不了的,但內在可以,真正美麗的人不會一直放在嘴上說,無論外在或內在

 

 

 

 

 

 

X:你對於現在華語音樂圈的看法?向來被定位是非主流音樂的你,看法又是?

N:以前宣傳就只有電台、音樂電視台這些管道,而現在最具體的改變是「自我宣傳」,但又剛好是我最不會的方法。數位化的現象已經演變成我不確定是方便還是奇怪了,一開始出現ITUNES的時候,我很排斥,覺得我一輩子不會去做這件事,我還是要買實體的CD,但某一天我又特別急於想聽某一首歌,於是,我還是踏入了這個世界。現在更進階的是,只要每個月付費,全世界的歌都可以聽。我認為主流音樂跟非主流音樂其實是同一件事,這件事其實很簡單,如果是隸屬大型唱片公司,音樂就是主流;如果是小型唱片公司,就是非主流音樂。不過的確如果音樂性質被大型唱片公司認定為小眾,大公司通常認為不會賺錢也就不會簽約。但是現在許多本來被認定是非主流音樂的人都大紅大紫且大賣了起來,這之間的界線的確是越來越模糊,我只是堅持做自己喜歡的音樂,跟配合很好的公司合作,世界再怎麼變,我仍然適應得還不錯。

 

 

 

X:外表總是給人冷酷印象的你,私底下其實是真性情的人,又或者你會怎麼形容自己的個性?

N:因為我有時候蠻歇斯底里的,所以大腦經常會想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我的情緒非常極端,很容易開心、也很容易難過,我是一個樂觀的人,我很容易被負面的事情影響而難過,以前我會難過很久,但現在會跟自己說睡個覺起來就沒事了。我相信我大部分時間是非常直來直往的,但我是沒有任何惡意的,也許我用自己的方式跟別人講話的時候,跟我不熟的人通常都會對我產生誤會,如果跟我是另一個世界的人可能會不了解我說話的方式。以前被誤會會難過比較久,畢竟我也是人,也有喜怒哀樂的情緒,要完全不被這些情況影響不太可能,世界上應該這種人很少吧。

 

 

關於楊乃文 完整專訪 請詳見MilkX 十二月號!

 

 


 

 

 

REAL CHAT WITH YING-HUNG LEE AKA DJ DIDILONG

DJ & SINGER

 

 

X:《MILK X》TAIWAN Y: YING-HUNG LEE AKA DJ DIDILONG

 

 

 

 

 

X:甚麼時候發現自己對音樂的熱情?

Y:從小時候就很喜歡,到高中才開始創作,藉由收音機或電腦等等錄製聲音的功能,把自己的聲音錄下來之後再播放出來,有時候會試著自己模仿奇怪的聲音,或者模仿電台節目主持人,自己訪問自己,學他們的語氣,覺得很好玩,曾經還有想過要當配音員。像這次我跟詹記麻辣鍋合作,錄製了一段BGM,由我擔任口白,用我的其中一首歌當背景音樂,並且錄製了國語和台語兩種版本,讓我在學生時期時對於廣電這塊的練習,藉由一個合作機會做一個完整的作品。會選擇跟詹記麻辣鍋合作是因為店內充滿台式的獨特美感,我跟第二代老闆小詹又是生長於同一個世代,覺得一拍即合,我們希望把那個世代的美好,再次展現給新世代的年輕人們。

 

 

 

X:中間其實不斷跟其他饒舌樂手跨刀合作不少作品,終於在2016年時總算推出了第一張個人專輯《台北直直撞》,為何事隔了這麼長一段時間才決定推出呢?

Y:在《大囍門》期間認識了顏社的朋友們,像是迪拉與蛋堡,後來離開《大囍門》之後那段時間我跟他們之間有持續的音樂合作,只是沒有完全投入在音樂,一邊還有其他工作。而做音樂一段時間後,開始想要每天都認真地做音樂,感覺在這之前好像沒有特別花時間鑽研音樂,所以覺得該讓自己下定決心做一個完整的音樂作品出來,因此有了《台北直直撞》的誕生。藉由做作品的過程不斷學習、研究到完成並且發片之後開始宣傳、演出,才開始發現自己有許多不足的地方,該學習的事物還有很多,才發現學習音樂是沒有盡頭的,需要花幾乎所有時間鑽研這方面的技術或知識。直到現在我都還不是很確定自己是否專業,但我相信我對於音樂的本能,以及創作的感覺。

 

 

 

 

 

 

X:新專輯的創作靈感來源是?為什麼會以國台語夾雜的方式創作歌曲?

Y:主要是自己生活上的改變,從我學生時期時的體驗,延續到現在。這張專輯很大的轉變是,代表著30歲以後我的新人生,等於是來到我的成人世界。國台語夾雜是我平常說話的方式,大部分的台北人似乎也都是這樣溝通,這個方式比較接近我本能的創作。

 

 

 

 

X:你經常與不同類型的樂手合作,誰最讓你印象深刻?合作前或期間有沒有發生甚麼有趣的故事呢? 現在最想找誰合作?

Y:萬芳姐與千娜也許都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組合,這幾次的合作經驗對我來說很特別,所有製作的方面他們都完全信任我。萬芳姐從寫歌、錄音到後製她都完全信任我,把整個人都交給我,她正好那時候正在準備演唱會,需要耗費非常大的體力,但仍然願意配合跟我一起花時間把作品做好。千娜也是從我提供DEMO帶給她時,就表示很喜歡。我之前一直會擔心自己做的音樂會不會被改、被質疑,但是這幾次的合作她們都很喜歡也很配合,覺得很有我自己的風格,也都願意跟我一起嘗試不同的曲風,一起挑戰不同的新的方式。我非常感謝他們給我這個機會。現在最想找的當然就是楊乃文了。她的《SILENCE》專輯對我來說影響我很深的一張華語專輯,這次我們去日本參加表演時,主辦單位請我們推薦十張華語專輯,其中一張我就推薦《SILENCE》。

 

 

 

 

 

 

X:專輯是你記錄自己當下心情的作品嗎? 那創作這張新專輯的心情是甚麼呢?

Y:《蘆樂佛尼亞》這首歌是在敘述我當時剛搬出來自己住,住在蘆洲,生活過得比較刻苦,客廳沒有冷氣夏天非常熱,沒有電視、沒有其他娛樂,就跟室友拿了一把木吉他唱起歌來,隨便唱甚麼都唱。雖然日子很苦,但是獨立出來生活,甚麼事都可以自己決定,學習生活技能等等,一切都是從無到有,所以感觸良深,因此創作了這首歌曲,記錄自己的成長。這次新專輯找了蛋堡、馬念先還有李銓哲合作。有一次是跟馬念先一起拍攝廣告,於是我趁機會跟他表達了我對他的仰慕之情,我們之間有一種忘年之交的感覺,沒有架子、甚麼都可以聊,很像一個大男孩,一直都想跟他合作。我跟蛋堡也已經合作兩、三次了,彼此都很有默契。每一次合作都從他們身上學到了不一樣的事物。跟馬念先合作的單曲是《我想和你瞎》,因為以前很喜歡跟朋友去夜店,每天都喝到很瞎,而且我跟朋友身上都沒甚麼錢,但還是想盡辦法找地方讓自己喝瞎。反而現在開始賺了點錢,卻突然覺得喝酒沒這麼好玩了。

 

 

 

 

 

 

X:除了音樂創作以外,私底下的興趣是甚麼?私底下又有甚麼不為人知的一面?

Y:從當年住在蘆洲時就培養出練吉他的習慣,一方面比較不會浪費時間看太多電視,一方面又可以用在音樂創作上,是一個很好的投資也是很好的娛樂。但是最近練到有點椎間盤突出,因此奉勸大家要保持良好姿勢。情色這一面吧,我都會放在音樂中,聽我音樂的人一定懂。

 

 

 

關於李英宏 完整專訪 請詳見MilkX 十二月號!

 

 

 


 

 

 

MilkX 十二月號三版封面一次滿足

 

 

 

 

 

 

 

starring > naiwen yang, yinghung lee
realization > nicole chung
photography > zhonglin
stylist > yii ooi
make-up for naiwen > shih-ching chen
hair for naiwen > jacob hsieh@zoom hair
make-up & hair for ying-hong li > star ch
editor > ballball chiu、albee chen
photography assistant > yuan-ling wang、yen-ling chen
assistant > samantha wu、xiang zou
presented by MilkX Taiwan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