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秋冬男裝】廢棄70年的老布料,搖身成為MARNI濕髮怪獸的時髦衣著。

 

當看秀的觀眾們被引導進入一個暗黑的洞穴,倏地迎面而來的,是細長奪目的霓虹光束,這時你便知道,Francesco Risso又要上演一齣前衛的怪戲,隨後,滑入眼簾的是由義大利編舞家Michele Rizzo率領的舞團,在被迫站立的觀眾面前,以一段催眠式的慢動作隨著樂章慢舞,人們開始揣測:「這到底是在幹嘛?」時,大秀揭開序幕。

 

 

 

鼓點開奏,一位位濕著髮絲(這倒也不是頭一遭)的模特以踉蹌般的台步闖出,巨大的剪裁與細膩的輪廓形成對比,頗有建築感線條。在Risso的巧手之下,大衣被原地肢解,外套被無限擴大,襯在裡頭的毛衣被剪下重縫,輾轉拼湊成專屬於Marni的詭譎風尚。

 

 

 

 

不被收邊的風衣搭配襯衫裙和針織背心、一短一長的壓紋拼色大衣搭配極寬的格紋長褲,有時會有三兩成群的模特穿上同色系、異材質的套裝邁上步伐,有時則是看似不協調、實則衝擊感十足的條紋和印花堆疊而出。這是一個色調多彩卻暗黑的系列,讓你聯想到什麼了嗎?正是開場時埋下的伏筆。

 

「我設計的衣服從來就不make sense,當其他品牌越走越商業,我就得玩得越張狂。」

 

 

特別的是,秀上的設計皆由五零年代流傳至今的老舊廢棄布料拼貼而成,手繪的花卉天鵝絨,則是以緞料與皮革相互疊加,Risso以唯我獨醒的詩意,喚起嶄新而嚴肅的製衣手段,回收、升級、組裝、再利用,在不尋常之間,覓得最尋常的抽象意識。

 

 

看到配件的部份,最吸睛的除了復古刷舊的狗頭皮帶,及膝的Trunk風琴包、掛在頸上的絨毛小包還有類似大鼓的超大全新包款,巧妙的替服裝分配視覺重心,想當然爾,顏色也是鮮豔到不行。

 

 

究竟是什麼促使Francesco Risso可以在時尚產業的大亂鬥中如此做自己?我想,是他讓「創意」二字不再只是形而上的藉口,而是親身落實。你可能看不懂Marni、看不習慣Marni,但也許看完之後,你的嘴角會輕輕上揚,就如同Risso一般。

 

 

text > Eddie Ma

photo > Marni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