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JORGEN AXELVALL 專訪

 

MilkX Issue. Jorgen Axelvall 專訪

大地與他的費洛蒙

HEARTBEATS FROM JORGEN AXELVALL

 

 

「飄飄然地,熟悉的面孔在面前如旋轉木馬移動著,他們邊揮舞著邊晃了過去,然後伴隨著名字緊跟在後,以獨特的字體顯現在我的視網膜之上;接著眼前開始出現五顏六色,變形蟲般的斑點,漸漸地,我認出那是花朵,頓時就像被扣下板機般,一陣暈眩,我好像掉入一張生動的照片裡 — 男孩、花朵、旋轉的、跳著舞的緊抓著我的注意力。」

 

我們始終在挖掘自己,一部分,它可以歸功於自然力量給我們的啟示。自然的力量總有機變化著、無拘束地綻放慾望、最終不拖泥帶水地直至生命終點;透過對自然關係的觀察,人類清晰看見彼此親密的映射。《AND I REMINISCE》,這檔來自瑞典攝影師 JORGEN AXELVALL 的展覽在 2019 年底的東京 KEN NAKAHASHI 藝廊暫告一段落。猶如展覽名稱 — 而我想起,JORGEN AXELVALL 在自己記憶中挖掘,從小時的園藝生活標記起,一路到花體以及那些飄散著孤寂的男孩輪廓;攝影師側寫著自己的青春美夢。在他的畫面裡時而飄散著費洛蒙,時而拉遠著觀者與他的距離,而產生隱約的陌生感;在忽遠忽近的情感敘事裡,他捕捉著大地與自己並行的時序,AND I REMINISCE。

 

《AND I REMINISCE》
左 > UNTITLED / WILTED BY TIME / POLAROID #242
右 > UNTITLED / MISCHIEVOUS ENCOUNTER / POLAROID #403

 

 

 

你看那個男孩不是很美麗嗎?

HE IS BEAUTIFUL, ISNT HE?

 

 

「一小時前,我們都服了顆藥丸,屈服於期待之下。我傾躺在一個幾星期前於舞池認識的女孩身上,從俱樂部結束後,我們一起回家,嘗試了性愛,然而最終還是失敗了。算了,無所謂,我們每個人都已沿著低沈的雜音潛入自己的意識中,品嚐著高潮。」JORGEN AXELVALL 的作品裡有著美麗的男孩,美麗的輪廓,美麗的神情,那些青春期的記憶清洗、傳遍了他影像的每一角,愛與慾望被凝封在靜止卻好似有著時序的晃動畫面裡;作為強大自然力量之一 — 費洛蒙開關被設在每為模特身上,這些開關緊扣著攝影師乍洩的春光,那段互相擠壓、觸碰、凝視的青春期被無數次喚醒 — 「夏天光著膀子,一邊喝著母親給的檸檬水,一邊在門廊上閒逛,沐浴陽光的同時我無法停止看著他異常緊繃的棕色乳頭,寬鬆的短褲不情願地遮掩著我的勃起。」你看那男孩不是很美麗嗎?

 

 

《AND I REMINISCE》
上 > UNTITLED / VIENNA 86
下 > UNTITLED / HIROKI 5

 

 

 

灑落在花朵上的信息素

HOW ABOUT NURTURING FLOWERS WITH PHEROMONE?

 

 

在瑞典,園藝是個充滿陽剛之氣的活動,JORGEN AXELVALL 是這麼說著的。人與花總有著最親密的關係,我們看著它綻放的輪廓,聞著它淡淡像鼻腔襲來的氣息,撫摸著它纖弱軀體並承認這是漂亮的存在,而漂亮致使我們心情變好,自然成為一種鼓勵我們的向陽能量。甚至人類也創造如花語這樣的設定,將我們的願望儲值入大地,並從它們身上類比自己,使自然變成一個摸索自己的中介。在前面提到的 JORGEN AXELVALL 剛結束的最新展覽《AND I REMINISCE》中,花朵成為了主角,懷著情緒,如流動著的情慾,墜入「愛」河對 JORGEN 來說是件相當容易的事,因為在影像裡出現的角色都是引起他反應的對象。我們能不能也同樣用費洛蒙來澆灌花朵呢?我想是可以的。

 

 

《GO TO BECOME》UNTITLED / 118 AM

 

 

 

位在涉谷中心的避難所

A COMPLEX REFUGE WITHIN

 

 

翻開JORGEN AXELVALL也曾在台灣販售的攝影集《GO TO BECOME》,迎面而來是一股冷冽的風以及彷彿聽見的幾句低吟自語,那些裸體男孩行經水邊、倚抱樹幹、佇立在荒野,他們所謂的避難所 — 即是時尚零售商及娛樂產業的中心「涉谷」。「『GO TO BECOME』是我一個充滿好奇心的項目,裡頭的模特是全裸的身處在東京涉谷的中心。當時我們在夜間工作,一切很好,沒有任何突發事件,但記得在我們在目黑川中拍攝時,有那麼一刻巡邏警車很近地經過,所有人都不敢動作,那幾秒鐘彷彿永恆。」

 

透過影像吶喊,JORGEN 對東京的情感竟暴露在荒野之中,不是我認為一位外來者所期待的標的建築、引人赤裸的霓虹、令人目眩的叉路口或者專屬日本人獨特的民族文化,相反地,JORGEN 盡可能地剝去這些遮蔽,將自己記憶宣洩在另一座城市,也不禁令人懷疑,他是這座城市的外來者?還是與這城市不可分割的日本人?

 

 


 

 

 

X CONVERSATION

VISUAL ARTIST & DIRECTOR, ANDREW THOMAS HUANG

X : MILKX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J : JORGEN AXELVALL

 

 

 

X : 創造可流通的「時間性」是你作品們的共通點,這樣意圖在以定格瞬間為號招的平面攝影中能追求到什麼呢?

J:透過平面攝影,我想講述誠實的、所有經歷過的、造就今日自己的那些故事們;那裏或許有著時間軸,卻看不見終點。我到目前為止的影像計畫是很多變的,但它們其實相互承接著,就像人生每個是終點卻又是起點的時刻。所以攝影的過程是種鍛鍊,像寫日記,在時光倒流的狀態裡試圖了解某件事對自己產生的影響。我們知道可以從歷史中學習,但總卻善於忘記過去。

 

X : 在 2019 年底,你再次於日本藝廊KEN NAKAHASHI 展覽著你的新主題 — AND I REMINISCE,在人之外,「花」也成為了這次展覽中的主角。在你眼中「花」是一個怎樣的存在?你覺得它與人類保持的關係又是什麼?

J:我還沒有遇到不喜歡花的人。顯然大多數的我們都同意花是美麗的,但對於 AND I REMINISCE 影像系列,花有更多層的含義。我為了它寫了回短篇小說,並讓自己回想起童年時代,園藝是我成長中的一部分,花朵與自然在很小的時候就影響了我,在那段文字中,我談到了我所成長的社會對花與同性之愛間不同的態度,愛花被鼓勵,然而愛同性別的對象卻非如此;在一個美好世界中應該是沒有區別的,愛就是愛。

 

 

《GO TO BECOME》SUNRISE 4

 

X : 從你的攝影集《GO TO BECOME》裡與日本詩人高橋睦郎(TAKAHASHI MUTSUO)合作,再到每幅你作品的取名,「文學」或者「文字」在你作品中具備相當份量;然而在當代藝術中,特別是影像這個專為視覺服務的媒介中,它們能起到什麼新作用?

J:我喜歡閱讀,即使作為一位視覺藝術家,我也經常發現書面文字與圖像具有一樣強大的功能,甚至更多;於是我在影像作品中加入了詩歌與文字,然而要使他們達到和諧卻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可以看到在廣告裡,這樣兩者的結合十分常見,但我並不會稱之為和諧,對我來說它更是種宣傳,一種使消息更加廣播且無法避免的操作模式;然而在我作品中,文字的存在是為了創作影像另一個可被感受的面向,觀眾可以不必閱讀那些文字,但如果你選擇閱讀,那他勢必會為你開啟一段新的思緒。

 

X : 東京是頭猛獸嗎,作為一位曾經的外來者,在你眼中,東京這幾年產生著什麼改變?你在創作上又產生著什麼新想法?

J:東京是隻可愛的泰迪熊,而我生活了十五年的扭約,或許才更像頭猛獸;東京有著令人感到心安的組織力,紐約卻是相當混亂的。的確,有時候我想念那些「混亂」與「混亂的人」,因為那能營造良好的創作氣氛,但就建築與基礎設施的發展,東京的推進速度比我見過的任何城市都要快。在過去幾年中,這裡已成為一個主要的觀光勝地,甚至許多外國人都搬到這裡,使它增加了「國際城市」新感覺;現在這是我於東京的第七年,既使我的朋友圈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建立,但仍覺得自己是局外人,我很震驚自己有這樣的想法,但這想法也將成為一種資產 — 或許能為這個偉大城市帶來不同的見解。

 

《GO TO BECOME》443 AM

 

X : 「孤獨」是許多人閱讀你影像會產生的念頭,關於這個我們都曾或正在經歷的狀態你有什麼想說的嗎?當代人真的比較「孤獨」嗎,還是我們只是變得比以前「害怕孤獨」?

J:就個人而言,我並不怕孤單,雖然自己蠻願意社交,但有時得讓自己回歸到一人才能順利工作著。在我先前的出版的攝影集「GO TO BECOME」中便探討了這個主題,在東京街頭我們常被人群淹沒,總想著能尋找到一處只有自己與做自己的地方。我出生在瑞典,在那裡我們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很少的人,很多的土地。我無法確認年輕的一代是否孤獨,但我確實認為數位化的生活革命與自己成長經驗有著很大的不同,好比,現在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透過社交媒體能與人更便利的交流,但我更喜愛盡自己所能的透過各個感官去與對方交流。而作為一名樂觀主義者,我相信即使在數位世界,人類社會也能蓬勃發展,只是我們會失去一些令人驚嘆的體驗罷了;好比生活在工業化世界,大多數人已與自然逐漸脫節,那些基本經驗好比擠牛奶或種植自食的蔬菜等等將僅存於前幾代人身上,當然這時代創新了許多體驗,但事實證明大都不可持續,我們仍需取得很大的進步。

 

X : 最後,想請問你對MilkX 中「X」這個符號的看法;如果把「X」跟這期的主題串聯起來,你覺得這個符號讓你聯想到什麼自然元素或者什麼力量?為什麼呢?

J:X是個連接與相乘的符號,它可能串起的一條訊息或一股力量。透過這個符號,我看見人類的自然力量匯聚在一起,架起的是橋樑而不是牆,大家為了一個更美好、自由的世界共同努力著,並且「自然」將不僅在其中生存,也蓬勃發展著。

 

《AND I REMINISCE》
左 > UNTITLED / YAN 3
右 > UNTITLED / NAGAHARA 63

 

 

 

JORGEN AXELVALL

IG / @ jorgenaxelvall

WEB / www.jorgenaxelvall.com

 

 

 

 

editor > ralph lin, uniralph

interviewee > jorgen axelvall

special thanks > ken nakahashi gallery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