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MARTIN PARR 專訪

 

MilkX Issue. 馬格蘭通訊社大師 Martin Parr 專訪

馬丁·帕爾的垃圾美食秀!

I AM FULL WITH MARTIN PARR.

 

將主題「FOODTISH」端放在檯面上,我們對於食物是一種無底洞般的迷戀,同時,也透過它激起自己身、心理的某種高潮;在這樣的探求下,你腦海裡浮現的畫面是什麼呢?我腦中剎那間成形的是 MARTIN PARR 鏡頭裡那些曾出現在我手中,充斥我鼻腔,填滿我整口的垃圾食物 ——「看著 MARTIN PARR 的影像就飽了」,大概是我想得到自己對這位馬格蘭攝影通訊社傳奇的最高讚嘆,他畫面裡狼狽不堪的正是你我生活中最親密的「REAL FOOD」。2016 年在英國出版社 PHAIDON 的推行下,這位紀實、諷刺社會主義者發表了《REAL FOOD》一書,如其名,該本攝影集收錄 250 幀 MARTIN PARR 捕獲到的垃圾食物 — 熱狗、動物麵包卷、檸檬蛋白塔…,以及「擁有者」欲罷不能的嘴角。在書中,那些平凡不過的垃圾食物,正上演著一齣齣熱鬧的黑色喜劇,另一方面,這些鮮豔飽和、量化、大多缺少精緻感的碳水化合體,其實正濃縮著人類的社會架構,裡頭潛藏著龐大的商機、資本主義、文化階級,還有我們羞於出口的滿滿欲望。

 

 

 

 

堆積在胃裡的謊言

THE LIES BEHIND THE FOODS

 

「當我們去便利商店買食物時,經常會碰到印在封面的圖像與裡頭實物存著落差的景況,而這就是其中一則每天被販售著的謊言。」— MARTIN PARR談《REAL FOOD》。

 

出生在英國的攝影師 MARTIN PARR 在 1994 年成為馬格蘭攝影通訊社成員 (註一),並在2013 年到 2017 年間任職主席,帶領著傳奇的圖片社生存在當代攝影流中,即使今年已邁向 67 歲,卻存在著比任何人都還強大的好奇心。眾所皆知的,他也是位攝影書的收藏家,除了在自己家鄉布里斯托成立「MARTIN PARR FOUNDATION」來管理、分享書目外,曾造成藝術界莫大聲響的便是他將自己部分、逾萬本的藏書以半捐贈的方式提供予英國 TATE 美術館。在以現實為名的鏡頭裡,這位生產越百本書籍的「紀實」攝影師總是以戲謔的方式懲治令人厭惡、癲狂的商業謊言,敦促我們發現日常角落裡存在著的資本角力,以及長久失衡的權力關係。

 

而前面所提及的《REAL FOOD》一書便是契合著 PARR 不過度智化的攝影哲學,並反擊食物照「騙」的最好例證。大眾至今為何還如此迷戀美食?而倘若人如其食(WE ARE WHAT WE EAT),那麼我們每天消化下的又是什麼呢?

 

註一: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最初由攝影記者 ROBERT CAPA、DAVID SEYMOUR、HENRI CARTIER-BRESSON、GEORGE RODGER 組成,旨在忠實呈現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景象,紀錄著社會中人性所引發的各種變遷與進步。目前馬格蘭已為一家跨國攝影通訊社,於新聞攝影界有著最崇高的地位,並積極發展著跨媒體的影像計畫,例如推出電視節目。

 

 

 

 

調味詼諧的花花世界

WITH SUBJECTIVE SEASONING

 

在多數印象裡,紀實攝影經常與新聞攝影畫上連結,這別類裡的影像即紀錄著那些面臨消逝的、掙扎的現況,並且在一定程度上消彌著攝影者的感情。然而 MARTIN PARR 的標誌畫面卻充滿媚俗色彩與享樂主義,他是如何在以其作品非人道關懷為反對聲浪下,加入馬格蘭攝影通訊社?又怎麼在這個強調社會學價值的攝影體系中生存?紀實是「客觀」還是「主觀」的呢?

 

MARTIN 的影像肯定是「主觀」的。如果浪漫與殘酷都是被認可,那麼詼諧另當是一種呈現紀實的手法,幽默早已被視為人生中的重要配件,它運轉一個更正面、健康的生命,如同食物之於人類的存在般。其中「色彩」與「符號」的運用,成就了 MARTIN 廣為人知的、現在所見的花花世界,表面就像剛開發的國度,重複展示著最強烈的、未精細雕琢的快照。然而在進入彩色世界之前,MARTIN 早期的黑白影像其實大量紀錄著英格蘭民間(工人階級)的生活樂趣,好比儀式、家庭生活、集會,透過無彩度的濾鏡,他當時的詼諧更像優雅的餐桌絮語,一種對光榮傳統的紀錄。

 

「當初反對我加入馬格蘭的人都已經死了,我能說什麼呢?」MARTIN PARR 實際上讓一幅自居人道主義的紀實攝影變得單純,他把那些畫面裡的物件拉出社會泥淖,當然上頭還沾著一些關於醜陋人心、醜陋資本、醜陋政治的髒污,而這樣跟戰地裡那些在可惡與悲傷生存的寄望們又有著什麼不同?真實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完美,而「攝影並不會改變世界」。

 

 

 

 

攝影做為一種集體治療

PHOTOGRAPHIC THERAPIES

 

「你必須不斷的拍攝出壞的、如垃圾般的照片,那麼你才能比較出什麼是好的。」假設如 MARTIN PARR 在英國衛報裡提到的,自己是在 13 時夢想成為一位攝影師,那麼距今的這 54 年來 PARR 丟棄了多少他口中的壞照片?又是什麼刺激他願意一次又一次按下快門?是「意外」吧!印象中許多人都曾好奇地詢問 PARR 對於一張好照片的界定,但他總回答著自己也不知道。「攝影總是不可預期」,對於一位紀實攝影師更是,你幾乎不知道為什麼時候能成功地框出一則又一則滿意的故事,「而做為一位攝影師可以擁有的是無所畏懼,要知道自己沒有半分時間留給驚嚇。」為了等待下一次的驚喜,不停的在快門邊徘徊,這或許是第一步攝影師帶給自己的治療。

 

而對於社會集體,攝影發揮著什麼作用?MARTIN PARR 從最早期的工人階級,轉向中產階級,最後鏡頭也漸漸鑽入上流社會裡頭攪和,合作過 GUCCI、HOUSE OF HOLLAN、VOGUE…。徘徊喜劇與悲劇之間,在大半左翼的視角裡,PARR 給了大眾一個他們熟悉卻忽略的故事,因為熟悉,所以相對起欣賞 HENRI CARTIER-BRESSON 的詩意或 DON MCCULLIN 的史詩要容易投射;因為忽略,我們也可以從他刻意顯微的影像裡獲取滿足,重新瞭解一個我們自以為熟識的世界。作為攝影師以來,MARTIN PARR 始終忙碌,甚至曾有報導紀錄他在三週裡參與了近 50 次的訪問,這相當驚人,我們萬分激動他「切」給我們的時間,以及要再面對另一次採訪的耐心!

 

 


 

 

X CONVERSATION

PHOTOGRAPHER, MARTIN PARR

 

X : MILKX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M : MARTIN PARR

 

X : 你覺得「食物」除了作為基本需求滿足著人類外,他與人類還有著怎樣的關係?

M:我想最簡單答案還是那句老話:「WE ARE WHAT WE EAT」,以致我們可以從食物的態度中學習到很多東西。而通常拍攝垃圾食物(JUNK FOOD)總比起追逐著精緻食物(POSH FOOD)要來得容易得到好照片。

 

X : 在你生涯中也有幾次前往亞洲的經驗,透過亞洲的飲食經驗,你在裡頭有什麼樣的發現嗎?

M:我曾經帶著我相機多次前往亞洲,但很可惜的還未拜訪過台灣。那裡的食物看起來很不一樣,但是和西方的食物一樣好拍,尤其是像雞腿這樣奇怪的東西。

 

X : 在面對更加激化快速運轉的社會,什麼是「紀實」或者什麼是一張「好照片」?

M: 一張好的照片總有些轉折(TWIST)以及含糊其辭(AMBIGUITY)的部分,以致該影像能成功的激起一些反應。

 

 

 

 

X : 「詼諧」與「諷刺」儼然已經成為觀眾閱讀你作品相當直觀的感受,對於這樣的反饋你有什麼感受?而現在,你自己的「觀察體系」又是如何?

M: 因為我是一位「主觀主義」的擁護者,而幽默與諷刺便是可以油然而生於自己視角的部分;而我的觀察體系始終很簡單—走出去,然後拍攝你自己喜歡的東西。

 

X : 除了是一位攝影師與收藏家外,你也是位編輯者,參與了許多攝影書合集的編錄,好奇著在作為這個角色時,你的觀點是什麼?

M: 編輯是非常簡單與直觀的。一切皆在比較之下,你會留下好的照片,拋棄相對孱弱的,如果在過程中有任何造成你疑問的,就選擇毫不猶豫剔除吧!

 

X : 透過 MARTIN PARR FOUNDATION 的成立,你有觀察到英國當代攝影產生怎樣的變化嗎?同時,在你大量收藏中,有什麼書籍或攝影師是你特別想推薦、衝擊Z世代讀者的?

M: 我的基金會一直特別關注著英國攝影,而我認為這裡的影像發展實際上被低估了。而在我許多中華文化相關的書目中,包含著許多台灣的書籍,但它們已經很難被追蹤,並且我現在所有的中文藏書都歸於英國 TATE 美術館所有了,如果你想查看我喜歡或推薦的書目,請去館內尋找它們吧!

 

TATE LIBRARY & ARCHIVE READING ROOMS
ADDRESS / TATE BRITAIN, MILLBANK, LONDON SW1P 4RG
OPENING TIMES / MON to FRI 11:00 – 17:00

 

X : 如前面提到,攝影書與你有著很親密的連結。而針對攝影書我們有著兩個疑問,第一,你覺得當代攝影書的主題或者視覺呈現手法有著很高的雷同性嗎?再者,攝影書能有下一階段的突破嗎?

M:儘管許多攝影書籍都有相同之處,但攝影師仍具備創造驚喜與刷新局面的能力,而這就是我在做的事。下一階段,就是不停的尋找,尋找自己從未看過的東西。

 

X : 「娛樂」在時尚與媒體世界是再重要不過的元素了,你怎麼看待自己的視野介入時裝工業?同時,你覺得時尚攝影在今日能提供「持續性」的價值嗎?

M: 我非常喜愛時尚。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大品牌為了追求真實性而拋棄魅力,光這點就可以顯示這是片非常適合我的世界。畢竟,當我接受任何委託時,我是為了 MARTIN PARR 而拍照,這就是全部我所知道的以及必然的結果!

 

 

 

 

MARTIN PARR FOUNDATION
IG / @martinparrfdn
OWN YOUR MEMBERSHIP /
WWW.MARTINPARRFOUNDATION.ORG/MEMBERSHIP

 

MARTIN PARR
IG / @martinparrstudio
WEB / WWW.MARTINPARR.COM

 

 

 

 

editor > ralph lin, uniralph
interviewee > martin parr
special thanks >  charlotte king, team of imagechina shanghai & hongkong
images’ authorization > magnum photos, imagechina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