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香奈兒寶盒:嘉柏麗·香奈兒與文學

 

「優雅,是懂得拒絕。」

 

「時尚更迭,但風格永存。」

 

「要成為無可替代,你必須與眾不同。」

 

「一個女孩應該具備兩種特質:有格調且美好絕倫。」

 

「我的人生不如意,所以我創造了自己的人生。」

 

—Gabrielle Chanel

 

 

 

 

 

來自嘉柏麗·香奈兒日常中的妙語珠璣如今成為一句句琅琅上口的至理名言,在時尚界中佔據不敗地位的她在文學史上也有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法國文學家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就曾將她與眾多偉大箴言家並列一齊,她在口述文學中留下的人生體會和獨特觀點也將被無盡傳頌,指引世世代代迷惘的人們踏出決定未來的每步。那麼文學對於嘉柏麗·香奈兒本人又有著什麼樣的意義呢?讓我們一起開啟《INSIDE CHANEL》第30章,探索香奈兒與文學的世界。

 

 

 

 

 

 

年少的嘉柏麗命運多舛,在修道院成長而時常獨處的她遁入了書中的幻想世界。她如饑似渴地閱讀,讓文字帶領她暫時逃離現實中的苦難、陪伴她重整精神與思緒文學於她而言從來並不是單純的娛樂消遣,而是來自內心的渴求。這些自學研讀法國、俄國和英國偉大文學經典的過程在無形中成為了嘉柏麗豐富人生的養分,更賦予她心靈與思維清晰的脈絡、造就她非凡的人格特質。她將閱讀中的所得和想法與生命摯愛卡培男孩分享,而他也扮演著領航者的角色,引領她認識從伏爾泰、尼采到博伽梵歌的不朽著作,讓她的文學視野不斷擴展。

 

 

 

 

 

 

如此熱愛文學的香奈兒女士身邊當然不乏法國文學界人士相伴,柯蕾特(Colette)、保羅·莫朗(Paul Morand)、考克多(Jean Cocteau)、拉迪蓋(Raymond Radiguet)、約瑟夫·凱賽爾(Joseph Kessel)、比貝斯科(Marthe Bibesco)、米歇爾·德翁(Michel Déon)等人都曾與她締結深刻友誼,她更因為由衷的欣賞而默默成為許多作家的資助者。將「詩」視為文學殿堂中享有最高地位的創作形式的她終生鍾愛並支持著詩人摯友勒韋迪(Pierre Reverdy),不僅為他出版作品,更將手稿珍藏在她的圖書館內。詩詞創作在嘉柏麗心目中是一門高深藝術,因此除了與詩人好友們雅各布(Max Jacob)、伊里亞茲特(Iliazd)和艾呂雅(Paul Eluard)之間言語交鋒的日常之外,為這種藝術表達無私犧牲奉獻無疑也是在所不惜。

 

 

 

 

 

 

最能反映香奈兒女士喜好與人格的康朋街31號公寓裡佈滿了豐富的詩集、小說、戲劇、散文和藝術書籍,這裡不只是生活休憩之處,同時也是她與各界人士會面交流的場所。她將收藏的書本變得風格獨具,如同著裝一樣地為它們披上黃褐色、米色、黑色、紅色和金色的書衣並裝訂成冊,最後當作藝術品般陳列展示在這個她最私人卻也樂於分享的空間中,讓自己時刻被這些心靈慰藉和靈感泉源圍繞簇擁著。

 

 

 

 

 

 

 

當知名度達到頂峰之際,香奈兒女士也期盼自己的人生故事能透過文字雋永地記錄下來。然而她卻拒絕撰寫自己的傳記,而是效法哲學家拉布魯耶的風格創造個人語錄,在許多作家來來去去之間向他們透露自己的生命紀事。深知真相的存在無論在文學世界或者現實生活,重點都不在於事實的客觀與否,而是它們如何被人闡述,嘉柏麗刻意對部分經歷保持緘默,甚至摻雜部分虛構與編造,讓自己保有一定的神秘感和個人自由,同時也留下故事伏筆。

 

 

 

 

 

 

 

最後她委託保羅·莫朗、露易絲··維爾莫蘭(Louise de Vilmorin)和米歇爾·德翁將她的超凡人生際遇以文書記載,從此鍾於故事的她也化身文學人物,如今超過150部小說、傳記和藝術書籍都以她為主角,並被翻譯成各國文字。它們一樣地扣人心弦,一樣地在如傳奇般激勵人心的同時也散發著一股她留給自己那份不變的神秘感,署名為香奈兒。

 

 

 

 

 

 

 

 

 

 

text > meg chen

photo > chanel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