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YOUTH:代號O8E8 皮囊深處的墨水宇宙

X YOUTH—專訪刺青師O8E8 TATTOO

 

代號O8E8 皮囊深處的墨水宇宙

 

提醒自己、留下回憶的方式有千百種,人們為什麼選擇在「受之父母」的肌膚之上刺下難以抹滅的印記?隨著一針扎進、一筆劃過,依戀、痛楚、生命、時光,又真的能如琥珀般凝結?看著刺青師柯廷(O8E8 TATTOO)的創作,你可能也會開始相信刺青墨水有著這樣的魔力,甚至能從刺青筆到真皮層、從真皮層到心靈深處,傳遞著種種難以言表的情愫。這位一路成長於「正統」美術科班體系的女孩如今不過大學剛畢業,卻已經有著成熟刺青師的專注與豁然。她畫筆下的人物或許有著些微相異的輪廓與髮絲,卻都同樣帶著一顆破碎的心靈—他們有時缺而不殘、有時悲而不淚,儘管畫風超乎現實,然而投入的情感卻再真實不了。他們都是某個人選擇永遠刺上身的回憶,也都是每位創作者從自己的靈魂分出去的一段故事。

 

 

「嘿!你也是有故事的人嗎?」於是從此,我們的皮囊之上有了新的共同語言。

 

 

 

 

 


 

 

X CONVERSATION

 

TATTOO ARTIST, O8E8 TATTOO

 

X:《MILK X》O:O8E8 TATTOO

 

 

 

 

X: 首先可以聊聊妳的成長和學畫背景嗎?妳是如何接觸刺青產業並且成為一名刺青師的呢?

 

O:我可以說是一路走美術科班上來的,因為家人都是藝術家從祖父母到父母到姐姐,藝術這件事幾乎可以說是從小就伴隨我長大(笑)但做刺青師這件事是在大二時我紋了自己身上第一個紋身後才慢慢萌芽的想法,會被吸引的原因包括很喜歡刺青店大家一起工作的氛圍、可以刺自己畫的東西不用擔心作品被輕易修改..等等。當初有了這個想法後就立刻開始連繫各個台北的刺青店,詢問有沒有在收學徒,進到墨墨紋身後就一路做到現在!

 

 

 

 

X:妳會怎麼形容妳的繪畫風格和美學?而它又是如何養成的?

 

O:繪畫這件事情在我人生的許多階段裡扮演的是治療的效果,痛苦孤單支離破碎的感受使我創作,所以畫面上能見的幾乎都是關於人的異裂錯位或茫茫不知去向。從前做純美術的時候時常被學院裡的教授抨擊我的東西偏向插畫的成分比較高,然而這點在做刺青時卻非常合適。喜歡做精緻又悲傷的圖。

 

 

 

 

X:妳的刺青創作大多以人像和身體為題材,這背後有什麼原因嗎?妳如何讓別人接受被刺上一個陌生的人物角色?

 

O:如果看過我大量作品大概會發現我創作中許多人物好像都是同一個角色,一個不太快樂的女孩。客人願意放上這樣的角色一定是因為和她產生了共感,某段回憶和這張圖驚人的重合了或甚至只是覺得我能夠理解她的情感。

 

 

 

 

X:對於刺青師來說,肌膚即是畫布。對妳來說,這個創作媒介的浪漫和矛盾是什麼呢?

 

O:我認為刺青文化是用外顯的方式說明「內在的苦痛」,這個文化傳承的關鍵在於追求肉體上的再現,人之所以會追求刺青的恆久性原因在於人肉體的有限。每個人其實對於這個圖像要不要出現在「我」身體上這件事其實是有堅持的,甚至背後是有一些文化的養成、偏好、特定的姿態。這些圖像為什麼重要(或者被需要),感受到強烈需要被展示在身體上的慾望,所有的刺青都是這一連串複雜而且堅持的文化性格所決定的結果。

 

 

 

 

 

 

 

 

 

 

interview & text > meg chen

interviewee > o8e8 tattoo

images > courtesy of 08e8 tattoo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