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OX X MILK X】

“IN DARK TIMES, WE MUST DREAM, WITH OPEN EYES.”

YOOX X MILK X

 

 

 

 

 

 

 

 

 

ANGELA YUEN

「作家余華有一句讓我很深刻的說話——人是為活著本身而活著,而不是為了活著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著。從黑暗中,我學懂怎樣自處,怎樣衝過難關,怎樣成為更加好的人。黑暗是人在苦難中的一個磨練,人們常常說在黑暗中找到光明,其實活著就是一件無奈的事,但我們必須在這種磨練中學習及找到當中的意義。光明是一個絕對值,是一個希望、好和正面的事,而黑暗則是一個複雜的數值。如果絕望是冷,希望便是熱,一種有溫度和有能力的物體。我怕黑,這種黑是一種未知的東西,讓我無法掌握。倘若要用三個詞語形容夢想與我的關係,便是一種實踐的關係,因為夢想就是一個行動,我與夢就像朋友一樣,每天都會發夢;我與希望之間則有一種愧疚感,自己不夠努力,好像濫用了這個詞語。最後,如果可以選擇出生時第一次開眼所見的光芒顏色,那便是紅色,希望這道光能給我織熱、希望和熱情的感覺。」  

 

 


 

 

MERRY LAMB LAMB

「黑暗就像我想埋沒的過去,倘若沒有這些黑暗,便沒有今天的我。其實黑暗與光明不完全對立,它們讓我想起自己走路的影子,如果黑暗與光明沒有相輔相成,便不會察覺到我的存在了。至於光明,嬰兒出生時一睜開眼睛看到的應該是一道白光,有點像我們起床時剛剛睜開眼睛的感覺,如晨曦一樣,也是最純綷和最自然的色調,沒有任何雜質,有種很柔和與PURE的感覺,就像被別人擁抱著自己。小時候的我很怕黑,因為常看日本恐怖片,總覺得家裡存在一些可怕的東西,很是害怕,直到現在偶爾都會有這種感覺,有時候還要開小燈才可安睡。我覺得夢是純粹的;夢想是MERRY;希望則是LOVE,這三個組合加起來才是夢想的意義。希望就像太陽升起,又像起床睜開眼睛時所感受到的光線,給你一種溫暖,這種感覺很純綷,縱使那一晚或那一天未必有開心的時候,第二天也會是新的一天。我很喜歡樂隊BELLE AND SEBASTIAN的一句歌詞——COLOUR MY LIFE WITH THE CHAOS OF TROUBLE,能這樣形容人生,我覺得很有趣,現在無論是工作,或是做MERRY LAMB LAMB,我都會用這種態度,遇上難題或覺得難過時,將它們轉化成歌曲,給別人聽聽這些COLOURS和自己感受到的某些事。」

 

 


 

 

MATT FORCE

「出生時,第一次開眼所見的第一道光是甚麼顏色?看得見就好,反正都不會記得,若要選擇,我希望是刺眼的白光,早點看清楚這個世界。從黑暗中,我學懂了關於自我或其他的事情,灰暗難擋,尚有同路人,盼望與身邊的人永遠是我的光。其實黑暗和光明未必完全對立,但可以肯定的是兩者都需要存在,再不怕黑的人也不能永遠在黑暗中生存。而希望則像望見流星,給你希望的同時又很虛幻,它一瞬即逝,卻又長存腦海之中。對我來說,希望與夢想亦師亦友,時遠時近,又實又虛。『沉潛內斂』正是影響我很深的說話。」

 

 

 

 

 

 

 

 

 

 

9m88

「學習跟黑暗相處,過一陣子眼睛適應黑暗後便不覺得周遭環境那麼黑了,從恐懼轉為一種寧靜自處,學會聆聽與觀察,而希望則像蠟燭發出的微光,或許閃爍但努力維持光與熱,黑暗和光明都會互相流動,依照人事物的狀態去轉動指針的程度,其實我與夢想的關係就像REFLECTION、ANTICIPATION和CONFUSION,如果可以選擇出生時首次睜開眼睛所見的光芒,那會是來自藍天白雲的天空,帶給人很多想像。 最後想分享一下近期有感的文字,來自美國作家H. JACKSON BROWN JR.的一句話——“IF YOU’RE DOING YOUR BEST, YOU WON’T HAVE ANY TIME TO WORRY ABOUT FAILURE.”」

 

 


 

 

ØZI

我算是一位蠻不怕黑的人,其實黑暗和光明不但不是對立,而是為了對方而存在,因為如果沒有黑暗,你就不會知道光明是甚麼樣子,同樣地,如果沒有光明,便不會有黑暗。希望給我的感覺像鮮紅色,既有濃濃的熱情、愛和渴望,成為你一切的動力,但同時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因此希望也是我的PURPOSE,我的DESIRE,還有我的MOTIVATION,我都是在黑暗中認識自己,習慣在半夜後創作,整個城市和世界變得安靜,不會分心,讓自己能更集中認識自己,了解自己,繼續成長,關注自己的創作裡面。如果可以選擇出生時看到的第一道光芒的顏色,我會選OFF-WHITE,因為這種白色很純潔,同時又帶一種溫暖,所以它不是純碎的白色,有點像蛋殼稍微暖一點的白調,充滿療癒和溫暖,讓人很心靜,而且也很時尚。人生中實在有太多影響我的話語,但從小到大,一直都很相信自己,這個想法往往在判斷事情的時候成為我最關鍵的一句話。

 

 


 

 

JOHN YUYI

「黑暗就是一種DEADLINE,逼你在一個時間內,迅速地自我腦中辯論出答案,找出心裡所想,並用其他角度思考為甚麼會這樣,雖然黑暗聽起來是不好的,但也是有好處,以最高指導原則,保持走向正面善良的方向。其實我超怕黑,到大學才敢一個人睡,過了大學才敢一個人關著燈睡,以前一直熬夜,因為怕面對關燈睡著的過程,都要撐到累到睡著。我覺得黑暗與光明是相輔相成的,其實跟我很合得來的人,每位都帶有一點黑暗成面,或是黑色幽默,因為這就像是一個能量釋放,台灣久不地震了,都會怕一次來個大的,偶爾二到三級,無災害的小型地震,反而令人安心,這也是我一直在學習的,設立停損點,以前我會希望自己是個和氣的人,但現在會比較不怕爭執,因為明確表達出自己的想法,碰撞溝通,會比鄉愿的和氣好,不只是做人,做事也是。希望應該是帶有黃光珣珣的白色吧,是溫暖的,但不是炙熱得讓人睜不開眼,是有善根舒服的,一種安定的保護感,好像在跟你說,會沒事的。還有,夢是一個純粹跟令人興奮又純潔的東西;夢想是驅使的動力跟慾望;希望是在痛苦跟黑洞之後,知道一定會到來的東西 (之後還是會LOOP,但是會消失又會出現的) 。如果我可以選擇出生時看到第一道光的顏色,應該是剛剛形容希望的光吧,生命純潔的。其實生命是沒有意義的,一切都是沒有意義,但唯一有趣奇妙的是情感,人來到世上,有各種玩法,看自己要怎麼玩,對我人生最有重擊的一句話是爸爸平淡地跟我說的,他母親都會祈求孩子成為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所以他也都一直祈求孩子成為一個社會有貢獻的人, 我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但是我很努力在能力所及跟心存善念之下做個他無私期許的這樣的人。」

 

 

 

 

 

 

 

 

Creative Direction & coordination: Milk X HK & ANYA Studios



Video:

Director, Editor & SFX > Chris Cho 
HK Assistant Director > Wilf Cho 
HK DP > Chris Cho & Tanley Lau
HK Assistant Cameraman > Cat Siu 
HK Set Design > Karson Liu 
TW DP > Duncan Dai & Jielin Hsu



Still images:

Stylist > Ester Man (HK & TW)
Assisted by Fabrizia Mak (HK), Suan & Ruka Hung (TW)
HK Photographer > Simon C. 
Assisted by Kwok Chi & Anthony
TW Photographer >  Zhonglin
Assisted by Yuanling Wang, Yinghan Wang & Sherry Liu
Special thanks to Ada Fung , Ball Ball Chiu & Ralph Lin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