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誰復活了印象派?PAUL ROUSTEAU 專訪

 

觀測著光影的變化,以及在時間之上不斷堆疊晃動的色域,美好年華油然而生,這是傳統印象派作品常見的表現形式,而退回到一百多年後的今日,同樣在法國的攝影師 PAUL ROUSTEAU 以「相機」重新開啟了這個令人難忘的流派,畫面裡是專屬於這個時代的光源及環境色,充滿異想。擺脫著完美的形象,PAUL ROUSTEAU 的作品更傾注在對「無形」的捕捉上,而沒有界限的色彩成為了他轉述自己情感的媒介,實際上,攝影師在後期修片的工作量並不如我們想像的如此龐大,大多數的顯像是如此的直接,或者透過第二層、以手工繪畫的方式為原有的影像著上新的情感,所以,與其說那是後天的生成,不如了解到那是先天洞悉到的真實世界。從一個基本的圖像開始,然後添加一些意外,最後變成一幅連自己都讚嘆的結局,PAUL ROUSTEAU 獨自撰寫著腳本,他或是名名副其實的圖像導演。

 

 

 

 

SHORT-LIVED

 

「憤世忌俗太容易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缺少的東西,所以我嘗試用各種方式,嘗試轉向看見事物的美麗。」為了記錄下曇花一現的所有,人類發展了藝術與文字,透過這些得以被留存與可視的媒介,記錄下對於消逝的擔憂,而印象派與表現主義的邏輯則大膽地創新、張揚一個時代,PAUL ROUSTEAU 則從那裡汲取靈感,來改變攝影。受到歐洲繪畫之父喬托、耶羅尼米斯·波希等傳奇藝術家的影響,生命的複雜性與美麗在他的觀景窗下獨自搭建起一座座的伊甸園,但一切並不密集,相反的,圖像更加輕巧,是另一種對於空間的詮釋方法,在現實裡沒有一個證據可以證明這樣一處微妙、天真世界的存在,但這些被創建的圖像卻可以為這樣的論述做出完美的發聲,就像剛睡醒一樣,溫暖、垂涎欲滴、稍縱即逝的,我們可以親密的稱呼著—那是巴黎的芙蓉們。

 

 

 

 

TRANSFORMATIONS

 

在這裡,想特別引述 VAGA MAGAZINE 於 2015 年在介紹 PAUL ROUSTEAU 時的引言,那段來自卡夫卡變形記的經典段落:「當 GREGOR SAMSA 早晨從一個令人不安的夢中醒來,他發現自己在床上變成了一隻可怕的害蟲; 他發現自己的背成了鋼甲式的硬殼,再略一抬頭,看見的是拱形、僵硬的棕色肚皮,這時被子幾乎無法再覆蓋,而和身體其他部位相比之下,在他眼前助地揮舞的腿顯得單薄、細小。」這個主觀卻有趣的連結似乎完美的揭示著 PAUL ROUSTEAU 的情懷,他抓住的不是其他,而是一個有機體的身份與靈魂。另一方面,儘管眼前的畫面是如此的明亮動人,或許你也觀測到了作品裡頭的那份憂鬱感,那是一種俗稱很法式電影的曖曖內含光,有一些粒子,混雜著淡淡的、容易被忽略的灰鏡,一切躁動彷如被凝結,有種欲拒還迎的壓抑,而這完全是我們對於藝術家很主觀的感受。

 

 

 

 

ART, FASHION, TRAVEL, PORTRAITS, STILL-LIFE

 

「質感」同時也是理解 PAUL ROUSTEAU 一個引人入勝的點,點藝術家的網頁,從 ART、FASHION、TRAVEL、PORTRAITS 到 STILL-LIFE,每個類別裡都在記錄著一個個被顯微的日常,植物的纖維、漫飛的塵土、波光的皺摺、母牛爆著青筋的乳房…,以不同的世界看著這個世界。還有另一個相當有趣的巧思也被植入在 PAUL ROUSTEAU 的官網之中,當我們透過滑鼠點開每一張圖像時,螢幕的左邊都會顯示六個方形色塊,那些色塊汲取著作品裡主要的色彩,形成一列主色票,於是,當我們仔細觀察這些色彩流動時,就可以發現每個系列看似不經意,卻耗費相當大工程以達到的統一性,那些色彩不僅串連起情感,甚至使照片好似具備聽覺、觸覺和嗅覺,PAUL ROUSTEAU 透過有秩序的意外,發展了一套屬於自己的視覺系統,成就了在千禧年後值得讚賞的攝影印象流派。

 

 

 

 


 

 

X CONVERSATION

ARTIST & PHOTOGRAPHER, PAUL ROUSTEAU

 

X : MILKX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P : PAUL ROUSTEAU

 

 

X : 請向亞洲的讀者介紹一下你自己吧!我想這是件重要的事。

P : 我於 1985 年出生在法國,並在 STEINER- WALDORF ALTERNATIVE SCHOOL 度過我早期的時光,透過在那裡的教育,我開發了自己對現實事物不同的覺知,開始對傳統開啟挑戰。後來,2010 年,我從瑞士的 VEVEY PHOTOGRAPHY SCHOOL 畢業,在那段期間,我則利用攝影過程裡的「錯誤」紀錄著青年時代的肖像,最終,我的一系列作品都在挖掘著那些「看不見的東西(SHOW THE INVISIBLE)」。透過作品,我想試圖擺脫「完美」的形象,所以這些影像經常是過度曝光或是對焦不清晰,而且充滿娛樂或實驗性,同時,我也想試著將相機的極限推展到極致,創建新的感知體驗,那些鮮豔的色彩與神秘的人物,讓人聯想到萬花筒般的幻覺。

 

 

X : 模糊、變形、矛盾,當攝影以畫作的抽象意象被紀實著,你期待自己的畫面被如何的解讀?對你而言它更像一種「記憶」,還是「幻想」?

P : 輪廓與抽象之間、數位藝術與繪畫之間,我的作品總在這兩個領域裡漫遊,於是他們總容易被歸類於「實驗性」的,但我盡量把空它們生存在一個明亮、鮮豔的世界之中,並且來自於那些常見的主題:例如靜物、微笑的嬰兒、日落、花朵、運動…,我想分享這裡頭各種沈思片段給觀眾,然而要可視化這樣的情緒其實有著一定的難度,這也是我進行如此大量實驗的原因之一。圖像有時可以接近這種情態,同時揭示出優雅,那便是我所期待的畫面。

 

 

X : 我想色彩與光線邏輯也是你作品中使大家熱議的部分,請與我們分享觀景窗之後的調色盤吧!

P : 這樣說好了,拍攝時我總會帶著某一種情感,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大量的色彩、光線與臉孔辨會湧進我的腦海之中,但我也學著過度、安排著影像之中的故事和劇本,必須使自己的注意力再回到畫面裡的各個要件,但可以知道的是,我可以改變自己的攝影目的。但總合來說,攝影中那些「不幸的意外」通常比 MOOD BOARDS 或是任何預先計畫要來得富饒與真實。

 

 

 

 

X : 你已出版過一些作品,也曾經與路易威登合作過 FASHION EYE 旅遊書系列,有機的拍攝對象似乎更能勾起你的興趣?這段隔離期間,自己以什麼新視角觀察著這個世界的呢?

P : 今年,我去參加了繪畫與雕塑課程,同時也玩了音樂、去跳舞,通過這些新的體驗與視角,我希望能幫助我成為一位更好的影像創作者。

 

 

X : 試著將你的圖像融入到服裝和時尚產業之上如何?

P : 我想自己準備好了,我已將自己放在時尚產業之中運作,並且盡情的享受!

 

 

X : 就你的觀點,一張有吸引力的影像作品具備什麼特質?而攝影的未來又是什麼?

P : 舉個例子,我曾經假設自己是在數碼時代的一位業餘攝影師,而創作了一個名為《GIVERNY, BEYOND PHOTOGRAPHY》系列來重新思考攝影的本質,我在法國吉維尼及其附近區域拍攝了數千張的影像,然後透過在 BUGS、GLITCHES、SOFTWARE ERRORS… 等數位錯誤的畫面上再次印刷、繪畫及翻拍,以實現有別於第一眼的畫面。在這樣的出發點之下,觀者可以跟我一起質疑眼前的圖像,質疑它在數位時代的消費主義,這是是一種與大眾產生共鳴的方法。

 

 

X : 面對嶄新的一年許個願吧!最後與我們說說今年度最想完成的三件事!

P : 一個新的寶寶、和家人與朋友待在一起、並好好的拍好照片!

 

 

 

 

 

 

 

PAUL ROUSTEAU
ARTIST & PHOTOGRAPHER
IG / @paul_rousteau
WEB / WWW.PAULROUSTEAU.COM

 

 

 

 

editor, planner > ralph lin
interviewee > paul rousteau
paper issue layout > lot ng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