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前衛的百年慶典:GUCCI與BALENCIAGA的時尚詠歎調

經過百次的地球公轉、百輪的四季更迭、百載的滄海桑田後,Gucci也來到了成立的第一百個年頭。此時,用過去六年將Gucci重塑成一座詭譎奢華殿堂的當家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大可驕傲放聲頌揚關於懷舊、關於傳承的Gucci式種種,「然而我並不想撰寫個自怨自艾的自傳。Gucci的悠久歷史不可能就在這一個慶典中就說完。」他如此說道。

 

 

 

 

 

 

反而,他追求著一種不合規範的詩學,譜寫成一首並非緬懷「成就」,而是渴望「誕生」的時尚詠歎調(Aria),開頭旋律則是一首紅透半邊天的嘻哈歌曲《Gucci Gang》。你能想像全球有多少同步收看直播的觀眾們在節奏一下那刻同樣地為Michele式幽默會心一笑嗎?

 

 

 

 

 

 

儘管意圖是重生,「儀式感」在Gucci依然重要踏入20年代風情的The Savoy英倫俱樂部,眼前迎接我們的不是氤氳瀰漫的深夜迴廊,也不是通過貓眼窺見的世外桃源,而是一望無盡的霓虹燈與攝像機,宛如一座現代神話的場景,清晰耀眼的近乎虛幻。

 

 

 

 

 

 

「聯名」已死?「駭客(Hacking)」才是新前衛

 

 

 

 

 

 

艾蜜莉·狄金生曾說:「大自然是一所鬧鬼的房子。而藝術,則是一所裝神弄鬼的房子。」那麼Gucci呢?根據Alessandro Michele形容,或許更像一座駭客實驗室,充滿著入侵與變形。「污染」、「竊取」、「爆炸」,他用上了這些詞彙絕無不敬之意,但是絕對宣示以反叛之舉致以尊崇之意。於是,在普普藝術風的經典Monogram棕色印花、帶次文化影子的傳統馬術元素、致敬Tom Ford時期的天鵝絨西裝之間,一個充滿火花、不可預知的慾望組合誕生了—GucciBalenciaga,還是我應該說…Gucciaga

 

 

 

 

 

 

 

 

如果精品品牌與創意總監之間的配對是一門藝術,那麼開雲(Kering)集團絕對是一位當代大師。列舉GucciAlessandro MicheleBalenciagaDemna GvasaliaBottega VenetaDaniel Lee,無一都是叫好又賣座的傑出之作。然而讓兩個精品大牌合作?這可是時尚界前所未見之舉。雖然不是什麼破天荒的嶄新念想,但從來沒有人能像Alessandro Michele一樣在慶祝百年之際實踐、像Demna Gvasalia一樣毫無顧慮地點頭應許,在這個「聯名氾濫」的年代,再次立下全新標竿。

 

 

 

 

 

 

 

 

請注意,這不是你認知中的聯名。滿版印花中GucciBalenaciaga字樣平等並列、墊肩和襪靴等Demna式輪廓再熟悉不過、Hourglass沙漏包被雙G印花覆蓋、Jackie 1961賈姬包則畫上了Balenciaga的標誌條紋—94套造型中的種種跡象指向了聯名的正解,但如同品牌戲謔的官方說法,這實際上就是一場理直氣壯的「抄襲」,由兩位叛逆的時尚資優生破解了考試的原則與意義。誰說設計靈感必須來自原創?誰說品牌聯名必須是理念上的深度交融?如果你提出了關於這一切目的和意義的討論,那麼你就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

 

 

 

 

 

 

 

 

 

 

 

 

text > meg chen

photo > gucci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