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與色彩學 DIOR春夏22時裝大秀

 

「完美、純粹、不假粉飾的意涵,體現於每一個近乎反射性的手勢字句之間。」美國詩人與文學評論家Susan Stewart是這麼描述「胡謅(Nonsense)」的。

 

 

不再與混沌和隱晦畫上等號,胡謅在Susan Stewart的《Nonsense》一書、義大利藝術家Anna Paparatti的創作《The Game of Nonsense》,以及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的全新Dior春夏22大秀中,得到了新的詮釋和直覺一樣單純,也如意識一般複雜;基於自我表達,又能分析出無盡可能。

 

 

 

 

 

Dior品牌大使與出席嘉賓 BLACKPINK Jisoo / Maria Grazia Chiuri在大秀後台

 

 

 

你我熟悉的Dior時裝舞台杜樂麗花園成了Maria Grazia ChiuriAnna Paparatti將胡謅視覺化的完美空白帆布。於是揭開巴黎時裝週的序幕,映入眼簾的是97個手繪模塊組成的1000立方公尺蛇梯裝置,和30幅共計300平方公尺的Paparatti藝術複製品,一同打造成以《The Game of Nonsense(胡謅遊戲)為名的秀場裝置藝術。

 

 

 

 

 

 

鮮豔而又神秘、像是樂園又像舞池,看似超現實的夢幻娛樂空間卻旨在質疑現實生活中的種種制約和規範,讓人不禁想像傳奇的羅馬俱樂部Piper Club1965年開幕時,是否也是這樣每在夜幕低垂後,見證叛逆不羈的創意能量在此律動流淌?

 

 

 

 

 

 

出生於60年代的羅馬,Maria Grazia Chiuri或許對那些年日間的革命和夜裡的狂歡只有朦朧印象,然而這個充滿好奇心、慾望與探索的時代卻總是吸引著她,為她帶來無限靈感。不只是在Piper Club的地下炫彩空間、不只是在羅馬城,當時整個歐洲都沈浸在一片霓虹色的自由氛圍裡,不帶偏見、鼓勵試驗,且崇尚藝術。

 

 

 

 

 

 

 

橫跨海峽的倫敦在搖擺,而在巴黎,Dior前任創意總監Marc Bohan1961年帶來了著名的”Slim Look”,為60年代的開頭大膽寫下顛覆性歷史新頁,也為他長達近30年的任期奠下經典的里程碑。而本季的Dior時裝系列正是以Marc Bohan悠久的設計歷程為主題藍圖,在迪斯可球的光影流轉和模特們羅盤遊戲式的接續出場之間,向我們介紹全新87套春夏服裝造型。

 

 

 

 

 

 

 

檸檬黃、翡翠綠、太陽橙、莓果粉、矢車菊藍—Bohan式的色塊美學填滿著斑駁的記憶,讓我們重溫時代動盪與時尚變革所帶來的輪廓其實是簡約俐落且不誇飾的。經典大衣、連身裙與百慕達短褲合身寬鬆卻不流於過度慵懶,Scuba潛水布料和尼龍材質親切坦誠而不矯揉造作,讓色彩宣示個人信念,而其餘就淹沒在暗夜的音階裡。

 

 

 

 

 

 

 

 

 

 

 

 

 

text > meg chen

photo > dior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