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迷幻與重生的實驗 LOEWE春夏22女裝大秀

 

 

 

 

在這近兩年的沈澱反思中,Loewe以報章、海報、檔案盒等物件,在不同時區、不同氣候、不同人的手中都能帶來的相同體驗,取代實體秀上眾人凝結而成的溫度。而如今終於迎來後疫情第一場時裝秀,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決定上演一場自己與品牌的蛻變重生這時還有什麼比「文藝復興」更適合找尋靈感呢?

 

 

 

 

 

 

 

義大利畫家Jacopo Pontormo—或者以Pontormo之名為人熟知1528年完成了他的代表作《The Deposition from the Cross》,充分展現著文藝復興時期的矯飾主義(Mannerism),至今仍靜靜掛在佛羅倫斯的教堂中。

 

 

 

 

 

 

 

畫中那遊走神聖與迷幻之間的色彩、流轉於雕塑與動感之間的線條,一併重現在了Loewe最新2022春夏女裝大秀上。在這場由Anderson掀起的時裝文化復興中,日常衣物的「昇華」與「震撼」並沒有先來後到之分—Jersey布料的直筒連衣裙不是化為「變形」身軀的肌膚,就是在勾勒柔軟貼身的輪廓之餘,嵌上了像是盔甲亦像一面鏡的金屬牌;白色坦克背心與建築風格的雪紡寬褲搭配、運動套裝以塔夫綢呈現、丹寧外套與棕色風衣則像紙張般被翻覆、褶皺和塑形。

 

 

 

 

 

 

 

然而,這樣的風格突破似乎還不足以完成Jonathan Anderson視野下的全新美學觀。雙翼般的短斗篷、垂墜層疊的百褶剪裁、胸前半透明的樹脂胸甲,和腳下以可分解塑膠物料製作的半透明Flow運動鞋,無一不化繁為簡,卻依然令人目不轉睛,以不譁眾取寵的前衛美學介紹著全新的Loewe

 

 

 

 

 

 

 

時而刺激挑逗、時而浪漫感性、時而動感亢奮這場秀上最不容錯過的莫過於那些腳跟下、手腕間的低調驚喜高跟鞋和涼鞋的鞋跟改造成了肥皂、生日蠟燭、指甲油罐、破掉的蛋,還有永不凋零的玫瑰,精緻脆弱卻洋溢著天馬行空的隨興之感;FlamencoGoya新款長型包被泰迪熊毛絨包覆、Hammock以小巧新尺寸亮相,由光滑皮革和Anagram提花布料打造LOEWE Luna手袋以一道俐落曲線劃破漫長等待,迎接美學進化史的嶄新篇章。

 

 

 

 

 

 

 

 

 

 

 

 

 

 

 

text > meg chen

photo > loewe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