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用一朵花做一本藝術雜誌 — 《PÉTALA》與背後團隊 STUDIO SAUDARI

 

THE MAKING OF MAGAZINE

STUDIO SAUDARI AND ITS《PÉTALA

 

 

出版本身是一件內部充滿許多箝制的計畫,需要營利來壯大影響力的媒體游移在自我與商業價值之中,而完全獨立、自行出版的刊物則是戰戰兢兢觀望著下一次的發行日,不管如何,有放棄,有獲得,一本雜誌絕對是在許多掙扎之中才昇華的產物。在前兩期的九月號裡,我們邀請了十位亞洲攝影師暢談電影與平面影像的槓桿,當中來自中國的成煥發 ALEX HUANFA-CHENG 是我們認為亞洲新一輩影像界裡數一數二動人的說故事者,這幾年他旅居國外,鏡頭觸及更百變的情感,然後我們在他最近發佈的限時動態裡,挖掘了一本以他作品《RAINBOW BRIDGE VILLAGE》作為封面的全新刊物《PÉTALA》。高級襯線字體搭著以植物為主體的影像,然後內頁盡是藝術與詩歌對於有植物的描摹,這樣有機而獨立的刊物是什麼?這創刊號令人好奇,於是我們聯繫了這本雜誌背後的工作室 SAUDARI,為眼前的這十一月號,找到一個新開口。

 

 

PÉTALA / COVER LUMEN BY JULIA SUMANGIL

 

花卉的存在、外貌、味道以及象徵影響著人類文明的發展,同時肩負了治癒內在的功能,這些不可思議的誕生完全地介入我們生活,於是 STUDIO SAUDARI 邀請了一群有見地的人們,以花為中心盛放各自的生活經驗,從花園、飲食、切花產業、性別議題到資本主義,甚至土地自由的議題,從一個點擴及待整個文化脈絡,別忘記它背後成形的過程,那些按下快門、拾起畫筆、敲著鍵盤與滾動滑鼠的手與腦 — 一本 19 歐元的紙本刊物舉足輕重。

 

 

 

 


 

 

X CONVERSATION

PUBLISHING TEAM OF《PÉTALA》, STUDIO SAUDARI

 

X : MILKX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GA : GABRIELLA ACHADINHA, DIRECTOR & EDITOR OF PÉTALA & STUDIO SAUDARI
AG : ALICIA GODEL, DESIGNER BEHIND《PÉTALA》
MC : MAX COUPE, DESIGNER BEHIND《PÉTALA》
CR : CHRIS REINICKE, DESIGNER BEHIND《PÉTALA》

 

 

X :《PÉTALA》雜誌是一個怎樣的誕生?而以花朵作為主題,又是一個怎樣的讚頌?

GA : 一直以來,我們都希望製作一本雜誌,以某個主題為中心,刊登各種藝術家、作家、攝影師以及詩人的作品。由於 COVID-19 帶來的變動與封鎖,我們終於有機會將這個想法付諸實踐,也鑒於這個時代背景,鮮花似乎是個很適合的主題。在疫情間,我們的時間感受明顯變慢,能有機會享受簡單的快樂,例如在大自然中漫步,或者欣賞一束鮮花。花朵具備象徵性,也擁有審美的力量,可以停下來欣賞它們,強制地暫停觀察。該本《PÉTALA》無論是從字面上或者隱喻的角度切入,我們邀請貢獻者按照他們合適的方式來解讀花朵與盛放的主題,同時《PÉTALA》在葡萄牙語中意味著花瓣,這也向自己的血統致了敬。

 

 

X : 在《PÉTALA》創刊號的前置過程裡,你們經歷著什麼出版挑戰?

AG, MC & CR : 我們在設計雜誌時的一個挑戰是印刷媒體固有的局限性,對於雜誌的格式,你能做的似乎只有這麼多。除此之外,我們希望維持雜誌中藝術家能夠以一種恰當的方式展示他們驚嘆的攝影與詩歌作品,於是設計的目的是創造一個佈局,不會壓倒雜誌內其他的視覺內容,而是以一種讚美的方式來建構它,使攝影和圖像成為閱讀時的優先事項。這種審美平衡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

GA : 整個學習包含了新的體驗,以及從頭開始的學習,這令人振奮,但有時也造就了勢不可擋的壓力,而最大的挑戰是預算以及印刷過程。由於《PÉTALA》是一個自行出版以及自行籌措資金的企劃,因此在平衡理想產品與限制中,常使自己屈服於某些結果,因而存在相當大的壓力,也由於語言障礙和尋找供應商的困難,印刷過程變得十分不容易。

 

 

 

 

X : 承上,在本期的兩款封面裡,其中一版來自了我們先前的受訪者ALEX HUANFA-CHENG的作品,你們是如合牽起了線?同時這幅《RAINBOW BRIDGE VILLAGE》表現了創刊號的什麼?

GA : 當我第一次在 BOOOOOOOM(一個搜羅各式藝術的線上平台)看到 ALEX HUANFA-CHENG 的作品時,隨即深深著迷。他的作品有強烈的電影情懷,可以勾勒出鏡頭裡人物的力量,讓觀者在特定時刻感受島婉如身歷其境的氛圍。於是我們決定在創刊號推出兩版封面,ALEX 的《RAINBOW BRIDGE VILLAGE》,以及加州的攝影師與藝術家 JULIA SUMANGIL 超精細的 LUMEN PRINTS(日光流明轉印畫),她向我們描述這是一系列以太陽作畫的作品,而裡頭的花卉主角正來於自己的花園。我們希望讀者能有機會根據自己的審美偏好選擇封面。

 

 

X : 今日紙媒不再單純地仰賴實體雜誌的銷售,作為一本特定面向的雜誌,你會想如何延長《PÉTALA》的生命週期?

GA : 由於《PÉTALA》是 STUDIO SAUDARI 的首本印刷雜誌,因此並不會期待它能帶來什麼利潤,能支付成本才是首要目標。這個計畫是作為一個創造性的合作項目來進行,目的是展示不同貢獻者的作品,我們希望隨著雜誌越來越受歡迎,彼此可以繼續追求這種格式和概念,但是,一點小提示,《PÉTALA》並不會每次都圍繞在同一個主題。我們很幸運,社交媒體為營銷和接觸潛在讀者提供了一個寶貴的平台,這個過程相當順利。

 

 

 

 

X : 最後,請推薦三本近期影響你至深的刊物給讀者吧!

GA : 藝術與時尚雜誌《MARFA JOURNAL》、當代茶藝刊物《JOURNAL DU THÉ》以及攝影雜誌《REVISTA BALAM》。

AG, MC & CR : 藝術雜誌《FLASH ART》、時尚與文化雜誌《032C》以及《HEARTS MAGAZINE》。

 

 


 

 

 

 

THE LETTER FROM ALICIA GODEL, MAX COUPE & CHRIS REINICKE

 

紙本媒體在我們世代中扮演的角色各不相同,即便年輕人們在數位的世界裡成長,但紙媒仍於現代存在價值,特別對於年長一輩而言。在設計世界裡,製作紙本的過程仍是所有有抱負設計師所應該掌握的東西,不管時代朝數位設計的喜愛與方向前進多少,這個道理與價值永遠都在,作為人類,我們著迷於媒體的觸覺,當生產一個可以持有和感覺的東西時,這所涉及的是物理與數位所無法相比,因為透過紙張的記錄,它將同步保存某種內在魅力,那是轉移到數位媒介時往往會失去的感受,就像透過不同的紙張、重量與結構也會影響著出版物最終呈現的氣質,於是各種印刷技術總讓設計師們著迷,我們會想永遠的使用,因為這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的形式。數位媒體不會是紙媒永久的替代品,而是作為附加工具,以自身的優缺點與紙媒一起合作。

 

 

 

 

 

STUDIO SAUDARI

INSTAGRAM / @STUDIO_SAUDARI

WEB / WWW.STUDIOSAUDARI.COM

 

《PÉTALA》 IS AVAILABLE TO PURCHASE ONLINE AT WWW.STUDIOSAUDARI.COM, AND AT SELECTED STOCKISTS AS MENTIONED ON THE WEBSITE.

 

 

 

 

editor, planner > ralph lin
interviewee > gabriella achadinha,
alicia godel, max coupeand chris reinick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