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慷仁.簡單最好

KEEP SIMPLE 


在金鐘獎頒獎典禮時一則「努力說」令眾人動容,但坦白說我認為他天生就是演員的料,也許早年的經歷已潛移默化他擁有演員必須的複雜性。私底下的他是個簡單的人,訪談時毫不諱言且直率簡短地回答;站在鏡頭前自然地談笑風生,逗趣的舉止完全沒有任何架子。印象最令我深刻的一句:『一切隨緣!』,如此灑脫、如此豁然,沒有甚麼能形塑他,也許正是如同水一般的簡單、透明與極佳的適應性,讓他連莊拿下兩屆金鐘影帝。

REAL CHAT WITH KANG-REN WU

ACTOR,KANG-REN WU ×《MILK X》TAIWAN

W:KANG-REN WU X:《MILK X》TAIWAN

X:可否分享最近在忙些甚麼? 談談近期的新作品。
W:最近都在忙著拍攝偶像劇《極品絕配》,大約會一路忙到4月中旬。

X:原本進入演藝圈成為模特兒,後來放棄一陣子之後,決定重回演藝圈並轉戰戲劇圈,這期間的心路歷程與心境上的轉變?
W:我認為模特兒很難有靈魂,台灣的演藝工作型態較偏向於商業,模特兒能接的大多都是商業案,一邊要搭配商品一邊展現自己好的一面,很難像國外的模特兒一般堅持自我的風格,容易獲得時尚圈的光環。而且不能有太多自己的情緒、態度,有時候不太能理解模特兒究竟是要做甚麼?直到2007年我報名了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的演員培訓課程,在那裏認識了李啟源老師,剛好他們需要一些演員,就從訓練班中挑選了幾個人跟著導演一起上課,因緣際會從此踏入了演員生涯。總之一路就是有戲就接,一部接著一部拍,我覺得當演員一點都不辛苦,一切都是學習的過程。我27歲才入行,沒有甚麼選擇權,我也沒有甚麼條件可以挑選角色,就像我曾說過:「也許我們不是最有天分的,但我們可以成為最努力的那一個。」那時抱持著的心態是:演就對了,不需要想太多。

 

 

X:這次為了電影《白蟻》可說是做出相當犧牲的突破性演出,減肥到病態身材加上全裸演出,還要表現精神異常及偷窺的狀況,請問當初看到劇本時有抗拒嗎?後來是如何揣摩並進入這個角色?
W:其實我並沒有覺得甚麼犧牲不犧牲,演員本來就是出借自己的聲音、表情與身體去演戲,這只是戲的一部份而已,不需要看得這麼嚴重。那時為了這部戲的確是每天都餓肚子,拿到便當只能吃兩口,覺得好浪費。僅僅是為了維持活著需要的熱量,不能有飽足感。其實我並沒有特別去揣摩這個角色,在餓了兩個半月之後其實精神狀況就已經不太好了,開始整體狀態都顯得詭異起來。至於穿女性內衣當然對我來說是很不舒服的,我在家都有持續練習穿著內衣照鏡子,但不會特別覺得是一種突破,應該說是一種新的嘗試,進入沒有體驗過的狀態而已。

 

X:《白蟻》是你目前挑戰過尺度最大的角色嗎?可否跟我們分享在戲劇工作中覺得最有挑戰性的角色?
W:其實也沒有尺度不尺度的問題,不過就是光著身體打手槍而已。因為已經過了一年多,過程也忘得差不多了,只記得每天肚子都很餓很餓,也不能運動,一運動就會變得結實,看起來精壯就不符合角色的設定,到殺青前幾乎肌肉都萎縮不見了。但我並不覺得辛苦,只能說是很特別的經驗。每一個角色都不容易,對我來說都是種挑戰。例如現在正在拍的偶像劇《極品絕配》,要把偶像劇演好真的好難,因為偶像劇要求螢幕形象是帥氣的小生,但我個人不喜歡刻意的耍帥,就盡量在導演要求與自然呈現自我之間取得平衡,這部分其實很難的,在符合別人的要求與讓自己很舒服的狀態下演出真的不容易。

 

 

X:目前從MV、廣告、偶像劇、電影、劇場,幾乎甚麼類型的戲劇工作你都願意接觸,可否跟我們分享這之間演技上或心態的轉換?
W:演技上的切換對我來說並不是難事,總之就是導演要甚麼我就盡力去做到,畢竟你是個演員,就必須達到導演的要求。之前有人問我:為何你要一部接著一部不停的接戲?我認為無論甚麼角色都要去嘗試,而且每一部戲我都會盡量在外型、造型或是表演上做出些許改變,避免被定型。台灣的戲劇類型已經不多,藝人很容易被定型、被消費,被拿來做重複的事情,一定要試著做一些區隔,不然永遠都只能演同一類型的戲劇,演技很容易會僵化變得匠氣,並且不自知的被定型。我會這樣大量的接戲,並且接這麼多不同類型的角色,就是要讓自己多變。

 

 

X:聽說你是個不會回頭去看自己作品的人,為什麼?
W:因為心裡知道自己演得不怎樣,所以不會特別去看。如果首映的場合當然還是會,但一般的情況來說是不會自發性地去看自己的作品。心裡大概知道自己哪裡演不好,但也許已經達到導演的需求,就要選擇性的放下,要相信導演,導演說了算。

 

X:你會怎麼形容自己私底下的個性?目前私生活正在沉迷的一件事?
W:有點難相處。我會依照自己的喜好把人分類為:我想認識與不想認識的人。我的個性不太會主動認識新朋友。修車,我現在滿腦子都是修車。我很喜歡老車,我目前擁有一台1986年跟一台1996年的老車,喜歡讓它們保持在原本最好的狀態。還有最近突然迷上露營,不是為了爬山,而是離開塵囂世俗,到一個人煙稀少的山上尋找寧靜。

 

 

X:如果當初轉個念沒有進演藝圈,覺得自己現在應該會從事甚麼工作?
W:我喜歡吃喝相關的餐飲業。想開一間自己的店,但現階段還不會,因為現在工作太忙碌了。我認為如果真的要開一間店,我就會全心全力地去經營,而不是玩票性質的開一間漂亮的店,卻交由別人管理,這樣是不會長久的。相信在不久未來我還是會開店的,可能是精緻的小咖啡廳或是漢堡專賣店,而且一定要粗魯的那種,只有肉、肉醬、起司,裡面絕不加生菜、番茄等等,只有肉、肉醬、起司。我喜歡簡單,漢堡就是漢堡、沙拉就是沙拉,MENU上只有3~4種口味的漢堡,專研幾種口味,做好就好。

 

X:請對MILK X的讀者說一句話。
W:就這樣唄,我繼續演戲,你們繼續生活。

 

✚ 更多吳慷仁精彩內容請見2017年1月號《MilkX》✚

 

styling > makoto chang
text > nicole chung
photography > orange liou@dingo studio

獅王蕭敬騰的霸氣機密 ✚ 剛✕柔穿搭術!

劉青雲 ✚ 影帝的率性正裝穿搭術!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