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 驗證序號(三)BILLA BALDWIN

Nov. Issue

ACCESSES TO PARTY

 

 

「你忘了笑,還忘了能哭,本性被馴服,花兩億年,進化卻沒有進步。Hey!派對動物,無論你是貓咪老虎,麻雀蝙蝠,都要驕傲,都要大步。」-《派對動物,2016》

 

日落後的世界被人類刻畫成一個神秘的時間區段,「夜」是靈魂暫時被抽離群體得以下線的時刻,當然,「夜」也是我們重組自體符號的時刻,退化回自己,或進化成另一個熟悉的陌生人,戴上真實的假面。在這無盡循環的每個夜晚裡,我們好奇著人類身上的派對基因在大環境賀爾蒙下正產生了異變,而今日派對的驗證信號又是什麼?攝影師BILLA BALDWIN在2000年搬到倫敦,開始記錄當時SHOREDITCH正興起的電音衝撞(ELECTROCLASH)現場,並且跟隨著名於半裸演出的女子電音搖滾樂團 “10 MINUTES WITH MY DAD ” 巡迴。他在線上網站累積超過28,000張的派對與夜生活照片,除了在各大雜誌上發表,也是當時地下時尚刊物SUPER SUPER主要的撰稿者與攝影師。我們想,在他這漫長的快要20年的時光裡,無疑經歷著時代浪潮的更迭與刷洗,無數次派對動物的演化。

 

派對的隱形物種 PARTY SPECIES

 

在一片漆黑的次元裡,聲響跟隨靈魂躁動,「青年」是派對這個場合裡一項重要的指標,他(她)們是這個時代最直接的鏡射,一群關於未知的前導預告,所以,派對紀實者在文化裡頭作為相當重要的角色,他們用閃光燈來代替我們當下昏昏沈沈的雙眼去過濾那些隱形在派對裡的動物們,那些真情的激素,時代的符號。有時也會覺得派對的靈魂們就像灰姑娘仙杜瑞垃,被施了魔法,得在有限的時間內想盡辦法,將屬於自己的符號遺留給一個陌生人,一段不管其他只有當下的時光。

10月6日,類似的夜晚,走進臺北文化空間AMPM,那天BILLA 剛佈完他人生的第一個攝影個展,就在海外的臺灣。他邊收著地上的廢紙,邊跟我聊著自己的過去、現在、未來,當然還得同時回覆被他尊稱為「LAO-BAN(老闆)」的女友SNOW關於開幕活動所做的細節確認,SNOW對著我說:「他就是太藝術家性格,很多事情都太不拘小節,太瘋狂」。我知道,以BILLA的視角,他絕對可以給我們一段直白的派對結語,抓出血淋淋的群聚縮影,就像在網頁上那段關於他的描述,「英國籍攝影師BILLA BALDWIN出生在風景優美的威爾斯紐波特,視力2.0的他從五歲就有在路上或草叢裡撿動物骨頭、死掉東西和色情圖片回家的奇怪興趣。他很少走路,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生都用單車移動。」一個標準流淌著派對動物血液的人種。

 

 

 

 

21世紀是中立卻偏執的,可以是一絲不掛的新生紀元,也可以是一場被符號淹沒的告別式。

而派對裡的男孩們像是一群抓狂的蜜蜂,他們沾染花粉,他們仍善戰鬥,張揚、帥氣也是漂亮的。

 

 

 

 

複製一點都市傳說,貼上幾段關於地下城市不安分的嘈雜,矯情是真實,真實也是矯情。所有的錯綜與矛盾交集出一座東倫敦,沒有人告訴你下一秒是什麼,但你總不會驚訝任何的發生。多元是最自然狀態。

 

 

 

夜晚與白晝不斷的交替,她每天都試著將自己炮成最火紅的狀態,再一股腦的跳進冰水中。

就像被捕獲再被釋放,身體,在你最堅硬的部位流淌著血液,倚著這樣的烈火,身體在燃燒。今晚是馬子快跑樂團。

ARRESTED AND RELEASED, MY BODY, BLEEDING ALL OVER YOUR BEST ROD, BY THE FIRE, MY BODY IS BURNING. TONIGHT IS CHICKS ON SPEED.

 

 

 

 

人類每日都在經歷許多場精神治療,向時間乞討精神毒藥,然後試圖用這個世代的符號來滿足自己靈魂的每刻。這個世代正孵化的商業符號是一批蝗蟲,急促的衝向那女孩,而她則是一隻混在其中的金絲雀,自由的,卻被符號嬌生慣養,敏感且脆弱的,不知道會不會失去抵禦這些混亂的本能?

 

 

每當日落的時候我還是想盡辦法的推開那道隱形的門,合力的跟陌生人安排好這場符號爭奪的遊戲,走在世界佈好的陷阱。有的人負責織造,有的人負責跨越,有的人則負責被絆倒,我們各司其職,在骨牌倒下時,就還會有那麼一群人抽身,然後再去完成下一道新的陷阱。BE A TRAPDOOR-MAN.

 

WHO IS NEXT PARTY ANIMAL?

 

 

X CONVERSATION

USER NO.3, BILLA BALDWIN

 

X : MILKX TAIWAN (RALPH LIN, EDITOR)

B : BILLA BALDWIN

 

X : 好奇你那段在SUPER SUPER(倫敦文化刊物)的時光,那個曾經的地下世界後來怎麼了

B : 我從第一期開始為SUPER SUPER雜誌拍東西,最初只是幾頁的派對影像,紀錄一些時代的形象趨勢,到後來,我開始了時尚大片(FASHION EDITORIAL)的拍攝,也合作了幾次的封面。在那裡,所有的氛圍都很有趣,特別是SUPER SUPER總會舉辦很多派對,甚至有俱樂部之夜,所以當時我也開始作為DJ放歌,蒐集了更多的活動畫面,看見了各式各樣好玩的人。基本上你幾乎每天晚上都會碰到同樣的那一群人,充滿歡樂的。

後來,當SUPER SUPER結束後NEW RAVE的時代也暫時宣告結束,大家轉移到不同的地方,我雖然仍然留在那裡,但你會發現東倫敦的場景的確不一樣了。隨著倫敦的音樂與派對越來越冷清,我開始旅行,然後發現亞洲比我想像的更令人滿意,所以我每年至少會來臺灣幾個月,然後再飛回英國賺錢,年而復始的。

 

 

 

 

X : 對你來說什麼是「派對」?

B : 對我來說,派對最重要的就是音樂!只要音樂好聽,隨時都可以啟動派對模式,白天、黑夜、其他的都不重要,24小時的。

 

X : 回想你的第一場派對到你最近參加過的,派對中的符號有增加或減少了什麼嗎?

B : 我想現在派對增加的符號就是人們假裝快樂的自拍模樣,即使他們參加的活動無聊透頂,但在社群網站上看起來開心就好。

 

 

X : 當然,派對裡必然有著各式各樣的青年們,但你覺得這個時代的青年是真實多元的「複合身份MUTI-IDENTITIES」者還是僅追酷而失去本性的「無身份NON-IDENTITIES」者呢?

B : 不管在什麼世代,總會有一群個體或青年從趨勢的表面去塑造自己的外表與靈魂。我記得自己早期都泡在同志俱樂部(GAY CLUBS)的派對裡,因為那裡的音樂與氣氛實在比異性戀導向的俱樂部(STRAIGHT CLUBS)要「真實」、有趣太多了。而當我從2000年開始在東倫敦記錄派對場景時才是真正的享受與開眼界,那裏不分什麼絕對的異性戀,絕對的同性戀,大家都玩在一起,讓生命進駐同段瘋狂的時光。

所以,當現在回顧過往那段專職作為派對攝影師而被誕生的作品,我想那些人會是「複合身份MUTI-IDENTITIES」者,每個人想要與眾不同,被注意,被拍攝,被談論,我的意思是,派對就是這些個體完整展示自己的場合。而我也特別想跟讀者分享,自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LABEL JUNKIE(指那些名牌垃圾迷,喜歡在二手店、慈善商店挖寶的人),我喜歡尋找那些有趣、合適的假貨,說實在,那比購買到正品還要困難,哈哈。(註:在英國,名牌盜版警察抓得很嚴格。)

 

 

 

 

X : 你說過自己人生大概95%的移動都倚靠單車,還在2016年贏得臺灣自行車登山王挑戰賽40歲分組冠軍,今年則是熱騰騰的40~49歲組季軍。而你的臺灣朋友也跟我分享在他們迷路的時候,是你為他們指引方向,一切都太讓人驚喜。在你陸陸續續來臺灣的這些時間,你有沒有感受到現在這個國家正被什麼外來流行符號殖民的痕跡?而哪些是你特別喜愛的地方、特徵,覺得不能被抹去的嗎?

B : 這次我在臺北AMPM舉辦的個展裡面有一系列關於檳榔盒與它們表面被印上日本色情影像的畫面,雖然整體的包裝視覺深烙著異國的文化,但仍抹除不了這樣的結合,僅出現在臺灣,代表著臺灣一部分的文化,可惜的是,這些有趣的東西越來越難在我騎單車的路上發現了。

針對第二個問句,我想「蘭嶼」會是臺灣最不能被改變的存在吧!我曾去過那裡,那是一個極度美麗與復古的島座,所以當我發現它被強迫賦予了核廢料儲存的使命,是相當震驚的。

 

 

 

X : 未來新人類在ID卡或系統登錄上,你覺得有什麼新欄位?我們會以什麼界定個別身份,或者人類不再擁有/需要身份?

B : 嗯……,或許可以分為喜歡臭豆腐與不喜歡臭豆腐兩種身份吧,哈哈哈。我曾經試過各種蒸的、炸的臭豆腐,但還是讓人無法接受。不過我還是要補充一下,即使我女友超愛吃臭豆腐,永遠都吃不夠,我還是很愛她。

 

 

 

 

X : 分享一首你近期最著迷的歌,一本最新翻過(看過)的書,一個最常LIKEIG帳號!

B : 音樂是SOFT CELL 的TAINTED LOVE – WHERE DID OUR LOVE GO – 12 INCH VERSION;而刊物的話……,現在很少看,我年輕的時候曾經閱讀大量的時裝雜誌,但發現這個舉動將會間接影響自己用觀景窗看世界的方式,所以我近期看的最後一本刊物應該是高鐵車上完全看不懂的雜誌吧,哈哈哈;而最常LIKE的帳號則是我在倫敦且最近開始進行影像創作的朋友 TOM EDENBROW (@tomedenbrow)。

 

 

 




text > ralph lin (uniralph)
photo > billa baldwin
EVENT PHOTO > PUZZLEMAN LEUNG (@puzzleung)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