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 驗證序號(一)XANDER ZHOU

Nov. Issue

ACCESSES TO SOCIETY

 

 

「擁有,永遠是擁有一樣由功能中被抽象而出的事物,如此它才能與主體相關。在這個層次上,所有被擁有的物品都參與同樣的抽象化過程,而且因為它們都指向主體,也就成為相互指涉。」-《物體系LE SYSTÈME DES OBJETS,1968》

 

社會是人類群構出來的高階運作體系,在這個大熔爐裡,人與物是螞蟻般的節點,串連起一個以符號為首的自轉聚落。就像詢問一個人一生丟棄了多少個商業廢物,預估我們也無法計量從出生到死亡人類依附著多少的符號的一路生存過來。那些海量、數以萬計的「象徵」是潤滑時代得以滾動重要的介質。我們有時唾棄著這些虛張聲勢的符碼,卻不得不承認它們支撐著許多文化進程的推進,並且反射著自己。只是在「SOCIETY社會」這個有著多雙眼睛注視的範圍裡,人類在自己拼組的架構中是否足夠「真實」的生活著?

 

 

 

 

未驗證的世界 ACCESS TO UNKNOW

 

未來是不明的。我們在上一期2018年10月號「未來課題」時羅列100多個給這個世界的問題,開放式的,沒有任何答案,沒有一個領導可以指向一條道路走去,我們僅能以自己獨一的身份與經驗去兌現專屬的驗證碼,然後「測試」未知。順著這樣的信念來到了談人類符碼的這一期,就在想,我們或許該停止過度的校正自己,用真實來增加面對任何新浪潮(符號)來襲的免疫力,當未知的大門開啟時,不再懼怕背後出現的是什麼,我們可以用自己「驗證」新世界,而不再需要未知來「認證」自己。

 

 

 

 

後青春期的信號 POST-PUBERTY SIGNAL

 

只要人類不斷的新生,不停止思考,這世界不會老去。「SOCIETY社會」在 NON-IDENTITY這個主題下是包含著最廣的事件,最大的方向,最飽滿符號交流的一個人類群集。我們想著如果要在這個時代找一位面對過去與未來都保持中立的人,會是誰?最後想著就是他吧,周翔宇XANDER ZHOU。對許多人來說,XANDER ZHOU 更像一個計畫,只不過周翔宇站在人類的立場,將眼光放到星際口,把大多數的思想透過衣服來對宇宙發出信號。在他每個後青春期的內建系統中,有著你所能及與不及的多元、矛盾,而每個感知神經也被無止盡的擴張。作為一個出生在世界人口占比最多的國家,從周翔宇觀察的中國來放大整個人類社會觀應該會倒映出一個有趣的形體,我們是這麼幻想著。

 

 

 

 

X CONVERSATION

USER NO.1, XANDER ZHOU

 

X : MILKX TAIWAN (RALPH LIN, EDITOR)

Z : XANDER ZHOU

 

 

 

 

X: 服裝產業製造出來的符號深入地影響一批人們對於自我身份的界定,某些時刻我們為美而美,為酷而酷,為街頭而街頭,你怎麼看待產業裡這樣的商業模式以及消費者的生存法則?

Z : 我最近在想一個問題,也許這樣的狀況或者類似的狀況,在每一個時代都存在,只是在這個時代裡,網路放大了人們的焦慮,讓人的焦慮可以聚成群。

而時裝在這個時代變得伸手可及,全民參與,失去了追逐本身的喜悅感,一切都可以被大數據分析和操縱,這就是這個時代,變化大的讓人有點措手不及,大家被推着往前走,每個人都不想掉隊,但是很多時候又不知道自己在追什么,很多時候就為了6寸世界裡的那個LIKE。

 

X: 對於青年這個龐大卻又最容易受左右的群體,他們的未來正走向何方?而你所看見的「男孩們」正在產生什麼轉變?

Z : 我真無法預測未來,我對未來一直是保持開放性命題。青年群體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未知以及對世界的好奇心,還有那種“沒什么可以失去的不顧一切”。所以,驚喜來自於他們。

如果指“看見的”,那就是男孩審美上的變化,變得越來越“多元”,而這種“多元”越來越變的廣義上的“多元”,不僅僅是人種,膚色,性向,和高矮胖瘦這些,還包括角色塑造上,比如我的秀上也有人類,克隆,外星人等人形生物。

可是我同時也在想,我們在追求“多元”的同時也失去“多元”,因為網路下的“多元”只是把對一個群體的追隨分成了對不同群體的追隨,並不是實質上的“多元”,這反而更像一種標籤,在同中求異。所以這個“多元”是需要在這樣的語境下去討論的。

 

 

 

 

X: 你覺得時裝秀在未來會有什麼樣形式上的大革命?

Z : 這正是我期待和正在參與中的。未來最讓我期待的就是無法預測,不過我相信在那時可以打動我們的要麼是純粹的自然體驗,要麼就是前所未有的科技體驗,絕對不是中間的東西,絕對不是形式本身這麼簡單的東西。也許是一種多感官的集合感受,也許是不同維度的體驗。

 

X: 就你的觀察,人類與物體符號在現在這個世代產生著什麼樣的依賴關係?

Z : 相愛相殺吧,一方面抗拒一方面又離不開。

 

X: XANDER ZHOU 在服裝之外有沒有希望執行或延伸出怎樣的ART PROJECTS?

Z : 也許我的品牌本身就會慢慢變成一種形式的PROJECT吧。

 

X: 直覺的給你感受的這個社會一個單詞以及一個符號。

Z : 網。

 

 

 

 

X: 未來新人類在ID卡或系統登錄上,你覺得有什麼新欄位?我們會以什麼界定個別身份,或者人類不再擁有/需要身份?

Z : 生物身份識別,是:普通人類,人造人,人機複合人。我有一點怕那樣一天的到來,「身份感」對我來說很重要,也許這也是我們作為人一輩子在找的東西。

 

X: 給我們分享一首你近期最著迷的歌,一本最新翻過(看過)的書,一個最常LIKEIG帳號!

Z : 我聽歌很看心情,我現在在回採訪的時候就在聽NTS的GABI。書是《未來簡史》。而最常LIKE的IG帳號便是XANDER ZHOU了。

 

 

 

 

 

text > ralph lin (uniralph) 
photo > 于聰YU-CONG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