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YOUTH:專訪台灣飾品創作者MELTED POTATO

 X YOUTH—專訪台灣飾品創作者MELTED POTATO 

未定義的超現實世界

THE SURREAL WORLD FROM MELTED POTATO

 

人們常說服飾是自我意識的具體展現,透過對於色彩、布料、剪裁與飾品的揀選搭配,逐漸形塑成一個立體化的角色與形象。話雖如此,若與服裝相比,飾品所傳遞的訊息更為細膩含蓄,像是內心世界中的另一種投射與想像,以曖昧、親密卻可分離的狀態遊走於個體和服裝之間,成為既獨立又不獨立的特別存在,如同小說裡的主線與支線般各自上演,卻在同樣的宇宙裡相互交疊、完整彼此。

 

然而,在台灣飾品品牌MELTED POTATO的創作脈絡中,正好能瞥見這樣的痕跡,夢幻色彩、金屬感材質以及融化般的不規則線條,再配上帶點幽默和超現實感的呈現手法,猶如將內心天馬行空的畫面付諸於日常,巧妙平衡了個體、作品與時空三者之間的關係,以自由而不受框架拘束的姿態,恣意地徜徉在想像與現實的邊界之中。

 

 

 

 


 

 

X CONVERSATION

ACCESSORY DESIGNER, MELTED POTATO – AMAMBERBER

X:《MILK X》

A:AMAMBERBER

 

 

X:首先,作為X YOUTH單元的第一位受訪者,請向X的讀者們介紹一下自己以及MELTED POTATO吧!

A: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男裝公司上班,主要負責設計與製作秀上款飾品。雖然後來離開公司時感覺失去了目標,但是我知道自己真的很喜歡做秀上款的飾品,尤其那種替人特別打造、搭配的感覺相當爽快,朋友也鼓勵我繼續做飾品,所以因緣際會之下我又重新開始做飾品,並創立了自己的品牌MELTED POTATO。

 

關於MELTED POTATO的取名來源,其實是先有商品才有品牌名字的,有一天我聽到周董《可愛女人》這首歌裡的一句歌詞:「想和妳融化在一起,融化在銀河裡。」聽完之後覺得實在太浪漫了,那時正好就是2018年炎熱的夏日,每天的自己就像是熱到融化的狀態,所以便採用了「融化」作為品牌的起始詞。再加上第一個實驗品的外觀剛好看起來就像個融化的馬鈴薯,而我自己也非常喜歡馬鈴薯製品,尤其是薯條或是薯餅,於是MELTED POTATO這個名字便誕生了!

 

 

X:融化般的外型、金屬感與亮色搭配是MELTED POTATO的特色,作品也常以大自然、花草植物、不規格線條的型態出現,它們是妳創作時的靈感來源嗎?

A:我的靈感來源大部分是來自於書本或是對於生活的想像,同時也喜歡自然生成的、流動的線條,也許我有被大自然、植物影響也說不定,因為生活中太多東西都是靈感來源了,而創作理念的部分通常也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笑)。

 

 

 

 

X:金屬亮面是用什麼材質與工藝製作的呢?在MELTED POTATO的創作歷程上,妳曾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呢?

A:從基底設計、鍍銀到噴色都是純手工一條龍的製作,這些金屬感飾品主要是用特殊化學技術,把8~10MM的銀層附著在融化狀的基底上,最外層再用金油覆蓋加以保護,利用化學技術製作的過程會因為溫度、濕度及手感而產生不同的變化,所以每次製作出來的成品都不太相同,這也是我最喜歡也做不膩的原因。MELTED POTATO商品的重量比一般的金屬要輕很多,具有防潑水、抗UV 、不易氧化和褪色的特性,適合長時間久戴,不過也因為工藝手法類似於汽車烤漆,需要小心保管及照顧,不適合重壓、摩擦還有撞擊。

 

創作歷程上困難的部分就是我很怕孤單,雖然創作有時能讓我遠離孤單,但它同時也讓我感到孤單,直到現在也還是無法克服,所以不小心看到這篇採訪的朋友及陌生人們,沒事可以來找我聊天喔喔喔。

 

 

X:在IG上以非正規的飾品戴法呈現,並帶著一種天馬行空、怪誕、幽默的風格,這樣的手法有什麼特殊意涵或目的嗎?而妳期望戴上MELTED POTATO展現出什麼樣的面貌呢?

A:哇哈哈,原來我放在IG上的照片會給你們這樣的感覺跟風格,其實它們並沒有什麼特殊意涵,大部分都是源自平常的生活,像是每天會接觸到的身體、車子、天空、柏油路,甚至是我工作的工廠裡頭都是拍照的最佳地點,除此之外我喜歡海,所以也會去海邊拍照。照片的氛圍通常會依那陣子的心情以及合作對象而有所不同,我也會盡量讓自己PO的照片能夠呈現不同的感覺,像前陣子有跟花店談合作,所以最近這幾個月大部分都是拍自己對於花的想像的照片。

 

在我身旁的家人或朋友會比較辛苦一些,我時常會煩自己的妹妹,像是她洗澡洗到一半,我會衝去浴室把飾品戴在她身上拍照,或是在她身上擠一堆鮮奶油還放上櫻桃等等(在這裡要謝謝妹妹為我做的犧牲)。至於戴上MELTED POTATO所展現的面貌,我覺得都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只要好好寶貝它們就好啦。

 

 

 

 

X:身為一名創作者,妳所觀察的台灣創作環境是怎麼樣的呢?對於創作、經營方面有何影響?最後,妳期許台灣創作環境在哪些地方能夠更努力?

A:家庭算是社會的縮影,我用自己家裡舉例可能比較好理解:很久以前我從家裡垃圾桶撿出阿嬤剛丟掉的塑膠袋,並且把手上的貼紙貼在上面,不停發瘋的說好可愛喔,但是阿嬤馬上對我說:「很髒!趕快丟回垃圾桶啦!神經病!」現在回想起來真好笑。我想我們的環境比較無法接受跟自己認知不同的人吧,只要做出一些怪異的舉動就會被家人碎碎念,如果當時阿嬤沒有說我是神經病,我可能從兩歲開始就在創作了(沒有怪阿嬤的意思)。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是創作者,大家如果懂得認同自己的價值(創作)以及別人的價值(創作),那麼創作出來的東西就會是無限,有了這樣的無限,就會是一個無邊境的創作環境,而這也就是我認為更好的創作環境。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A post shared by meltedpotato (@melted.potato) on

 

MELTED POTATO

IG / @melted.potato

WEB /  WWW.MELTEDPOTATO.COM 

 

 


editor > xiang  zou  
interviewee > melted potato (@melted.potato)
images > melted potato

 

Facebook Com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