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圖像、標誌與慾望戰場 — ERIC HU 專訪

 

在當代作為一位平面設計的創作者,必須供給著多元的服務,可能從實體的印刷品下手,透過視覺與載體的觸覺來左右我們感官;也可能轉移陣地,到虛擬的網路世界中,透過大大小小的屏幕快速連動,在最短的時間內使我們沈浸在慾望的浪潮裡。平面設計能為商業體制帶來的影響很大,商業系統為了依附趨勢,而轉向提供沈浸式服務的邏輯便間接影響了創意總監或任一商業設計者的創作價值。

 

 

「當你為廣告製作圖像時,你想建構哪種類型的世界呢?是想像一個青少年,一個害羞的人,對自己的身份沒有安全感?還是你要向某人展示一個極瘦的歐洲模特輪廓,而讓非白人者感到被排斥?這些都是選擇,它們可能並非完全能由你決定,但你可以與之戰鬥。」畢業於耶魯大學,設計師ERIC HU過去曾於加拿大購物平台 SSENSE 擔任設計總監、被任命為 NIKE 全球的設計總監、在紐約視覺藝術學院擔任教職、並創辦過一本名為 MOLD 的雜誌,其他著名的 SATIÉ、LEONG LEONG 建築工作室、BANGKOK CITY GALLERY、ART PALESTINE INTERNATIONAL 的標誌也都出自他手。在營銷的慾望戰場中,圖像、字體、色彩與標誌成了進入沈浸式世界的另一項工具。

 

 

 

 

 


 

 

X CONVERSATION

GRAPHIC DESIGNER, ERIC HU

 

X : MILKX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E : ERIC HU

 

 

X : 作為前任SSENSE平台的設計總監,你覺得平面設計能為時裝的商業體制帶來怎樣的影響?

E : 我覺得令人鼓舞的是在這個產業裡,平面設計師可以坐下來參與會議,並在企劃執行的早期加入創意討論。以平面設計來說,它是個相對容易受到時尚啟發的領域,當然歸指到源頭,兩者都受到流行文化與充滿力量的符號(SIGNIFIERS)所影響。其中,平面設計與時尚最緊密的的相交便是LOGO了,它儼然已成為慾望與創意競爭的戰場。

 

X : 當作為局外人,一位單純的消費者,你期待在電商或實體店面得到什麼沈浸式的服務?

E : 透過網路與社交媒體,我們觀看產品的方式的確比過往變得輕鬆許多,甚至在大型的網路零售店提供更多的產品選擇,於是,實體店的目的與用途正在發生變化,產品的重要性降低,而講故事的重要性反倒變高。一家店應該為自己的品牌打造一個完整的世界,讓消費者可以清楚感受到獨特觀點與態度。當所有產品都可以在線被購買時,那麼實體店面就值得一遊了,例如當你走入DOVER STREET MARKET或GENTLE MONSTER的零售店時,商品通常只有一小部分被展示著,取而代之的是沈浸式的藝術裝置,以及每隔幾週就會發生變化的空間設計,同樣的概念,創造合適的社交空間,也是讓他人沈浸的重要條件。其實消費者一直希望為具有特定觀點且不受房地產限制的品牌提供支持,所以品牌們現在有機會對創新自己在實體空間上的用途。

 

 

 

X : 這幾年許多精品翻轉他們充滿歷史的品牌標誌,進入無襯線字體的時代,對此你有著什麼看法?

E : 公司要更換一個新的商標總有許多原因,既有創意決策,也有商業戰略的考量。在時裝界我注意到品牌被重塑的時間點總發生在新任創意總監上任時,對於一家時裝屋而言,新創意總監總希望盡快做出自己的標記,擺脫先前的系列束縛。過去,這個角色可能需花上數年才可以充分表達品牌的新精神,但如果從標誌更改下手,則能加快被辨識的速度,成了發出新訊號最快且簡單的方式。在我的角度,遇到的問題經常是公司將品牌重塑視為如創可貼般的程序,在以不阻礙他們根本問題之下扭轉業務,這擁有強大力量的重塑過程不單乎LOGO這小小一隅,對我而言,重置LOGO通常是我做不願意碰的事情,大家應該更著重在消息傳遞、顏色、字體排版與平面佈局等策略的重新審視上。

 

 

 

X : 選物零售品牌(如SSENSE)與販售自家設計的品牌(如NIKE),在實際上有著很大的差別,一個搜羅著各種姿態的商品,一個則致力於自己的產品,而這兩者對於視覺設計師而言是否有著全然不同的包裝邏輯?

E : 像為NIKE這樣單一的品牌進行設計時,你所建立的故事與世界都始於這個品牌,而為SSENSE這樣的商店進行設計師,你則須考量到不同品牌的美學、態度與聲音,重新開發一種「視覺語言」,這個語言能使你與競爭品牌產生差異,卻也不能過於具體,以免與販售的部分品牌產生衝突,好比SSENSE標誌無論在MIU MIU還是HERON PRESTON旁,都必須看起來一樣好。這麼說吧,為這兩者工作的差異在於,一個像搭建教堂,一個則像在創建一處美食廣場;前者,你是為單一種聲音與視覺製造,但美食廣場,無論如何都會是個吵雜空間,所以你會盡可能的將聲音簡化,而突出其他聲音。

 

X : 對比起實體輸出的設計品,在數位世界所執行的視覺項目更需要注意什麼細節呢?

E : 我想這之中存在著很大的差異,但我認為最困難的地方是從印刷過渡到數位屏幕上,在數位環境中,你可以在許多不同的尺寸下瀏覽設計。每種介質都有著獨特的考慮因素,但在印刷品上它的尺寸是固定的,而數位世界,它可能小到如智能手錶的螢幕,也可能是80英吋的大螢幕,你也必須考量屏幕上頭時間等互動性的標誌,以及其他技術上如優化文件大小的因素。另外,我們目前並沒有豐富的中文網路字體,這是因為字符數過多,而導致文字太大而無法實際下載與呈現。每種媒介都有其可承受的能力與局限性。

 

X : 你曾服務過的SSENSE 自己拍攝著形象、有著主題專欄、也推出過MAGAZINE,有什麼事是你覺得未來電商還值得透過視覺延伸出的視角?

E : 現在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視覺素養,於是平面設計變為大眾的主流興趣之一,從美學的角度看,被認為風險太大或不夠安全的事情是沒有根據的。不要為最小公分母(全體大眾)進行設計。

 

 

 

 

 

X : 在成為完全獨立的創意總監與設計師後,你的下一步會是什麼?

E : 作為一名自由的工作者,我大多數合作的仍是時尚與音樂相關領域的客戶,除了一般項目外,我希望能多過渡到字體的設計上,並將更多時間用於學習其他技能。現在我也與PHIL CHANG(@HEYPHILCHANG)與MARY H.K.(@CHOITOTHEWORLD)共同撰寫電視劇的創意腳本,希望這能將我帶到某處嘍。

 

X : 最後,身為一位平面設計師,你想用怎樣的角度去關懷這個世界與環境?

E : 在聖經中,當亞當、夏娃咬掉禁果後,首先意識到的是自己赤裸的身體,並突然為之感到羞恥,那或許是時裝界最早成形的時刻。當我們看到一位漂亮打扮時髦的人可能會激起自己的某些靈感,但這也可能使其他人感受不到「自己」這個本體,而時尚廣告便無情地利用這點,來描繪一個無法被獲得的世界,做為藝術總監或平面設計師,你必須對這樣的宣傳做出貢獻,但儘管我這麼說,時尚始終是造福大眾的一股力量。當Yves Saint Laurent開始為女性設計褲子,或當男人為女性的能力產生反感時,它就在改變人們在工作場所的氛圍,許多被邊緣化的族群、同性戀團體或非裔美國人等受迫團體都在以自己的風格與時尚來抗議社會對他們的期許。當你為廣告製作圖像時,你想建構哪種類型的世界呢?是想像一個青少年,一個害羞的人,對自己的身份沒有安全感?還是你要向某人展示一個極瘦的歐洲模特輪廓,而讓非白人者感到被排斥?這些都是選擇,它們可能並非完全能由你決定,但你可以與之戰鬥。

 

 

 

 

 

ERIC HU

MULTIDISCIPLINARY CREATIVE DIRECTOR, DESIGNER

BASED IN NEW YORK, USA

 

IG / @_erichu

WEB / ERICHU.INFO

 

 

 

editor > ralph lin, uniralph
interviewee > eric hu
paper issue layout > lot ng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