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把極端兌換成追蹤數! ESZTER MAGYAR 專訪

 

美是什麼?醜又是什麼?藝術裡的正負兩極相伴相隨,誰也離不開誰,一票建立新標準的藝術家捲著大浪淹沒過來,就像我們點開了 DAZED BEAUTY 的網站時,跑入眼前的審美模型顛覆了一些「常態」,但我們卻興奮不已。目前在 INSTAGRAM 擁有超過數十萬的人氣帳號 @UGLYMAKEUPREVOLUTION@makeupbrutalism 便是兩個企圖建立反常規的社群,說到底,這個帳號背後的創始者與激進份子 ESZTER MAGYAR 一切被視為「醜陋」的創作,正是來自於那些「醜陋」的網路留言。

 

千萬不要覺得 UGLY BEAUTY 這個詞是否落伍,因為只要二元性還存活的那天,這股聲音就不會離去,成為舌尖上永遠的風浪。現在,生活在當代的我們也逐漸看著這股趨勢變成一種標籤(儘管標籤不是人見人愛),建立起新規則,口紅不被安於嘴唇,眼影也不僅適合眼周 — 不要害怕挑戰,除非你沒那麼開心!

 

 

https://www.instagram.com/p/COasljIp0gW/

 

 

 


 

 

X CONVERSATION

MAKEUP ACTIVIST, ESZTER MAGYAR

 

X : MILKX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E : ESZTER MAGYAR

 

 

X : 什麼是「BEAUTY」?

E : 從進化的角度來看,「BEAUTY」是與生育相關;而從科學的角度審視,它則關乎對稱,這道問題完全取決於你問誰,那裡有很多的定義,每個人也都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解釋。而我最喜愛的是哲學家KENT的那句名言—「BEAUTY IS WHAT I LIKE WITHOUT INTEREST.」,所以當品牌告訴我們什麼是美容的新理念時,是很矛盾的。當然,我對「JUST BEAUTY IS PERFECTION. AND PERFECTION IS PREDICTABLE.」這古典美學的觀點完全支持,然而這個問題涉及人的特徵時,我更被那些不規則的輪廓所吸引,你知道的,人們討厭自己所擁有的事物,但在我眼裡它們卻很吸引人。

 

 

 

 

X : 你從哪裡來?而那個地方又如何影響著你從小的審美模型呢?

E : 我在匈牙利的布達佩斯長大,但老實說,我覺得有必要逃避這個標籤,沒有別的,我家人與朋友總將我與那個國家聯繫在一起,然而我從未真正屬於這個地方。匈牙利人總是在乎著自己國家的歷史,卻沒有替未來留出空間,於是許多新一代的當地人都決定移民,去找到屬於他們的幸福與機會,好比我曾住在柏林,現在則以倫敦為基地,誰知道我接下來又將去哪裡。我的祖國教會我一件事,那就是你不必滿足於現在被給予的一切,如果你對現在擁有的不滿意,大可以去追求更大、更好的世界。

 

X : 什麼時候 MAKEUP ACTIVIST 變成自己人生中的角色?與我們簡單地分享一下這個轉捩點吧!

E : 這個故事開始於 10 年吧。以前我對化妝沒感過興趣,而是愛上攝影,然而我在學校並沒有獲得良好的學習機會,這或許是一個暗示,攝影並不是最終的道路。於是那時有個朋友問起我為什麼不試試化妝呢?於是我開始了,這是個幸運的巧合,一個人在正確的時間問了自己正確的問題。我非常喜愛當化妝師,它是我人生裡一個重要角色,但一段時間後,我內心發生了變化,因為化妝關乎著「規則」,但我發現那些「規則」有必要被質疑,不應該盲目地遵從,那就是 INSTAGRAM 帳號 @makeupbrutalism 的起點,後來逐漸成為我的分身。很高興這樣的概念取得成功,我比任何人都喜愛將社會批判與人類美學相結合,也因為個計畫需要透過影像來將傳播,於是攝影又再度以某這個方式回到我的生命裡。

 

 

 

 

X : 請推薦幾個「BEAUTY」的繆思或模型要推薦給我們。

E : 太奇怪了,過去居然沒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我想說母親會是我的榜樣,她總是告訴我:「我不漂亮,但我是最聰明的人。」使得自己會想追求聰明,並且是受過教育的,這也成為我今日的價值觀,以及工作的基準。但這也是為什麼,我以一種理性的方式吸引每一個堅強、勇敢和擁有力量的女人,美德比擁有簡單的美更為重要:美麗是不真實的,而今天的缺點將成為明日最大的趨勢。

 

 

 

 

X : 社群媒體如何影響你們這領域的創作者呢?

E : INSTAGRAM 確實顛覆了我的世界,那裡是 @MAKEUPBRUTALISM 幾年前誕生的地方,它起初是一名化妝師的「ARS-POETICA」,後來成為我藝術家的身份,我由每個自 INSTAGRAM 獲得的機會感到謝謝!首先,能獨自創造而不妥協是種超級解放,如果要成為一名優秀的化妝師,就意味要變為一名出色的圖隊合作者,與攝影師、造型師、髮型與佈設設計師相容。而 INSTAGRAM 提供給我脫離「上下文」的化妝機會,進行實驗,這是作為藝術家真正有趣且重要的事,就像我現在可以與你談談一樣,這是個好例子。台灣一直是我想要前往的夢想之地,即使目前僅止於精神上,通過這次的交流,我將以受訪的方式出現在那裡,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X : 最後,請為今年的「BEAUTY」趨勢做些預測吧!

E : 我希望這些趨勢的基礎是自我接受,而不是再來一次不可能的趨勢,它能有助於擁抱我們的輪廓,並消除美麗與醜陋的二元性。

 

 

 

 

ESZTER MAGYAR
MAKEUP ACTIVIST
IG / @esztermagyar

 

 

editor, planner > ralph lin
interviewee > eszter magyar
paper issue layout > lot ng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