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夢裡的巨大猛獸!JEAN VINCENT SIMONET 專訪

 

有時候這個世界如夢一般,然後夢境又像頭巨大的猛獸般,時而給出甜頭,時而充滿破壞力,好壞不分的吞噬掉所有的所有,這個世界是頭巨大的猛獸嗎?你對這世界的第一印象是什麼呢?我會說這個世界就像上禮拜陪朋友拿去暗房顯影的那幾張相片般,出了些意外,但卻是令人欣賞的措手不及,而這或許就是攝影師 JEAN VINCENT SIMONET 沈迷在實驗「錯誤」的原因,因為這樣可能更貼近他對於現實的理解。生於 1991 年,JEAN-VINCENT SIMONET 最近完成了他與精品路易威登 2054 未來男裝系列的第一組形象大片,騷亂在裡頭精彩地與和諧共生,現在與未來,看得見與無法被看見的。這就是他作品的特色,給人難以言喻的第一印象,是一幅畫,是一個布面印花,還是一張活生生的照片,那些不可控的變形在他的規矩之下變成了他的藝術語言—神秘卻引人入勝的,作為 2021 年開頭的特別企劃參與者,或許是最恰如其分的預示。

 

 

 

 

 

SEEN AND UNSEEN

 

眼花撩亂,就像在幻想之中,永遠不會超出負荷,旺盛的詩意在  JEAN VINCENT SIMONET  的世界裡滋長,有天晚上他為我們捎來了幾張筆記簿翻拍,小宇宙爆炸地從紙張一躍而出,穿透屏幕,深深的在腦海裡轟出一個洞,狂野極端的享樂主義好像成了人生的首選,只能說他又成功地狩獵一雙瞳孔,我說我。回想起當時他在修習攝影的那段過程,瑞士那種清晰洞見的攝影風格完全沒有影響他後來的發展,相反的,JEAN VINCENT SIMONET 混合了所有媒介,從物理實體到數位,再回歸藝術的手工性,他將過去累積的數碼實驗結果帶回了父親的膠印廠中,進行了一次次瘋狂的實地演練,印墨像記憶般地恣意流動,最終渲染出無可被取代的有機性,而這個轉變型態的過程正是最珍貴的部分,JEAN VINCENT SIMONET 就像稱職的鍊金術師,只要它永無止盡的變化,回憶就沒有老去的一天吧 — 「每次都不同,這讓我感到興奮。每次我可以改進這項技術時,我都想做得更多。」

 

 

 

 

 

THE CITY CALLED MONSTER

 

「我一直都這樣,從12歲起,我就擁有一台便攜式攝像機,並經常給我的妹妹拍電影。也始終喜歡插圖、攝影和塗鴉,可我在繪畫方面很不好,所以在某個時候我決定停下來,換起相機,試著獲得更多樂趣。」當傳統的藝術形式沒有與我們產生共鳴時,或許可以借助當代的符號,來陳述好自己原本想講的故事。在前面的第一段,我們預示了 JEAN VINCENT SIMONET 作品裡有頭猛獸一般的存在,這或許可以推進到許多人認識他的那一系列作品、紀錄東京與大阪的《IN BLOOM》。遍地開花,成了東京灼熱繁景的一種修飾,這是每個夜晚在不同俱樂部所愉悅而出的精神景觀,這種有如毒物般的慢性成癮做為了這本攝影集的的亮點,人與人的錯身,就如同化學藥劑和水在相紙上不停地衝擊,催化那個神話性的日本變成眼前這幅豔麗卻「不詳」的模樣,這就是一位陌生人對於一座城市的第一印象,ANYTHING NEW。

 

 

 

 

THE ORGANIC LOVERS

 

那些存在於 JEAN VINCENT SIMONET 世界裡的愛人們,無非是人類以及那些嫵媚的植物。攝影師的眼睛一直在追逐一種「性感」,狂野,擺脫束縛的,於是影像裡的時間不再集中於被擊中的那一刻,而是被洗牌,模糊於軸序之中,其中在名為《FLOWERS》的系列裡,即是於同樣的數位基礎下,僅透過微量的水印及色彩變數,渲染出不同的的影像情感。同時「微小」與「宏大」也在他的作品裡產生異換,微小的植物器官被顯微,落落大方的陳色於瞳孔之中,而宏大的軀幹變得抽象,被平面化的紋理鋪陳為印象派般的寬廣無邊,不禁讓人疑問起他們所身處的維度?在繪畫與攝影之間;在浪漫與現實之間;在向陽與搖搖欲墜之間;又或者在我們與 JEAN VINCENT SIMONET 之間。

 

 

 

 


 

 

X CONVERSATION

ARTIST & PHOTOGRAPHER, JEAN VINCENT SIMONET

 

X : MILKX (EDITOR RALPH LIN / UNIRALPH)

J : JEAN VINCENT SIMONET

 

 

 

X : 請向亞洲的讀者介紹一下你自己吧!我想這是件重要的事。

J : 我是一名藝術家與攝影師,目前在巴黎生活與工作,大多的服務面向於時裝產業的委任與當代藝術創作之間。在這些影像實踐的成果都是基於各種不同的過程,我試圖透過「劫持」影印機與相機來突破攝影的界線,也模糊了攝影與繪畫之間的距離。

 

X : 是什麼時候「混亂」的浪漫主義住進你的創作裡?同時你是怎麼把空裡頭潛藏的意外與不確定性呢?

J : 這麼說好了,混亂來自我創作、實踐裡的每一步。我嘗試故意挑起錯誤,以及以錯誤的媒體器材使用方法來逃脫傳統的攝影境界,通過不斷的重複與製造事故來成形,這種方法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然而卻可以獲得一種強烈、且充滿個性化的回報,一種專屬自己的藝術語言。而「浪漫主義」更多是體現在拍攝主題之上,我對自然的獨特場所情有獨鍾,畢竟這裡是人類創造自己生態系統的獨特居所,當然,風土建築與地下社群也是我所專注的面向。

 

X : 有兩個作品我特別想聽聽你的分享,一個是近期你為 LV 2054 男裝系列製作的 CAMPAIGN,第二個則是在台灣書店也能找到的作品集《IN BLOOM》,他們各自是段怎樣的旅程?

J : 這正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項目。《IN BLOOM》是我在 2016 至 2018 年所開發的個人項目,在那段時間裡,我多次前往日本,對於那邊我沒有任何的設限,純粹被東京所吸引,在這座城市待了幾個星期後,我開始專注於夜間風景。在東京與大阪度過的那些夜晚,就像經歷著一次次醉人的城市突擊,也如同身處在一只大怪物的肚子裡一般,於是我通過圖像實驗將這樣的感受進行了轉換,例如,為了傳遞這只怪獸是流體變異的生物,我將那些圖像打印到塑料紙和雕刻樹脂上,於是墨水將不會變乾,然後我再使用水及化學藥品,透過長時間的曝光和手電筒來改變印刷品的表面,使它們變得抽象且模糊,好像正在融化的場景,《IN BLOOM》就成為了我們旅行日記與情書,也是進入日本地下文化的超視覺之旅。所以當大家打開這本書,就像進入了一個瘋狂的夢境中,彷彿我在城市的腹部度過無數個夜晚,永無止盡。

而 LV 2054 則是 BEGOOD STUDIO 於 2020 年七月所委託的案子,該工作室的總監便是發現了我《IN BLOOM》一書,看到了與 VIRGIL ABLOH 和路易威登男裝技術系列得以合作的潛力,裏頭所有的照片都是在法國美術學院 LES BEAUX-ARTS 拍攝,我使用了相同的印刷技術和實驗來產生這樣的繪畫效果,並且融合到一些經典的繪畫之中。

 

 

 

 

X : 回到 2014 年,你發表了作品《MALDOROR》,並重置了《馬爾多羅之歌》這部散文作品。除了影像外,你更嘗試了刊物「編輯」這件事,從中你收穫最大的是什麼?如何單純透過圖像來述說一則故事的起、承、轉、合,具備時間軸?

J :《MALDOROR》則是我在 2014 年獲得 ECAL (洛桑設計大學)學士學位期間所發展的六本小冊子系列,而每本小冊子的字面意義都不是遵循 MALDOROR 的歌曲,而是與詩人LAUTRÉAMONT的宇宙有關:浪漫主義(ROMANTICISM)、混亂(CHAOS)、獸性(BESTIALITY)、科學(SCIENCE)、親密感(INTIMACY)和知識(LITERACY)。 當時是我使用多種攝影技術和佈局,例如 20 X 25 和大片幅圖像與 IPHONE 圖片,同時針對黑白與彩色、數位及類比,使用現代媒介顯示著原始文本。

註:《MALDOROR》(中譯:馬爾多羅之歌)是一部由伊西多爾·杜卡斯於 1869 年發表的散文作品,內容從頭至尾都表現出對於上帝、人類和社會的深仇大恨,被稱為惡之頌歌。

 

X : 在化學反應之下,色彩成為你的影像手法中相當重要的元素,你如何看待這個元素在你畫面中的角色?而單色調與無彩色又是怎樣的存在?

J : 顏色在我的作品裡是自然的生成,並不是自己特別在創作裡要凸顯的概念。最近,我傾向產生更柔和的圖像,於是不使用黑與白的色調,感覺不再合適了。

 

 

 

 

X : 近期在不斷探索影像後製手法的過程裡,有任何的新發現嗎?或者有任何新的影像技術讓你雀雀欲試的嗎?

J : 奇怪的是,我反倒對於古典繪畫越來越有興趣,並試圖避免使用新技術與平板螢幕。

 

X : 試著將你的圖像融入到服裝和時尚產業之上如何?

J : 此刻,我覺得時尚產業與自己的個人研究其實有著很好的共生關係,這兩個世界在相互補充、實現彼此。在時尚產業工作,拍攝 EDITORIAL 是我喜歡的遊戲,但同時也在試著保持平衡,不要重複自己。

 

X : 為嶄新的一年許個願吧!最後與我們說說今年度最想完成的三件事!

J : 我希望能在今年三月前出版一本限量的、關於越南的書籍;也希望能回到肯亞繼續我的下個個人項目;第三應該是繼續與品牌合作更有趣的項目吧?

 

 

 

 

JEAN VINCENT SIMONET
ARTIST & PHOTOGRAPHER
IG / @jean_vincent.simonet
WEB / jeanvincentsimonet.com

 

《IN BLOOM》PHOTOBOOK STOCKIST IN TAIWAN
MOOM.CAT/TW

 

 

 

 

 

editor, planner > ralph lin
interviewee > jean vincent simonet
paper issue layout > lot ng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