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ISSUE : BERNHARD WILLHELM。德國。賀爾蒙遊戲。

WELCOME TO THE LEVEL HAVEN 反派樂園

04_GERMANY

 

AUG. COLUMN BY UNIRALPH

 

這輯的思想旅程即將來到最終站的德國。德國是個極度瘋狂的國家,冷與極簡絕不是它全部的樣貌,在這裡,同性戀自由,青年與地下文化被舉旗高歌,然後所有世俗認為的離經叛道都是最平凡淡然的日常。於是進入國家的官能遊戲時,你「不得不」好好扮演自己,享受個體的獨特,同時學會戒掉那些無禮的大驚小怪。

 

 

1998年,BERNHARD WILLHELM在WALTER VAN BEIENDONCK的教導與ALEXANDER MCQUEEN、VIVIENNE WESTWOOD和DIRK BIKKEMBERGS的工作經驗下,完成他在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的設計學位,也被認為是繼六君子後的千禧新浪潮,再到2007年,他則與NICK KNIGHT一起創造了BJÖRK當時專輯VOLTA的視覺,當然包括她爾後一連串的夏季巡迴。回到現在,從家鄉德國到比利時、法國、墨西哥、奧地利、美國,BERNHARD WILLHELM將各個階段的人生集散地用來建築他思想上的硬核樂園(HARDCORE PLAYGROUNDS) ,試著將精神出口從衣服移轉開來,取得全新的遊戲籌碼。

 

 

 

 

做為結尾,我們以BERNHARD WILLHELM的「藝術創作」為名,在消費主義與性進化中重新思考「衣服」與「社交挑戰」的交互關係,同時讓自己試著了解,服裝設計在面對精神「自由」與「情色」的狀態下,可以攫取多大的喜悅。

 

 

 

 

BERNHARD WILLHELM X UNIRALPH

REAL CHAT BETWEEN BERNHARD & RALPH

FASHION DESIGNER & CREATIVE EDITOR

 

INSTAGRAM@bernhardwillhelm

 


 

R : RALPH LIN B : BERNHARD WILLHELM

 

R : 在你眼裡德國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呢?那裡最近有什麼吸引你的新鮮事?同時也推薦給台灣讀者三個可以感受深度文化的場域吧!

B : 每當回到烏爾姆,我通常不會與家人相處超過兩天,然後就開始在德國旅行逃避這一切。通常我會去「ALTE PINAKOTHEK(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NÜRNBERG GERMANISCHES NATIONAL MUSEUM(紐倫堡日耳曼國家博物館)」與「KUPFERSTICHKABINETT(柏林版畫素描博物館)」,雖然我現在我不常待在德國,但仍深愛那些古老如LUCAS CRANACH 與 ALBRECHT DÜRER的畫作。中世紀與文藝復興是我最鑽研的方向,比起青年,古老的智慧充滿魅力。我愛德國是因為它多元的文化狀態,從不是建立在那是我的故鄉。

 

 

 

R : 關於慾望、性別、消費主義…各種時代議題都被作為張揚的符號都在你設計中展現出來。可能是一場秀中的表演、服裝上的圖案又或形象廣告中的藝術裝置,你怎麼定義BERNHARD WILLHELM的服裝?而自己最終希望成為的角色又是什麼?

B : 到現在,我仍想要停止作為一名設計師,不想透過「作品/工作」來定義自己,一個有著花園的房子,可能更吸引我,那種認真享受生活的感覺,但2018年秋冬這一季的服裝仍然被誕生出來了,哈哈。而所有我們的東西都已經被放在博物館,做成一個實體的紀錄與存檔,而不是依靠網絡,或許可以這樣說,現在每個我做的系列都是依賴E-MAIL與WHAT’S APP完成,不得不屈服在後現代的產物之中,然後讓它們成為創作時的優勢。

 

 

 

R : 同意。身處在這個世代我們不得不順應一切,然後不停的吸收轉化與追趕,像「社交挑戰」在今日也成為一個重要的議題,你覺得服裝在這個趨勢下被賦予了什麼責任?

B : CHRISTOPHER LASH在1979年的時候就曾說過這麼一段話令人驚豔的話:「在一個期望越來越低的時代,我們都生活在一種自戀文化中」。所以我推薦大家去看這一本THE CULTURE OF NARCISSISM,它既悲劇又有趣,我想你會從這裡得到更多的答案!

 

 

R : 回到BERNHARD WILLHELM一直聚焦的「性別」議題,在服裝市場,同性戀的進化論是什麼?而什麼新議題又將是未來人類要近一步思考的重點?

B : 我們過去幾個探討性別、性傾向的系列正於HIV暴露前預防投藥TRUVADA的開發後到達一個新的思考水平。而新現象其實可以從身邊的人講起,例如我過去的男性友人都有著甲基安非他命成癮並使用類固醇、柏林那些享樂主義的年輕人都有著致命好看的皮囊、所有40歲的女人都精神恍惚或為他們的年輕歲月感到沮喪甚至離婚…。而我最近也處理很多自戀障礙與嫉妒的問題,或許現在社會使得賀爾蒙變得更加激烈,「孩子」的這個階段早就死掉,這使我更像一個倖存者的面對這個時代浪潮,感到害怕。

 

 

 

R : 服裝始終參雜強烈的賀爾蒙,所有輪廓歷史因應情慾而產生流轉,可以說服裝設計是一件情色的事吧!

B : 服裝設計師某種程度可能是前世的色情明星。同時讓我們不再認定所有的存在都要「形隨機能」吧!去你的包浩斯,我很享受裝飾的過程,就讓一切的發生順其自然。

 

 

R : 現在我們來談談你的人生旅途吧,從烏爾姆開始,到安特衛普、巴黎、墨西哥、維也納再到洛杉磯,在你人生多段的出入境中有感受到什麼新鮮的力量嗎?

B : 歌德說過旅程不是在乎目的地,而是這之中的過程(既使我認為他的色彩理論胡說八道)。我從不曾懷疑我每次的流轉,你埋下甚麼種子,就會結出怎樣的果實。其實我經常獨自一人,46歲了,你也會看見身邊所有的人都逐漸與一段關係結束,回到緩慢且直觀的人生旅程上。

 

 

R : 你的訪談將會作為這次特別企劃的最末章,請給正要降落旅程終點站的讀者們一段話好嗎?
B : 我希望所有在臺灣的男孩與女孩們能在那裡享受你們的基本權利,同性戀婚姻合法,
任何關於性別的問題可以有個美好的結局,阿姆斯特丹的人們也都在為這個努力,以致他們是世上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的國家。你知道的,風車仍一直在轉,女-性工作者正在努力調情。

 

 

 

>> 延伸閱讀:X ISSUE : MOTOGUO。馬來西亞。假性成年。 <<

>> 延伸閱讀:X ISSUE : SHUSHU/TONG。上海。少女情結。 <<

>> 延伸閱讀:X ISSUE : SANCHEZ KANE。墨西哥。人造混亂。<<

 

 

 

 

 

text > ralph lin
photo > bernhard willhelm

 

Facebook Comments